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38脱离轨道的展开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我!”不是的,他不是这样的人,看着锦岁一脸鄙夷地摇头,钟黎慌乱挣开曲婷的手,“曲副科长,请你放尊重点,我和你只是同事关系,请你不要乱说话。()”没有错过锦岁言语间暗示的钟黎,本来这几年便是因为她父亲的缘故不得已和她虚与委蛇的钟黎,干脆当着众人的面,跟曲婷撇开关系。

    没人会喜欢一个泼妇,尤其是心思恶毒的泼妇。何况,曲婷的精神本来就有问题。从小到大被骄纵过头,形成她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手,认为碍眼的东西便不择手段除掉的性格。当年锦岁就是因为和他交往过密,才会被曲婷的父亲调到那种穷乡僻壤,还故意放话不准她辞职,否则她所在整个科室的同事都会受连累,明摆着要让她耗死在那里。

    当然,善恶终有报,这次曲婷父亲受审,受他父亲管辖的那个科室所有人,毫不犹豫地将这些年来曲婷父亲的违规材料上交,这才让原本还有希望翻身的他,彻底被群众的石头砸死在水底。

    这些事情,也是等到她父亲最近被盖棺定论了,才逐渐浮上水面。尤其那个科室的人,本来就憋着一口气,也一直因为曲婷父亲的威胁而提心吊胆,自然也替这么多年为了他们在那种荒山受罪的锦岁不值。在曲婷父亲倒台,听闻曾牧要出手之后,到处帮锦岁说好话,宣扬曲婷和她万恶的父亲那些光辉事迹,不到一个星期,已经连县局那些单位都拿来当饭后茶余的谈资了。虽然单位里的人一向懂得趋利避害,但正义感多少还是有的。所以,这段时间曲婷到处被人指指点点,所受的压力已经够大了。偏偏前几天曾牧放出表彰最佳员工的名单上,锦岁成了县局先进的代表,和他排到最前面,而曲婷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被放到了最后,让本来就小气喜欢斤斤计较的她一直咽不下这口气,今天看到锦岁,居然变本加厉,当众说出这样不堪的话,再放纵她下去,以后他都不用做人了。()

    “同事关系?你说我和你只是同事关系!钟黎,你这么短时间内能爬到副科长,还是不因为我爸!现在我爸落难了,你就敢翻脸不认人了是吧!我告诉你,你做梦,我这辈子缠定你了!还有你,叶锦岁,你不要以为我爸倒了,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当年我爸能把你弄到荒山野岭,今天我同样能找李伯伯把你继续留在那里当一辈子小技术员!别以为我爸倒了就怎样,跟我爸关系好的高层多了去,你们这群小职工想跟我们这些家老斗!做梦吧!”曲婷虽然疯狂,却不至于傻到不清楚钟黎想趁机撇开她。从父亲倒台后便惶惶不可终日,偏偏又拉不下面子对原本经常被她呼喝的同事服软。结果原本奉承她的同事们,见她落势,把她当成透明的,冷嘲热讽也就算了。偏偏最近还经常看到叶锦岁的名字在整个单位循环播放,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的曲婷,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加上今天锦岁的挑拨和钟黎的态度,终于让她彻底失去了理智,意图彰显她家尚有的权势,用来恐吓周围的人,继续维持以前高高在上的日子。

    “你在说什么糊话,曲副科长,你疯了么!”饱含愠怒而威严的声音自曲婷身后传来,让气氛顿时降到了冰点,原本围观四周的同事们一脸好戏到□的表情,各种装路人赖着不肯走。

    “李伯伯,不,李局,我只是……”没想到自己的话竟好死不死被领导听到,让原本趾高气扬的曲婷吓得脸色苍白,连忙转身想解释。()

    “曲副科长,你刚刚亲口说,当年我被‘无故’调到县局,是原本曲副局长的意思,就因为你看我不顺眼。而且,你还打算让李局继续维持当年你父亲以权谋私的错误是吗?我听闻你父亲的审讯将近尾声,这种情况下,还想硬拉李局下水,说他跟你家关系密切,这是什么居心!你喜欢钟黎,便说他的副科长是你爸提拔的,言下之意是你们曲家这些个亲戚,包括你,其实都是靠着你爸才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吧?看来你爸的问题,还没有很深入的交代清楚嘛!李局,今天这事,大家都听到了,您也听到了,我要求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如果他曲某人就能在这里一手遮天,如果领导完全无视我们这些小职工的人权,那我就把今天这事捅到上面去!告到哪里我都豁出去了!”所谓补刀,就是在最恰当的时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在敌人死角尽显之时,毫不犹豫地出手。故意一脸愤怒,把话说得整层楼都听得一清二楚的锦岁,不给局长任何和稀泥的机会,也不给他任何保护曲婷的机会。一击,便要他跟曲家彻底划清界限,要他顺便把曲家一脉彻底打压。否则,相信领导清楚,他那个位置热乎得很,多的是人惦记。

    “……你们两个来我办公室吧,林局,今天的会议由你主持。”李局深深看了看似气得快爆发的锦岁。在职场翻滚摸爬那么多年,又怎么会不清楚今天这出戏到底谁才是导演。眼见今天参与会议的大多中高层员工,都在刚刚叶锦岁的话语后窃窃私语,甚至连县局的人都在摇头表示市局管理太混乱之后,暗暗叹了口气,明白曲家终究走到了尽头,不得不当场表态,“小叶,你放心,只要一经查实,有错误,我们会纠正,也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哎,他早就说过,老曲这么纵容女儿会出事的。当年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一个好好女孩被那么折腾,现在想让她在曲家落难的时候不出手,又怎么可能呢。不过,能把曲婷逼到这份上,特地挑单位中高层聚集最多的时候挑事,叶锦岁,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呐。哎,原本还想找个时间私下低调处理叶锦岁的事情,调她回来,好好安抚她。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即便想再帮老曲遮盖,也是枉然了。

    当着众人的面,把一切都抖出来,这就意味着,这件事是不能随便敷衍善了了。没有合理的交代,她是真的会捅到上面去,争个鱼死网破。说穿了,她不过是个小职工,当年不辞职是为了不连累同科室的同事。现在的她让曲婷道出了实情,没了顾忌,大不了也就是辞职。而他,或者说跟老曲原本有关联的那些人,混到这种身份了,自然不乐意因为一个老曲出问题。

    曲婷以为最多被骂被处分,但实际上,锦岁故意把整个曲家都拉出来说话,态度很清楚。要么让老曲彻底无法翻身,全面打压曲家一系,帮她拔乱反正,以后更不能打压报复她,要么便是把老曲所有关联的人,全部都拉下水,大家一起死。宅游记

    “是啊,小叶啊,要相信组织,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的。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其他人先跟我进去开会,走吧走吧。”一脸和事老笑容的林局,朝李局略略颔首,却是同样定下了论调,要李局善后,便示意一旁同样等着号令的曾牧,把人都给赶进去开会。

    “是,各位领导,同事们,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开会吧。www.hswenming.com”带着一脸纯净无辜的笑容,帮着领导赶围观群众们进去开会的曾牧,眸底却是不乏赞赏之色,对于某个无良女人的手段,再度提高了一个层次的认识。

    啧啧,他原本以为她最多也就痛打落水狗,折腾曲婷那个精神病患。没想到她胃口那么大,不但在原本便死得差不多的老曲身上补多几刀让他死透,还逼着大老板在众目睽睽下,不得已表态,跟老曲彻底划清界限,甚至打算全面打压曲家一系。

    经过锦岁这么一闹,只怕曲家一系人人自危。而且最起码五年之内,曲家一系,都别想有升迁的机会。甚至有些如果刚好坐到位置太招人眼,还会被趁机拉下。

    余光淡淡扫过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的钟黎,曾牧同情中不免带了几分轻蔑,这么软弱的男人,也就只能配曲婷那种泼妇,至于锦岁,他配不上。

    五天后

    “死孩子,就算是领导放你长假好好休息。这后天就要开始正式上班了,你丫快十一点了还不给我爬起来!”佯怒的声音里,分明带了几分得意,随着敲门声响起,让原本好眠中的锦岁不乐意地咕噜一声,表示知道了。

    “知道啦~起来了~”翻个身继续睡大觉的锦岁,表示难得悠闲的假期就是用来睡懒觉的,才十一点而已,不用那么早,十二点多爬起来吃饭就好。

    “你少来了,哪次不是踩着饭点才爬起来的。难得我今天心情好,去市场买些好菜庆祝下,你给我起来看门了!”身为叶锦岁的妈,莫佩红表示她要信这滑溜女儿的话,她就白活这么多年了。不过,本来她也就是让锦岁醒着点,免得待会有人来没个应门的而已,帮她开了房门通风之后,便揣着小钱包去市场买牛肉了。

    “都庆祝好多天了,再这么吃下去我会胖的。”知道自家老娘在替自己高兴大仇得报,埋在被子里的锦岁,默默叹了口气,却是翻身起床洗漱了。

    那天过后,局里给了处理意见,除了进一步深入调查曲婷和她父亲的问题之外,同时也将她调回局里,提了工资聊表补偿。当然,领导体贴地给她放了个长假调节心情。意思很明白,该处理的人会处理,曲家一系以后他们会看着,绝对不会再对她出手。然后,大家也不容易,就别搞扩大化了。

    嘛,即便如此,那些跟曲家关系太过密切,被牵连到的,自然还是被有心人顺便拉下水了。毕竟,有些位置着实让人眼红,刚好有这样的把柄,何乐不为呢。而剩下的曲家一系,人人自危,夹紧尾巴做人,三年五载内,自然翻不起什么波澜了。这年头,穿鞋的怕光脚的,就是这个理。

    大仇得报,喜大普奔,锦岁狠狠地和曾牧他们庆祝了几天。然后,却又感觉分外空虚。尤其是千本樱的戒指,在昨天晚上居然出现了裂痕,灵力也完全消失了。不管她输入多少灵力,都无法弥补裂痕,也无法唤起千本樱的回应。

    千本樱的戒指,是她跟战国的唯一联系,也是她能够再见到杀生丸的唯一可能。假若它消失了,那她是否永远都见不到杀生丸了……完全不敢想象这种可能,也无法排解一想到无法见到某只傲娇犬妖,那令人窒息的压抑,她不想为那种情感命名,却很清楚,她不愿意用杀生丸,去交换现在看起来顺溜得不能再顺溜的一切。

    “唉,孽缘啊,死狗!”一脸无奈地摇头,在看到房间里白哉大人大幅海报,想起的却是杀生丸一脸傲娇鄙视她的表情,感觉自己分外欠虐的锦岁,长吁短叹,无语问苍天。

    叮咚!适时的门铃响起,让自怜自艾中的锦岁回神,以为是老妈忘了带钱什么的,麻溜跑去开门。

    “额?是哪个倒霉孩子乱按门铃,切!”打开里门,望向透明外门,却发现空无一人的锦岁,以为是哪个调皮小鬼玩门铃,一脸纠结把门关了,准备给自己找点东西垫肚子。

    叮咚!还没走到食厅,门铃便再度响起,让锦岁嘴角微抽,仗着家里除了她没别人,偷用灵力瞬步到门前,准备抓住调皮小鬼一顿好打!

    “死小孩你……咦,居然跑得这么快!”再度打开的门,依旧空无一人,让锦岁微楞,感情那小鬼也会瞬步不成?

    “……汪!”似乎颇不情愿,甚至蕴含了几分怒意的小狗叫声,让本来郁闷打算关门的锦岁顿住了动作,额际不自觉流下一滴冷汗,视线慢悠悠往下飘。这才发现某只浑身黑里泛白的小萌犬,正用它圆溜溜的金色双眸,恶狠狠地瞪着她,虽然,很没有杀伤力就是了。

    “杀……杀生丸?”死命压着想要上扬的嘴角,锦岁告诉自己偷笑一时爽,待会火葬场。在小萌犬一脸还不给本少爷开门你想死么的傲娇表情下,微抖着帮他开门,将长途跋涉全身沾满灰尘颇为狼狈的他给迎进门。

    轰隆!老天爷似乎也颇为了解某无良女人此刻的心情,非常大方地帮她打了一个晴天霹雳当背景音乐。告诉她,有些东西相见不如怀念,比如现时某只从战国不远万里而来的犬妖,一脸要找她算账的表情,直接宣告锦岁顺风顺水各种得瑟的好日子到头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