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31成我之刃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可恶,不要跑,喂,杀生丸,不要随便对别人的猎物出手,”被赤子操控的冥界兽奚落一番后,眼睁睁看着它扬长而去,看着杀生丸和锦岁也追赶它离开了,总算知道自己中计的犬夜叉,气得跳脚,收了铁碎牙,追随气味而去。()

    “等等,犬夜叉……哎,早就告诉他不要出金刚枪破了。”弥勒见犬夜叉气急败坏地走了,不禁摇了摇头,只能也和珊瑚七宝骑云母赶过去。

    不过,杀生丸和锦岁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真是令人意外。说起来,同样跟奈落有仇,也同样跟犬夜叉一样记仇的杀生丸和锦岁,这两人很久没见到过了。但一段时间不见,这两人的气息,却变化了许多。杀生丸的妖气越发厚重而纯粹,越来越有大妖怪的气势,而锦岁小姐身上专属净灵的死神之气,似乎也越发凌厉,即便是修道之人,看到她也会莫名产生一种专属于生灵对于其守卫者与管理者的敬畏感,也就是,通常而言,面对于死神的压力。

    再混,好歹也是一介法师,弥勒很清楚,这意味着,锦岁的死神修业,应该差不多快完成了。不过,这样好么,看得出,杀生丸很在意她呢。

    “……法师,你在叹什么气?”骑在云母之上的珊瑚,对坐在她身后的弥勒出声询问,听得出是颇为忍耐的语气。

    “没什么,只是,锦岁小姐的修业快完成了。听说她完成之后,就会回到死神的国度。我在想,如果那样的话,就算是杀生丸,估计也会很难过吧。”没想到珊瑚居然会留意自己,弥勒倒也实话实说,试图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免得她最近一直都在为她弟弟琥珀担心。

    “原来是这样……那你摸我的屁股干什么!”原本温柔的声音,突然拔高几度,随之而来的,是清亮的耳刮子声!

    “哎呀,不知不觉就……”

    “弥勒他们在搞什么鬼!”下方急速往前奔的犬夜叉,耳朵一晃,听到是弥勒又犯色戒之后,不由摇头,背着戈薇急速往散发着奈落厚重气味的山谷而去。()然而到达所在时,却发现锦岁手按刀柄悠然而立,正转过身望向自己,笑得不怀好意,“哟,犬夜叉,你来得正好。”

    “恩?锦岁?喂,杀生丸,不要随便对别人的猎物出手!”见锦岁站着,一脸悠闲,却是手握刀柄,颇为戒备,即刻想到杀生丸的犬夜叉,望向远处打斗所在,果然杀生丸早已和吸收了冥界兽与金刚枪破的魍魉丸开打。虽然因为冥界兽的壳实在太硬,即便是斗鬼神亦难伤它分毫,但杀生丸亦未落下风,注入妖力之后,夹带厚重力量与雷电之气的攻击,让魍魉丸讨不了好处。

    “如果杀生丸不出手,靠你来帮桔梗解围,靠谱吗?”一句话,便奇迹般让原本毛毛躁躁的犬夜叉彻底没了脾气,因为从刚刚便只见到仇人的他,也总算发觉烟雾弥漫的山谷之中,那令他终身难忘的红白巫女,正持弓而立,清静透亮的黑色双眸,正在静静看着他,确定他是否安好。对望一瞬,仿佛万年之久,却在看到他身边的戈薇之后,很快移开视线,别过了脸,专注看着魍魉丸与杀生丸的战斗,仿佛刚刚不曾看过他一般。

    “别这么说,其实犬夜叉……干嘛啊,那、那么凶。”见犬夜叉被锦岁说得难过,本想插嘴的戈薇,被锦岁略带凉意的眼神一扫,却是消了声音,没由来感到心虚。

    “犬夜叉的舌头没了,戈薇居然也安静了,真是难得。”见犬夜叉被锦岁一说,别说火气,简直是整个人都被浇了盆冷水,戈薇也难得安静,让七宝颇为惊讶,印象中的犬夜叉和戈薇,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一句话打败的人啊。

    “锦岁小姐真是懂得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还不忘踩上几脚。看得出,她对戈薇小姐存在意见。”颇为清楚锦岁跟桔梗之间虽无深交,但都是属于自立自强又恪守自我规则的女性,对于戈薇类似第三者行为,观感本来就不佳。()

    “戈薇本来就是跟犬夜叉在一起,为他说话有什么不对。”对于同伴总是比较偏向,珊瑚倒是觉得,犬夜叉老是在旧情人跟戈薇之间摇摆不定,戈薇还能这么宽容,才是为难她了。这样善良的戈薇,有什么人值得责备。

    “珊瑚,在你看来是这样,在锦岁小姐看来,桔梗小姐是她欣赏,也救过她的命的人。而且,桔梗小姐从来就不曾退出过,你说她眼中的戈薇是怎样的。”其实,他平时也经常无视世俗眼光挺戈薇小姐,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锦岁那既包含鄙视蔑视轻视外加懒得废话的怜悯,信息量大得惊人的眼神之中,居然微妙地稍微掰正了三观。

    “戈薇自然是……”是个第三者。无论如何,即便桔梗死去,但毕竟已经复活,在犬夜叉未曾对桔梗忘情时,向他表露爱意纠缠不清的戈薇,没有任何其他的定位。很直白的道理,只不过,大家因为庇护熟人的心理,所以一直都无视它而已。

    “好久不见,桔梗,最近怎样?”完全无视一群人纠结的表情,一看到犬夜叉跟戈薇就莫名想抽二狗子几巴掌的锦岁,干脆慢悠悠踱到桔梗身边。

    “一般。一段时间不见,他跟你都成长了不少。”纯正的巫女,只消一眼便看出了杀生丸比起之前妖力更雄厚,战斗方式也比之前更加迅疾凶猛,而锦岁身上专属于死神的气息,也越发浓厚了。

    “哈,是啊。你好像受了不小的伤。唔,我从间妖界拿来的东西里面,有一样是清圣驱邪的法器,还有一罐祛除瘴气很不错的伤药,送给你吧。”瞄了一眼正在发泄先前被奈落算计的怒火,砍得不亦乐乎的杀生丸一眼,不由莞尔摇了摇头的锦岁,却是取出了一样从昭禄圣君那边挖来的法器宝贝,还有伤药给桔梗。

    “……谢谢。”很想告诉锦岁,在集齐四魂之玉,毁掉奈落之后,她也会重归黄泉,所以,并不需浪费这样好的东西在她身上。()但锦岁的笑容,却是生灵难得的温暖,让一路走来,见过太多毁坏与死亡的巫女,忆起了有时她路过村庄,为村民医治祛除邪物时,那些村民温暖而平静的笑容,仿佛她也依旧是他们之中的一员,而非冰冷的存在。

    “客气什么,这些东西你比我更需要。桔梗,不要忘了你自己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一,不要对自己太过苛刻,也不要把自己绑在道德之上,该如何,不如何,都要靠自己去决定。不舍得放下的东西,又为何要拱手让给他人呢?”将东西塞到她怀里,锦岁笑得颇为坏心,望向跟在桔梗身旁,原先对她颇为警戒,后面见她跟桔梗谈得熟络,又放下了勾镰的琥珀,随手找了把糖果塞给被奈落陷害得人生到处纠结的苦命孩子。

    “那你呢,修业将成,又是否舍得他?”看了看锦岁,望向远处意气风发提着斗鬼神与魍魉丸战斗,在犬夜叉加入之后,也是半点不留情,仿佛嫌他碍事一般连他一起砍的杀生丸,虽然性格与犬夜叉南辕北辙,但看得出,杀生丸是更为执着的人。只是,妖与人的路,只怕远远要比半妖与人的路更加难走。

    “这个嘛……”侧身望向依靠敏锐的嗅觉,寻得间隙,将斗鬼神插入魍魉丸体内的杀生丸,锦岁笑得颇为无良。看得出杀生丸刚刚看似乱无章法的攻击,实际上都是在寻找魍魉丸体内存有四魂之玉气息所在,在寻到之后,便利用魍魉丸躯壳覆盖着冥界兽外壳与金刚石的间隙,用不同攻击震出细微裂缝,然后趁机狠狠砍伤魍魉丸眼下最软的脸,在他意外来不及反应同时,直接袭向裂缝所在,果然一举得中。唯一可惜的就是,斗鬼神还不够利,插得不够深。见某傲娇犬妖一瞬间闪过的表情,锦岁知道他又在残念铁碎牙不在他手上太浪费了。若是他用铁碎牙,就刚刚那一刀进去,击中那片粘合那个硬龟壳和金刚枪破的四魂之玉碎片,早就结束战斗了。娇俏王妃:双面王爷的绝世恋宠

    啧啧,虽说都是同个爹生的,莫非犬夜叉除了继承他爹的花心之外,就没继承点优良的战斗智商?

    “哈哈哈,杀生丸,怎么了?特地赶在犬夜叉之前来送死,跟那个愚蠢的女人一样,明明可以活命,却为了救别人而死。()天天都想着背叛奈落,想要自由,结果死得那么凄惨!哦?看来她临死前念念不忘的人,应该就是你了。可惜呐,她注定死不瞑目,因为你们在场所有人,直到现在都无法完成她的愿望!她的死注定没有任何意义!哈哈哈哈!”没想到杀生丸竟然能寻到他体内四魂之玉碎片所在,操控着魍魉丸的赤子,一阵惊惧过后,却是很快便借由挑衅,试图激怒杀生丸。

    仿佛终于寻到了思念最终的归宿,清冷山风吹过,一片沾血的樱花,徐徐落于杀生丸执剑之手,却是神乐最后一丝的眷恋。未曾言明,不敢奢想,怎奈相思此物,从来由不得人,死亡之前最后的希望,不过再见君一面。终究,却只能一切随风而逝。

    “……闭嘴!她的死有没有意义,要由我杀生丸来决定!”感受到神乐临死之前淡淡的思绪与遗憾,果然被激怒的杀生丸,却是将更多妖力悉数灌入斗鬼神之内,用力一握刀柄,却是将斗鬼神更送进几分。

    “这个场景看起来颇有几分眼熟啊……”突然想起这就是经典的杀生丸一怒为神乐,结果折断了斗鬼神的戏码。还因为这样,待会被赤子改造过犹如触手的金刚枪破整个握住,差点被捏死,还好有天生牙的结界救了他一命……天生牙不是被刀刀斋拿去改造了吗?!习惯性瞄向杀生丸小蛮腰的锦岁,在发觉略有空虚的时候,在瞬间想起了某个要命的事情,不由一惊。而同一时间,承受不了杀生丸的妖力与冥界兽外壳双重压力的斗鬼神,却是应声而裂!

    未置一语,原本立于桔梗旁边的绯色身影却已身形顿消。下一刻,在杀生丸同样意外斗鬼神竟然断裂,准备脱身的他,却发现赤子早已料到这般结果,金刚石的触手瞬间张开将他困住,下一刻触手握紧,便是杀生丸命丧之时!

    “散落吧,千本樱!”樱色的刃,黑色的眸,透露的,却是同样的决意!在赤子张开金刚石之爪时,落在杀生丸身边的绯色身影,直接用她的举动,告知了桔梗最终的答案。

    漫天飞舞的樱花,在瞬间形成结界,将杀生丸与锦岁紧紧包裹。同时,金刚石形成的触手,亦连人带结界狠狠握住,若再差毫秒,以那种恐怖的力度与硬度,只怕杀生丸在刚刚便会被金刚枪破直接捏死!

    “杀生丸大人,锦岁大人!”好不容易赶来的邪见,见到两人被金刚石触手握住,紧张得握拳大喊,却是暗自庆幸锦岁及时进去救场,否则靠犬夜叉反应过来,杀生丸飞得被这么硬的金刚石给捏死不可。

    “可恶,魍魉丸,赤子,不准拿我金刚枪破随便改造,把杀生丸和锦岁放出来!”见杀生丸和锦岁被困,不由火大的犬夜叉,直接提起铁碎牙砍向金刚石所成触手,却只留下几分痕迹,让犬夜叉越发郁闷,转眼将铁碎牙更换属性,变成龙鳞铁碎牙,试图通过吸收魍魉丸的妖力,弱化之后再将触手砍下来。想法简单,举动更直接,完全说干就干的犬夜叉,抡起大刀就砍!

    “哈哈哈,怎么了,犬夜叉,我倒是看不出你对杀生丸这么情深意重,人家攻击的时候,对你可是毫不留情。啧啧,还真是令人感动的兄弟之情呐。不过,你以为就凭你现在的铁碎牙,对我还有用吗?”一手格开了铁碎牙,笑得颇为狰狞的魍魉丸,完全不将犬夜叉放在眼里,随手一甩,便是数十道金刚枪破袭向犬夜叉一行人所在,让他们顿时疲于奔命!

    “戈薇、弥勒珊瑚!可恶!少看不起我!还有,少给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我砍你是因为如果杀生丸和锦岁是因为我的金刚枪破被夺走而死,那我连睡觉都会做噩梦啊!”提升妖力的犬夜叉,完全不理会原先的挫折,继续冲上前继续砍。

    “哈哈,我都说了,没用的!既然你那么说了,我就在你面前捏碎他们吧!犬夜叉,好好看着他们是因为你的愚蠢而死的!恩?这是!”听到犬夜叉的话,越发得意忘形的魍魉丸,却是准备当着他的面捏死杀生丸和锦岁,谁知金刚石触手之内,握着的不是一妖一人,而是一枚坚硬无比的钢刃之球,任他怎样用力,竟然无法握进分毫。

    “你进来干什么!”金刚石所成囚笼之内,看着无数急速旋转的樱刃形成一球型结界,杀生丸不由带了几分愠怒,插手别人战斗不是好习惯。

    “我进来干什么?少爷,你斗鬼神断了,天生牙不在,连结界都没有,你觉得你的身体硬过金刚石么?就算勉强撑过这一握,无端端被人揍死或揍得半死,这样的战斗就有意义了?亏我之前还觉得你比犬夜叉那二货聪明多了,结果一听到神乐死了,居然这般蛮横将妖力灌入已经被卡住的斗鬼神,简直是自己找死。你有麻烦我出手不好吗?如果真是样样都靠自己,那你要刀干什么,不也是一种助力么?干脆也把你爪子也剁了,用拳头跟奈落打好了。”手执千本樱刀柄,将灵力注入以维持樱刃结界坚硬度的锦岁,没想到自己难得好心冒死英雌救美,竟然被本来要倒霉的美人鄙视她多事,不由也搓火,毫不客气涮了他一顿,还朝某傲娇犬妖丢了个白眼。

    “……”金色双眸微眯,看着冒死进来救他,又特别胆肥拿他开涮的锦岁,见她竟难得冒出这般火气,还敢丢他白眼。生丸沉默片刻,细细将她的话过了一遍后,却突然冒了一句似乎风牛马不相及的话,“你在在意我为神乐生气的事情。”

    “诶?哇!”被杀生丸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乱了心神,差点维持不了结界的锦岁,连忙输入更多灵力稳固结界,却发觉杀生丸正在静静看着她,不由觉得脸颊发热,还没等她反驳,却见杀生丸向来下抿的唇犹如奇迹般微弧,轻轻一笑,却似冰雪初融,春日暖意,让某无良死神一时晃了神。

    “你刚刚的话,是想告诉我,你想成为我的刀么?锦岁。”

    “额……”看着某少爷一脸颇为自得的傲娇范,被萌得一脸血的锦岁,一时之间,发觉自己大脑有些不够用,运转不过来,居然不知该如何回应。

    “那就不要偷懒!”随手将斗鬼神丢弃的杀生丸,恢复原样的杀生丸,毫不犹豫地赏了明显被自己美色所迷的女人一枚暴栗。表示他很清楚她的能力,她的刀足够能碎裂这金刚石所成的触手,不要给他偷懒想着让犬夜叉在外面卖命救人即可。他杀生丸丢不起这个人!

    “哦……”嗷嗷嗷,死狗傲娇欠揍狗,我刚刚就不该进来救你!让你被压成肉酱我今晚刚好做狗肉馅饼喂啊吽!一脸垂头小媳妇样提升灵力准备碎开金刚石禁锢的锦岁,心中数千只草泥马呼啸而过,尽是对某银发犬妖的咆哮之情!

    啧,狗咬吕洞宾,古人诚不欺我啊!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