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07阿九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啧啧,刚刚半梦半醒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笑眯眯从由他术法变成的临时居室之内走出的玉藻,笑得一脸暧昧地在杀生丸和锦岁身上扫来扫去。在那小鬼刚想跳下桌子逃跑时,手掌上扬,一条犹如绿叶编成的锁链便将小鬼困得严严实实,其他人听到响动也都走了出来,将那小鬼团团围住。别说被玉藻那百斩困住没半分逃脱可能,就是被这么群武力值都已然暴表的大妖怪围着,稍一妄动,只怕下场都是碎成渣渣,半片不留。

    “锦岁小姐,你刚刚说了什么?”朝到嘴边的肉都不吃的杀生丸丢出一个不赞成的眼神,玉藻难得逮到锦岁出糗的机会,故意摸了摸自己的狐狸耳朵,一脸迷糊狐狸样,“我怎么好像隐约听到了类似‘处女’、‘娘’之类的话?”

    实际上,妖怪的耳朵都很灵,而且在间妖界这种地方,根本没敢深睡,都是浅眠休息罢了。所以刚刚锦岁的咆哮大家都听进去了,只不过碍于不想伤了锦岁的面子,都装作听不到。没想到某天狐仗着自己有九条尾巴命太多,居然故意装傻反问锦岁这般窘迫的问题。连君敖都带了几分不赞同的神色,啧啧,亏还是同族的,真不厚道啊。

    俨然已经把锦岁当做主子的他摩激动了,正想跑出来护主,结果被邪见淡定拉住,朝他摇了摇头,表示这种场面,对锦岁大人而言,简直是小菜一碟。

    “哦呵呵,玉藻大人,这不过才入界几天,没了美人陪伴,怎么‘火气’都大得出现幻听了。后面那个‘娘’这个字你倒是没听错,是这孩子一时想脱身乱喊的。至于另外那个词……玉藻大人,真不是我说你,也不是故意要家丑外扬。咱天狐族总共才多少个少男少女,有多少孩子的贞操都毁在你身上了!还每次都要‘处’,都成了瘾了!你看看,你捆这孩子的手法,都熟悉成什么样子了!再这么下去,我天狐族的百世的荣耀还能有吗?”捂着胸口一脸痛心疾首样指责着,在玉藻被她这么块夹带了奇怪东西的狗血板砖砸得一脸血,一时间无法反驳的时候,锦岁麻溜地指了指他身后默默扶着檀啸出来看热闹的裘白,“你看裘白都不想说你了!”

    =皿=即便之前将锦岁的话一字不漏听进去的众妖,也在锦岁神情并茂的表演下,思绪渐渐脱离,开始畅想某天狐族少主平日辣手摧花……咳,也许还摧草的放浪行径。顺带望向了此刻从某个角度来说被绑得非常带感,已经被锦岁隐约夹带了不良信息的话吓傻的小鬼。

    “呜,姐姐救我,不要把我给坏妖怪~”果然在锦岁和众妖暧昧注视下鸭梨很大的小孩,直觉绑住他的玉藻是个男女通吃的□,不知会被怎样祸害,死命挣扎,可怜兮兮望向锦岁求饶。

    “呵呵,我看你刚刚还想逃跑嘛。啧啧,居然敢把背后留给玉藻大人,可要捂紧后面哟。www.hswenming.com”完全没有半分怜悯心的锦岁,在小孩就差没哭出来的时候,居然还落井下石,再狠狠甩玉藻一板砖,让自认已经熟知她品行的邪见忍不住扶额。锦岁大人,那小鬼都快哭了,你居然还忍心继续吓他。还有,你确定刚刚在将脏水泼回给玉藻大人的时候,没有说了什么类似娈童好龙阳之类奇怪话语咩。至于一旁的他摩,跟以前的邪见一样,已然愣住石化了。

    “我错了……我是说,我刚刚应该是听错了。抱歉,锦岁小姐,说了奇怪的话。”向来优雅保持上扬的唇线抽搐了下,玉藻发现周围人竟然或多或少带着几分探究目光看着自己,毕竟天狐也是善魅惑好男女之事的狐妖,他又风流成性,在锦岁那么坚定的陈述中连他自己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否干过那些事,更别提裘白居然也淡定望向别处,连帮他解释解释都懒。这种情况下,也就怪不得和他相处不过数日的众妖不相信他了。明白自己人品已然跌至负值的玉藻就差跪地,他最大的不智,便是妄想和杀生丸一样能讨锦岁的便宜。他刚刚不过就是想逗弄下她,没想引火烧身呐。

    “没事,大半夜很容易说梦话胡言乱语的,如果不是被这孩子吵醒,我刚刚也睡得差不多呢。”语带双关地将刚刚的话浮云掉,锦岁早在刚刚小鬼闹腾的时候,就不着痕迹把虾饺什么的都藏起来了。望向处于惊恐状态的孩子,见他实在狼狈,终究还是心软,“如果你老实回答,问你几句话便放你走,还送东西给你吃。”

    从千合里拿出还冒着热气的肉包子,在看到食物都呆住的小鬼面前晃了晃,锦岁笑眯眯朝玉藻示意,让他松开几圈,手能自由活动。在小鬼落地后,递给他纸巾和水,示意他先清洗自家脸盘和手,然后递给他个包子,还开了罐果汁给他。

    “唔,有果汁!”原本看到锦岁黑化有些怕怕埋进剑麒脖子里的墨麟,在看到锦岁打个巴掌送个甜枣后,不由对狼吞虎咽的小鬼表示了深深的嫉妒。她晚上喝得还是冲的,这个是奇怪铁罐子画着漂亮水果,冲着香味和包装,应该更好喝。

    “好吃……好喝。”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待遇,显然这几天被饿昏头的小鬼啃着包子,干脆坐下来慢慢吃,现在就是要赶他走,估计也不乐意走了。

    “你倒是还挺讲究的嘛,”看他吃相,判断不是普通族类的妖怪小孩,锦岁也随众人坐下,担起拷问的角色,虽然她觉得,就算不抽打,只要她再拿多一串什么吃的,这小鬼估计连家底都会说出来,“小鬼,你怎么一个人?”

    “我被一个奇怪的黑色下等妖怪追杀,啧啧,间妖界现在越来越不怎么样了,想我当年……”

    啪啪啪!还没等小鬼开始吹水,头上已然叠多三枚爆栗,望向再度有黑化趋势的锦岁,小孩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抓紧手上的大肉包。

    “说重点,不然他们可没有我这么好的耐心。()”指了指一群外表看起来就不是善类的妖怪众,锦岁笑眯眯露出一口白森森的好牙,“我看你这角,好像是龙族之类的。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吃了东西就乖乖说老实话,你总不想我剁了你做龙肉包子吧?”言下之意是,她锦岁不是傻子,不老实回答,那刚刚吃下去的好东西,她迟早会让他加倍还回来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锦岁所谓的龙肉包子,让本是靖龙族的君敖不自觉地感到一股寒意。和琉鸦、檀啸对视了下,三人决定欠的人情自然要记下,但在出间妖界后,果断要去备点礼物答谢,以免被锦岁惦记成某肉包子。

    “……我和阿姆失散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有只不知名的黑泥巴一样的妖怪突然变得很厉害,一直追杀我,还好我逃得快。不过,就成现在这样子了。”将肉包子啃下,表示自己没有说谎的小鬼,看着锦岁眼露渴望,希望能再来一个。

    “你是说你居然能逃得过泥千目的追杀么?”拿出香喷喷的餐包,却是略略抬高,表示她东西不是白给的,“小鬼,你是怎么逃过它的追杀的?你的能力是什么,叫什么名字?什么级的?”

    “唔?就是用刚刚那种让你们动都动不了咯,不过它个头太大了,我后来是遁地逃的。我叫阿九,我很久才来间妖界一次,你是说你们的那些手环吗?阿姆说有她在我不用的。”拿过包子继续啃着,似乎断定了只要锦岁不对他出手,其他人也不会为难他般,阿九吃得很欢乐,时不时瞟锦岁几眼,却是藏了几分远远超过他这年龄的成熟。实际上,他对于锦岁刚刚竟然能察觉到自己,没有受他力量的蛊惑,还能用筷子插他感到很不可思议。他的力量,对于他们这些纯粹的妖怪影响是绝对的,锦岁这女人,究竟……

    “既然如此,为何偏偏跟着我们?”看着阿九头上的角,君敖脸色却是沉了几分。锦岁说得没错,这小鬼应该也是龙族的,听他的口气,还是颇有威望的,但就连他也看不出这小鬼到底是何身份。

    “唔,我肚子饿了,从你们之前吃好东西的时候就跟着了。这位姐姐弄的东西好香,香气飘了好远。我本来想等着你们睡着偷偷吃你们剩下的,没想到她分量弄得刚好,居然什么东西都不剩下。我等了好久,才发现她刚刚又唔唔唔……”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塞多一个牛肉包子的阿九,望向颇有几分杀人灭口阴暗状的锦岁,额头挂下几根黑线,顿时噤声死啃包子,好像他刚刚什么话都没说过。

    “废话不要太多,”显然不想好不容易和杀生丸偷吃顿宵夜都被揭穿的锦岁,在小鬼卖力地吃着东西用行动表示他还想活下去,不该说的话不会说后,锦岁微微挑眉,完全无视在场人黑线的表情,淡定转移话题,“也就是说,你从刚刚就一直在这里?而我们所有人,竟然对你都没有半分察觉?”

    果然此言一出,在场的人脸色便难看起来。www.qlprint.com别的不说,他们这群妖怪中,光是嗅觉异常灵敏的妖怪就有两个。而剑麒和君敖等,先不论重伤未愈的靖龙族三人,好歹都在妖界混了那么久,即便微弱妖气,也很瞒得过他们。这个小鬼,竟然能跟着他们那么久都不曾被发现。只能说,他的目标的确是食物,所以没夹带杀意。

    每个妖怪都有他们自己的独特技能,只怕眼前这小鬼的能力,便是让别的妖怪感觉钝化。幸好还是个小鬼,要是再大些怀有恶意遇到,只怕他们今晚有很多人都要遭殃。

    “唔,那是肯定的,要阿姆和我一起,你们头掉了也不会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非常直接地点出了众妖最为忌惮的事情,似乎颇有自信的小鬼,朝锦岁咧开他那口好牙,正待说什么,结果被锦岁送多几颗炒爆栗。

    “啊,不好意思,刚刚手滑了下,看到什么碍眼的表情了。”接收着阿九类似他老实回答问题为什么还会挨揍的控诉表情,不想小鬼炫耀太过,让众妖忌惮起杀心的锦岁,笑着拍了拍手,“行吧,你吃饱就走吧。”既然这小鬼言语间透露他那个看护人那么厉害,而他又能躲得过泥千目的追杀。虽然没什么武力值,应该能活命。表示不想招惹无谓麻烦节外生枝的她,让小鬼吃饱了滚蛋。

    “诶?你们放我走吗?”捏着半个牛肉包子看着锦岁,在玉藻完全解开锁链后,阿九不免有些意外。虽然他也感觉得出锦岁没什么杀气,而周围这些妖怪,也不算非常残暴的家伙。但他也很清楚,自己刚刚这种行径,包括他的能力,可不见得会被这些大妖怪容忍。可眼下偏偏在这女人一句话下轻易放他走了。环顾四周没什么异议的众妖,阿九心中惊讶不免再添了几分。那个犬妖也就算了,绑他的狐妖也可以理解是同族人无所谓,但那条靖龙和那两只黑麒麟,居然也同意了?微光闪烁

    如果阿九知道,靖龙们是拖油瓶,黑麒麟是蹭吃的,估计就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简单就同意了。就如锦岁所言,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没多少发言权呐。

    “不然还能怎么地,真因为你来偷吃的东西,就把你给剁了?这里离妖王宴也就剩下一站多的路程了,如果找不到你同伴,就自己去妖王会,不要到处乱转悠了。”见精神显然还不太好的檀啸已经被裘白带进去休息,锦岁感觉自己的困意也渐渐爬上来,不由伸了伸懒腰,朝玉藻颔首,表示他们守夜时间过了,现在轮到他了。

    “等等!”跑到已经准备闪人睡觉的锦岁面前,阿九犹豫许久,仰首望向他眼下最可能依靠的女人,“带我走好不?我不会惹事的,我用我的尾巴作为报酬,我的尾巴可以……”是的,他的尾巴,可是千世难求的宝物。

    “我不需要。孩子,你是壁虎妖咩?”额头挂下三根黑线,虽然小鬼求同行在她意料中,但没想到小鬼居然一副壮士断腕的表情,准备给她尾巴。()话说,这小鬼的族难道最大的礼物就是尾巴咩?啧,她为毛会突然想起某最高荣誉就是把他们族的恩人拿去风干跪拜的鸟人族。

    就是,你要是身上有几个钱或者什么宝物,搞不好锦岁大人还会点头答应!从刚刚便自动自觉带着他摩跟在杀生丸和锦岁身边的邪见摇了摇头,照锦岁大人对食材和对宝物外貌的挑剔程度,就是阿九的尾巴再神奇,她也不会要的。

    “我才不是~带我一起去妖王宴好不好,我会报答你们的!我连手环都没有,根本不认得路。”阿九可怜兮兮看着锦岁,若不是一旁杀生丸那眼神太冷像冰锥子都想抱大腿卖萌求包养的他,不得已拉高衣袖,果然空无一物,倒是手臂青紫交错,都是磕碰逃难的伤口,让锦岁也平生几分不忍,讪讪望向杀生丸,却见某傲娇少爷本来便有些覆霜的脸更臭了。

    还未等锦岁说话为那小鬼求情,他摩的手镯却是突然泛出光芒,不止他摩,在场所有仍旧拥有手镯的妖怪们,同一时间都开始发出耀眼光芒,而后一同浮现脸色憔悴,连神情也多了几分凝重,俨然因为使用了许多妖力完全妖化的天观鸟的影像。

    “诸位客人,夜晚好。因为某些缘故,间妖界出现了不速之客,眼下昭禄圣君已派玄地浊末四区的御者前往处理。现时原本隔绝四区的摩天壁已彻底降下。请诸位客人在明日正午前根据地图指引到达距离你们最近的‘引者’所在,由‘引者’带领诸位客人安全到达妖王宴所在。离‘引者’太远的客人请赶往附近会所避难,直至警报解除,否则后果自负,祝大家旅途愉快。”言简意赅,天观鸟完全一副你们爱听不听,不听死了也是你家的事,他正好省点麻烦减少监控点外加餐位的表情,在众妖尚未反应过来前,便干脆利落地掐断了影像。

    “我们这边到‘引者’的距离不算很近呢,只怕现在启程,用我的叶行术也很勉强。”看着手镯上已经可以随意调出的地图上距离他们最近的引者,玉藻摸了摸下巴。根据他以往在间妖界使用地图的经验,这样的路程要在明天中午赶到,即便他用全力也很难办,更别提现在还要带这么多人。而且即便飞行是最快最安全的,却同样必须面对间妖界本土各种奇异妖怪的阻拦。这时候丢下重伤未愈的君敖他们,或许还能勉强赶得上。淡淡扫过闻言微微皱眉的锦岁,只怕同样想到自己言下之意的她,却不太可能会同意,这也许,便是妖怪和人类的最终区别。

    没有人会怀疑天观鸟在整个间妖界发布这样的通告的真实性,以及不听通告的下场。所以即便是刚刚已经准备去休息的君敖等人,也都重新回到营地中间。当然,即便他们脸色也流露几分担忧,却也并不算太难看,显然已做好最坏的打算。

    “可以让剑麒带我们去。”表示关键时刻不藏私的墨麟,显然看出了玉藻的为难,大大方方在剑麒肩上表示黑麒麟妖的速度比某天狐那片叶子快许多,应该可以赶得及。事实上,黑麒麟妖的最快速度被称为雷霆之速,若这样还赶不及的话,那基本上这里也没人能赶到了。

    “如此,那便有劳剑麒大人了。待大人疲乏时,便由在下接力。”没想到黑麒麟妖竟愿意屈尊,玉藻笑着颔首,表示自己也不会偷懒。

    “那么,两位赶路时,便由我们负责沿途的守卫吧。他摩,你路况比较熟,由你负责指路。这是‘火汛’,能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提高三成妖力而对本体不带任何伤损,我们各服一粒。剑麒大人和玉藻大人两位再服这凝神丹,可保持良好精力。”倒出火汛分与剑麒、玉藻和杀生丸,自己也吞了一颗的锦岁,再拿出凝神丹,分与剑麒和玉藻。

    “那我们即刻启程吧。”没什么犹豫便将丹药服下,果然感觉源源不断的妖力暴涨的剑麒,即刻化为原型,只见巨大的黑麒麟妖脚踏火焰妖云,果然威武霸气。与此同时,玉藻也召出绿叶,准备带众妖到麒麟背上。

    “赶路颠簸,委屈君敖大人你们了。”笑着朝原本打算主动散伙不拖他们后退的君敖三人颔首,锦岁示意他们赶快过来。毕竟他们现在妖力暂时都无法恢复,重伤未愈,这种情况下将他们丢在这里,实在不人道。更何况,他们的伤势应该很快便恢复了,这届的妖王会那么多状况,搞不好接下来的路还要他们帮忙呢。很好地藏起自己那点小心思,接收着除杀生丸外的众妖一副她心地真是太善良太圣母的感慨,锦岁不客气地全盘接受,不带半分愧疚感。

    啥,为什么杀生丸除外?啧,她也不知道,总觉得自己那点小算盘,某傲娇清楚得很。否则站在自己身边的他为什么会在刚刚微妙地扯了扯唇角?嘴抽咩?眼尖看到某傲娇的大掌微抬,心中警报声大作的她,即刻握住了似乎知道她在腹诽,准备送两颗爆栗给她尝尝的杀生丸的手,没出息地讨好状望向他,以示告饶。

    “锦岁小姐说哪里话,给诸位添麻烦了。”君敖即便伤势恢复较快,却也清楚现时他们三人若单独在此,死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既然锦岁他们愿意再次帮他们,日后有机会,自当报答。

    “阿九,等下也要帮忙哟。”趁着身边某冰山少爷没啥表情,捏了捏想出声求他们,又觉得不太可能都有些绝望的小脸,锦岁朝呆住的小包子笑了笑,反正一个小包子不会重到哪里去,听到天观鸟那样的通告后,自己很难再将这小鬼丢在这里。

    “……恩!”忙不迭踩上大叶子,阿九随着众妖登上麒麟背。犹如做梦般由黑麒麟妖载着在月下云间朝会所所在前进,感觉原本微冷的夜风也特别清爽。

    “你去休息。”对躲在自己身边偷偷用他绒尾避风的锦岁淡淡下令,很清楚她‘斤两’的某妖怪少爷,表示他和玉藻守卫就够了,普通人类滚去睡觉。

    “额?可是……”看着在宽得都跟足球场差不多的麒麟背上各自找地方睡觉的其他人,感觉被杀生丸一说,自家瞌睡虫又冒出来的锦岁,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不是小孩,也不是伤员什么的。

    “想挨揍么,锦岁。”显然没兴趣管难得良心大发的女人在纠结什么,某金眸微冷的傲娇少爷表示,他也可以直接揍晕她,让她休息。

    “额……咳,我知道了,那就麻烦两位了。”朝一旁笑容暧昧得很的玉藻颔首,不客气地拉过杀生丸的绒尾当枕头外带被子的锦岁,在杀生丸身边就地休息。

    “这种情况下,居然这么快便睡着了。”看着锦岁竟抱着杀生丸的尾巴睡得香甜,同样坐在杀生丸身旁的玉藻,不由微微扬眉,都不知道该说是人类的适应能力太强,还是锦岁对杀生丸的信任已经深入骨髓,才能让她在这种恶劣环境下,能这般安然入眠。伸手想戳戳她脸蛋看看是不是真睡死,结果爪子在未曾碰到她前便被带着红色妖纹的手拦下,望向那双带了几分寒意的金眸,玉藻一脸无辜狐狸样。

    “她自入界便不曾入眠。”看着露出欠扁表情的玉藻,杀生丸淡淡出声。人类和妖怪不同,精力太差,每天都必须睡眠补充。锦岁又是喜欢睡懒觉的女人。自入界后连连遭遇重大变故,一直都疲于奔命的她,不过都是强打精神罢了。再不休息,只怕风吹都会倒下了。

    “看不出你也会心疼人呐,杀生丸。怎么,真的对她动情了?”看着外表看似冷清,事实上原先那拒人千里的冰冷气息却是柔和许多的杀生丸,玉藻讪讪收回自家毛爪子,不好意思提醒杀生丸其实早上锦岁还用他绒尾睡过。当然他也清楚人类比他们妖怪弱许多,积攒那么多的睡眠不可能早上那一两个时辰便能补回来。

    “……无聊。”显然没想到玉藻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却找不出辩驳之词的杀生丸,在某睡姿奇差的女人翻来覆去许久,抱着绒尾仍不满足,柔软细幼的手竟熟门熟路地当着玉藻环上他的腰后,望向不知做了什么美梦,竟浮现几分得逞猥琐笑容的女人,默默把原本已经找好的说辞咽下,干脆学锦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闭目养神。

    反正现时看着自己被锦岁‘为所欲为’,已经彻底呆住玉藻,是听不进什么辩白的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撒花,~\(≧▽≦)/~

    = v = 七千多字的大肥章,我都一度想将它给拆成两章了,所以,如果这么RP的行径都没有很多评论很花 的话,你们信不信我下次又七千字的把它给拆成三章,每章两千多,用来更新三周?【喂!】

    嘛,这张有JQ,无论是锦岁还是杀生丸,都有,就看娃儿们有没有看出来了。有时候感情,不是一定要捧着心撕心裂肺才算的哟。看似细水长流,那份信任与羁绊却已刻入骨中,不需过多言语,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吧。【荡漾小言状】

    = v = 于是,还是祝娃儿们节日加周末愉快哟~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