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33意外的访客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呐,邪见大人,为什么这两天锦岁大人都一直跟着杀生丸大人去散步?还把啊吽留给我们?”被锦岁要求不能离开啊吽周围五步距离的玲,百无聊赖,玩花玩草。()最后无聊得很,只能找一旁也是无聊得打盹的邪见磨牙瞎聊。

    “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杀生丸大人前两天砍奈落j□j的时候,死要面子硬用斗鬼神去砍冥王兽的壳,结果把自己的剑都给折断了。天生牙又拿去改造还没回来,加上从金刚枪破脱出来之后,追杀那个赤子又受了伤。以奈落那阴险的个性,谁知道会不会趁机下黑手?你以为锦岁大人很喜欢散步啊,她那么懒的人,要不是因为……哎哟!”原本一脸激动吐槽着的邪见,被突如其来的小石头砸飞。

    “邪见,不要在人背后乱说人是非。”慢悠悠随杀生丸自森林踱步出来的锦岁,笑眯眯地望向泪眼汪汪的欠抽打长舌小妖怪,脸色略阴沉,“会死的哦。”

    “杀生丸大人、锦岁大人,我什么都没说,都是玲她突然问起……”

    “邪见大人,说人家坏话不好哦。”蹲着看趴在地上越解释越心惊的邪见,小玲摇了摇头,然后便笑着跑向这两天脸色一直不佳的杀生丸了。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鬼起的话头……”纠结地看着罪魁祸首跑去找杀生丸卖萌,邪见无比哀怨。

    “邪见,过来帮忙了,不然待会没你的份。”各司其职,卖萌的负责卖萌,煮饭的负责煮饭。已经习惯杀生丸的作息的锦岁,很熟练地在邪见早已生好的火堆之上开始准备饭食,而后感叹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估计她以后就算在这里生活,也能在战国过得很好。

    ……在战国生活啊,啧,她的人生目标不该是去尸魂界追白哉大人,最后风光嫁入朽木家当主母,每天在朽木大宅里面混吃混喝,赏花赏大白么,这才是她该有的人生追求!而不是在战国这边一边被狗狗欺负一边当全职煮饭娘和看守欢乐儿童啊啊啊啊啊!

    “那个,锦岁大人,”弱弱的声音响起,让原本沉浸在不可自拔的纠结情绪中的锦岁回神,这才发现眼前那锅水都快被她煮干了,不远处某傲娇狗狗好像跟她的想法搭上线一样,金色双眸正冷冷看着她,像在看管自家地盘一样,似乎一个不留意她就会爬墙过去尸魂界追大白了。()

    “咳,最近的餐具太久没用了,这锅水是用来消毒的。”啧,死狗,她不是他的骨头,不要用这样诡异的眼神看着她!

    “餐具没毒……水快煮干了。”一脸有毒本少爷难道会不知道么,要找个借口也不懂得找个好点的鄙夷表情,让下不来台的锦岁恨得磨牙,就差没掀桌罢工。

    “烫一烫总是比较干净。”比如说冬至的时候大家吃狗肉也要先烫烫皮啊死狗!笑得阴测测的锦岁,颇有几分如果敢再拆她的台今天你自己煮饭的意味。

    “……快点,我饿了。”杀生丸发现最近欺负无良女死神,看她炸毛也是一种舒缓心情的不错方式,看着锦岁已经在暗暗磨牙,突然觉得,如果她是之前在间妖界时妖化状态,估计尾巴都要气得竖起来了。

    “好好好,大爷,等多会就有得吃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实在不知道某西国犬妖这越来越傲娇的个性是谁养出来的。

    “来,可以吃了。”将她和杀生丸的饭菜端到他面前,剩下的由邪见和玲自己去勺,出门在外,如果连这点都不会,那就别学人混战国了。

    “你的刀在震……”淡淡扫过她腰际那把气息波动中的千本樱,杀生丸微微扬眉,算算时间,知道她也是时候回一趟她原先的世界了。

    “没事,震着震着就停了,我过几天再回去。”知道团子在催她回去,锦岁也只是在坐下的时候拍了拍刀柄,表示她收到了,没半点要回去的意思。这几天她总有点不太妙的感觉,思来想去,本来她和杀生丸去间妖界,按玉藻的说法,他们在那边无论过多久,回战国后,跟原先去的时间不会相差超过三天。照理杀生丸应该还要经历不少跟主线有关的事情,比如再去他老爹骨头那里的死亡之国,然后犬夜叉得到金刚枪破,比如白灵山那一堆破事,比如本来杀生丸该及时赶去看神乐,送她最后一程的。但在他们来的时候,本该进行的东西都已经越过杀生丸发生了。本来照这个世界的规则,这一切不该发生的。()所以,她最近总有不好的预感,好像什么东西正在改变。

    当然,她相信杀生丸作为犬夜叉世界中的副主角之一,照理是不会出事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等杀生丸拿到天生牙,可以使用冥道残月破,她再回去吧。毕竟那天奈落的爪牙也知道杀生丸斗鬼神折断,而天生牙不在身边,这种情况下,如果她离开了,一旦奈落耍点心机,只怕失了利剑,又要看顾邪见和玲两人的杀生丸,届时要吃闷亏。

    “……若有事便回去,就算没了斗鬼神,杀生丸也不至于便需要女人保护。”淡淡扫过她腰际的千本樱,杀生丸记得那只熊猫刀魂似乎说过,锦岁是不能在这边停留太久的。

    “嘛,应该没什么事情。何况,现在千本樱也变强大了,就是拖慢个一两天,也不会有事的。等看完刀刀斋打好的天生牙,我再……嗯?”快得不及眨眼的瞬间,却见杀生丸朝她而来,捞起她一跃便是十几米远,刚把她放落地面,已然淬毒的长甲往突然袭来的庞然大物一扬,巨型爪痕直接袭向对方。而后,白色身影若惊鸿跃起,却是赶至邪见和玲身边,准备将他们带往安全处。

    同时,已经拔出千本樱的锦岁,随手挥出四五道刀气,拦下了眼前这名意图趁杀生丸护送两人时发动袭击的不速之客,发现千本樱竟被锁住了七成威力,那几道刀气好像在挠痒似的,根本不能阻拦半分。眼看杀生丸就要被那妖怪大掌打到,不由火大,却是直接双指并拢,用了她一般拿来当压箱技的鬼道,“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缚道之四,这绳!”

    ‘哎呀,忘了告诉你,因为你要求延迟回界时间,所以大部分的力量都被用来形成时空防护结界了,千本樱只剩下三成不到的威力,你的灵力也被抽了六成,泡仔耍帅什么的,总是要付出代价,你自求多福了~’千本团子欠揍的笑容在刀刃一闪而过,让锦岁恨得直咬牙,准备此事过后便狠狠拾掇关键时刻拖后腿的黑白团子。

    轰!虽然威力比她预期小,但终究成功拦住了那妖怪的攻势,让杀生丸带着两人安全退开。然而,就在同时,突如其来几不可闻的杀气,却让原本精神稍稍放松的她警铃大作。

    沙!轻微的声响,泛着寒光的利刃犹如鬼魅,竟直接袭向锦岁后背,杀生丸虽然察觉,但原本被锦岁术法所困的妖怪,却已挣脱,j□j乏术的杀生丸,在看到无良女人还算淡定的表情后,让邪见带玲由啊吽带往更远处,自己专注应对眼前这只巨岩妖。()巨岩妖虽然身躯庞大,移动的速度却惊人,而且妖气非常微弱,若非自己与生俱来的敏锐嗅觉,让他捕捉到风中透来异常,只怕刚刚那一下,锦岁就彻底成为死神了。显然派来送死的妖怪,奈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看来传闻是真的嘛,杀生丸,不仅少了一臂,连两把刀都断了,怎样,我看就乖乖伸长脖子挨宰吧,也免得我们出手!”显然是被通知前来的巨岩妖,狞笑着打量眼前的杀生丸,俨然已经在看砧板上的肉。

    “哼,要死的人还那么聒噪!”利爪微寒,杀生丸直接跃起袭向巨岩妖,准备亲手将他撕裂。

    咔!利刃猛烈撞击,砸出的不仅是清脆的响声,更是令锦岁颇感意外的力量。无暇分神的她,神色一凛,脚下灵气移动,却是瞬步转身,谁知对方速度亦是不弱,一瞬间便是数十道刀光罩面袭来,让锦岁不由微微扬眉,看着眼前虽是妖怪,却更像人类武者装扮的家伙。看这架势,这家伙估计是个剑道高手,让锦岁暗叹流年不利,居然遇到她的弱项了。

    ‘活该,斩拳走鬼,你偏偏选了最需要灵力的两个,就你这斩术白打战五渣的水平,等着挨宰吧,哇咔咔!’适时在脑海响起的声音,让锦岁额头青筋浮起,手上注入灵力,猛地格开攻击,竟是硬生生将对方逼退十步。

    “啰嗦,凤凰落地了还是凤凰,擦亮你那双熊猫眼给我好好看看本大人这段时间成长到什么程度吧,死团子!”火大的锦岁,表示就眼前这家伙,还不至于能让自己跪了。之前为了打败刀鬼的冒死修炼的成果,和最近在间妖界的成长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它就等着好好看吧!爱住不放,首席总裁不离婚

    是夜

    “呼,总算忙完这一天了。” 洗完澡后神清气爽,锦岁坐在自千合取出的折叠椅上慢悠悠喝着热茶,感觉一天之内老了几岁,看着向来活跃的小玲也架不住疲劳,趴在啊吽身上睡得正香,邪见也抱着人头杖打盹,不由莞尔。随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们会这么累是正常的,就算是去过间妖界,在那边度过了基本上无时无刻都需要随时投入战斗的自己,都觉得今天很累。()

    自中午那两个白目的家伙开始,虽然锦岁建议更换地点,但某傲娇拒绝这般类似懦弱逃跑的行为。结果,好像全天下的妖怪都知道了杀生丸在这里,还手无寸铁,白目的家伙一波接一波前来,连个吃饭的时间也不给。打也就算了,又还要收拾残局,虽然那些家伙都被杀生丸就地溶了,但纷乱的战场总是需要人收拾的。所以,打到下午四点多,又一次咔嚓掉一群找死的家伙之后,锦岁终于炸毛,跟杀生丸说,要么换地方休息,要么他一个人折腾个够,包括今晚的晚餐和锅碗瓢盆也自己搞定后。看着锦岁一脸血抓狂状态,虽然知道那些血不是她的,不过,鉴于气味不太好,终于同意换地盘的杀生丸,默默走到树林里把所有最猛胜都杀了,再带着他们离开,让原本便郁闷的锦岁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感情他少爷一直都知道奈落的最猛胜在偷看外加报到地点,丫居然还留在这里给人家找茬,就因为不想被奈落和其他妖怪以为他杀生丸怕了谁,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估计也知道锦岁炸毛了,向来都是第一个洗澡的西国少爷,今晚难得让步,让她先洗,等到锦岁心情不错一身舒爽回来,才慢悠悠踱去洗澡。

    不过,今天实在累得够呛,嗯,接下来闲闲没事干点什么好呢?百无聊赖的目光扫啊扫,最后落在腰际那把难得沉默下来的千本樱,锦岁唇线上扬,哎呀,让团子出来表演个滚皮球之类的余兴节目好了。

    放下茶杯,自腰际将斩魄刀取下的锦岁,在千本樱发出抗议的光线时,冷冷一笑,将斩魄刀狠狠摇晃,“死团子,给我出来!”

    ‘喂喂喂,别摇啊,团子也会晕车……咳,不对,我不是团子!别摇了,我头都晕了~’被锦岁鸡尾酒式的摇法搞到头晕目眩的千本樱,不得已现出本尊,两眼绕圈地抱着锦岁小腿,以免天旋地转满地打滚。

    “哼哼,舍得出来了么,团子!你倒是补得一手好刀啊。说,力量被你封了也就算了,为什么我连察觉对方气息能力也变弱了?”像那个剑客妖怪,如果不是先前跟千本团子的互砍和在时刻准备战斗的间妖界培养出来对于杀气的敏锐直觉,下午那一刀她不被戳中也要挂彩。

    “这不是很正常的嘛~喂喂喂,不要趁机揩我的油,捏我的耳朵,等我说完啊啊啊~”被锦岁当娃娃一般捏着熊猫耳朵的千本樱一脸哀怨,偏偏太小只反抗不能,只能俩小圆爪扑腾抗议。

    “行,给你上诉的权利。”往黑白团子身上也算毛茸茸的毛上摸一把,感觉手感上还是比杀生丸绒尾逊色的锦岁,摇了摇头,经常惦记别人尾巴什么的,不是好习惯。

    “啧,能够探知陌生气息存在,本来就是因为你灵力较高,会不自觉地往外散发,形成灵络。嗯,通俗点的比喻,就是像蜘蛛丝一样,你就是那只母蜘蛛,一有不长眼倒霉的猎物步入范围之内,就会被万恶的母蜘蛛给吞拆入腹……哎哟!”虽然被捏在手上,仍旧改不了嘴贱习惯的千本樱,摸着额头,哀怨地看着虐待国宝……额,是虐待刀魂的锦岁。暗叹连自己的斩魄刀都欺负,这女人实在无良到骨子里了。

    “说人话,不然就继续抽打!”朝趁机损她的团子扬了扬拳头,表示她刚刚那下,还不及杀生丸下手凶残三分之一。不过它要是敢再嘴贱下去,她不介意炒两枚杀生丸牌爆栗给它尝尝。

    “咳,即便你收敛了灵压,但灵力越高的人,躯体拥有灵力作为一种能量在躯体之内流动,各种身体机能自然也会提高许多,无论是五感及敏锐度、反应能力、精力和耐死程度都会与普通人大大不同。嗯,所以,你力量被封之后,自然感觉也不如之前那么敏锐了。”

    “是真的吗?”狐疑地看着小眼珠子流转不定的团子,锦岁微微扬眉,总觉得这家伙在闪烁其词。

    “当然了,比如说,就在你跟我磨洋工的现在,已经有人接近杀生丸了,你能感觉到么?哇~”摇头晃脑,原本一脸欠揍笑容的团子摊着圆掌,话还没说完,便连刀带团子被锦岁直接拖向杀生丸所在。

    静谧幽林处,月下清潭,水气氤氲,朦胧间,犹如月之灵气所化,伟岸身影立于水中,一双金眸平静不沾悲喜,带着红艳妖纹的白皙大掌,随意拨开已经沾湿的银色发丝,水波微动,银色长发在水中晕开,犹如冰轮之柔美,尽化水月光华。

    “……”原本平静无波的金眸,在察觉熟悉气息接近时,流露几分微讶的神色,而后眸色变深。

    “杀生丸!”果然感觉到一股强大压迫感接近,瞬步而来的锦岁,手持千本樱,一脸戒备到了温泉边,以为有谁那么卑鄙竟然选杀生丸沐浴的时候突袭,结果看到的,却是让她喷鼻血的场景。

    =皿=那个谁,赶紧叫救护车,她感觉自己的血气一直往大脑上冲,即将缺氧。嗷嗷嗷,月下沐浴的犬妖啊,那白皙而养眼的身材啊,那华丽的妖纹啊,那精壮有力的肌肉啊,杀生丸你别转过身来啊,你那人鱼线啊……嗷,话说谁来拯救一下她的节操啊!

    “为了你好,最好还是尽快离开那个地方。”看某个好色女人看自己看呆了,天上骤然疾走的流云,盖住了杀生丸微微上扬的唇角,倒是不介意自己的身体被她看了,反而不疾不徐地给了她最好的劝告。

    “啥?”离开?咳,是在抗议她占他便宜吗?啧啧,她不也被他看过两次,算扯平了而已。一脸本大爷是来讨回前两次欠债表情的锦岁,在傲娇少爷微微扬眉之后,总算反应过来,“不对,我是因为团子说有人接近我才赶过来的!不是特意来偷看你洗澡讨回前两次被你看光的糊涂账的!”

    “……蠢女人,都说出来了。”金色双眸微阖,在锦岁未曾了解杀生丸右手微抬是什么意思时,湿漉漉的绒尾骤然从温泉之中伸出,竟然缠绕上她的腰,直接往水里一拉。

    哗!轰!在锦岁不明就里被杀生丸拉下水,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保持平衡时,原本站立的地方,骤然降临的妖物,竟撼动大地,夹带妖气之厚重,更是让锦岁心上一凛,顾不得现时立在水中跟杀生丸是什么不良姿势,右手微抬,千本樱映着水月寒芒,却是将杀生丸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眼前落地激起尘土未曾散去的存在,小小声说,“我拖住它,你麻溜地去穿衣服。”

    “不用了。”看着本来全心全意占他便宜的好色女人,居然在瞬间进入战斗状态,护在自己面前,杀生丸剑眉微扬,大掌轻按在她举刀的右手上,表示这个人虽然是来找茬的,可惜杀不得。

    “你确定?”虽然还没彻底散去烟雾,但就刚刚这家伙出场的架势和凌厉的妖气,感觉不是善物啊。

    “许久不见,真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见面,”看似漫不经心,却分明带了几分冷凝与威严的女性嗓音,让锦岁微微一愣。随着眼前烟雾渐渐散去,同样属于妖怪的尖耳微微一动,同样的银发,冷若皓月之丽颜,同样的弯月之印,专属犬妖的金色双眸,眸角却是压了几分专属大妖怪的傲慢与冷酷,小巧的唇微扬,却偏偏带了几分轻嘲,一袭贵族女子紫染蝶纹长袍,雪绒披肩,更添几分高雅华贵,那女子虽是向杀生丸说话,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锦岁身上,转来转去,似乎想看她窘状一般,唇边笑意更是加深,“看来你日子过得不错嘛,我可爱的儿子,杀生丸哟!”

    “咦!!!!”那啥,阿姨,刚刚我偷看你儿子洗澡的事情,你就装老人痴呆把它给忘了怎么样?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