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05调戏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呼,真是舒服呐。()”用毛巾搓着头发,洗完澡一身清爽的锦岁,在杀生丸飘来类似本少爷固定茶点时间到了的小眼神后,微微抽搐,看着眼前这么群不事生产专门负责消耗她库存的吃货们,默默叹气,朝一旁同样掐着点正等着她的玉藻颔首,只见他弹了弹手指,很快每个人面前都出现了经典红色小矮方桌,原本已经移开的木架再度出现在篝火之上,让难得度过一个既悠闲又吃得饱吃得好的众妖们稍稍好奇,话说,虽然锦岁的东西不错,不过他们晚上可没客气,都是甩开肚皮吃的,估计现时吃不下了哟。

    身为锦岁最佳厨具供应商,显然玉藻对于锦岁的心思摸得很透,知道她不太乐意洗一堆锅碗瓢盆,很大方地在她身后变了多一条类似吧台的长桌,上面不仅放了各种古朴的瓷杯瓷碟,还有大水壶和一把看起来做工精致的手提茶壶。

    锦岁见家伙齐全了,便从千合里召出之前做晚饭时使用的罐装水,汲水架到篝火上煮着。邪见很有眼力见地拖着他摩到锦岁面前等候使唤,反正也是要被使唤,主动点,搞不好等下锦岁大人心情好,还会赏他个鱿鱼丝或者牛肉干什么的。当然,裘白也很自动自发,从仍处于病娇状态的檀啸身边过来替锦岁打打下手。

    “锦岁小姐还真是……贤惠。”看着锦岁不失风度而麻利地朝众多茶杯注入茶水,却是举止优雅,显然茶水火候也掌握得恰到好处,让剑麒不免心生几分感慨,这份从容沉静,明明该是对茶道颇有心得的人才拥有。现时锦岁这娴静淑雅的形象,和她这几天各种无良行径,落差实在太大。

    “过奖了,剑麒大人。”显然被帅哥称赞非常受落,锦岁在发给剑麒的茶点也特别大方,分量直逼她自己和杀生丸那份,让玉藻不免有些哀怨,很想提醒她,自己才是‘付出’最多的那个人啊。()

    “酸酸甜甜的,锦岁,是什么来的?”本来看到茶不太乐意的墨麟,闻到水果香味后,慢悠悠满足地喝着,一副娇憨萝莉样。

    “你的是橙汁。”在杀生丸身边的桌位坐下,经过刚刚那么一折腾,仿佛又有几分热意的锦岁,变出把扇子扇风,在接收到左侧某位少爷的视线关注后,默默叹气,挪了挪位置,摇扇力度也稍稍增加,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他少爷的贴身丫环什么的。

    “没想到锦岁小姐会有这种茶叶,锦岁小姐,曾到过汉土么?”喝下恰到好处的茶,连带步入间妖界后一直绷紧应对各种要命状况的精神也渐渐放松,经历过一系列事情后,姿态不在高高在上的君敖,询问着现在没什么节操形象替她自己和杀生丸扇风的锦岁,这种泡茶方式,这些茶叶的制作方式,显然更接近于他的故土。

    “呵呵,算是吧。”不好意思告诉君敖自己本来就在天朝,恰好生活的地方就是茶道最为盛行的地方,锦岁望向复原情况相对比檀啸较好,脸色却是仍旧苍白的君敖,问了句多余的话,“君敖也去过?”

    “……”没想到锦岁居然会那么没常识,不由微讶望向她家少族长的君敖和琉鸦,在玉藻看似淡定实则内心十多只草泥马呼啸而过的笑容下,微妙感觉到锦岁这女人可能在天狐族内地位并不太高,而且不怎么出天狐族聚居地,否则,怎么会对靖龙族的存在这般不熟悉。只是,连天狐一族的少主,称呼锦岁也很少直呼名讳,相对的,锦岁似乎对于玉藻也并不似裘白那般敬重遵从,感觉她的身份,应该也不会太低才是。这般矛盾,倒真叫人有几分在意。

    “呵呵,锦岁你之前不曾参加过妖王宴所以不太熟悉,君敖所在的靖龙族本来居住在汉土,实际上檀啸、琉鸦和剑麒他们都是。()妖王宴并不单纯只是我们本土妖怪会参加,汉土有些妖力高强的种族,也会受昭禄圣君的邀请前来赴宴,甚至更远的异域妖怪也有前来的。毕竟间妖界也算是妖界的宝库,能来走一遭,也是非常难得的阅历。”当然,前提是别死在这里,被妖树们当肥料。

    “这样,那他们也没有必须五十年过来一次的限制咯?”看着闻言面露几分得意神色,随后想起现在境遇又沉下脸的君敖等人,锦岁原本下抿的唇角,在‘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之类的话语在脑海闪过时微妙上扬,显然看高高在上的人倒霉落魄什么的这种小市民喜闻乐见的心态,锦岁也不能免俗。

    “是的,所以以后不知何时,才能这般相聚呢。”君敖环顾四周,似乎到现在仍旧对这短短几天的激烈变故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各自都是所在地域的王者,别说短短五十年内,可以说,数百年也难遇到一个够资格和他们战斗的对手,然而这间妖界竟还有着这般不思议的存在,实在刷新了他们对于力量的认知,而锦岁也给力量至上的他们,另一些想法。

    “是啊,难得的缘分。”比起君敖感慨这次来间妖界坑爹的际遇,锦岁则很清楚,自己无论以后是否能够成为死神,像今晚这般,在此刻犹如仙境般梦幻的间妖界,与这么多妖怪帅哥们一起的场景,今生也许都不会再有了。当然,和杀生丸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一同喝茶赏月的日子,也不会太长久了。别说百年,就是下一个五十年,她是不是还活着,都是个未知数。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不像他们拥有几百甚至上千年的时间,可以用来享受自己的人生,感受自己的存在。反而将自己束缚在早已建造好的框架之内,压迫消耗着那点灵性,在所谓的规则中,逐渐扭曲自己去适应。在现实中自己所谓的颓废,不过是自己不想再继续扭曲下去,才从那个地方逃离开罢了。()

    一年、十年、百年,估计自己在战国生活的这段日子,足够自己回味一辈子。然而对他们这些都已经过几百甚至上千年岁月的大妖怪而言,就像留在沙滩上的字,偶然看见,却又很快被岁月的浪花抹去,路过之后,不留半点痕迹。

    想必杀生丸,对自己,也会是这样吧……不知突然涌起的孤寂从何而来,眼脸微微下阖的锦岁,在金眸微微投来关注后,扬起一抹无良笑意,没心没肺状。

    一切,归于平常。

    “阿勒,不小心就睡着了。”突然失重的锦岁顿了下,这才发觉自己整个不知什么时候滚到杀生丸怀里的她,望向本来一脸漠然看着月亮,在她发出声响后,低下头望着显然还没睡醒意会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的锦岁。

    因为入夜后最容易受到攻击,鉴于君敖他们妖力仍旧衰弱,为了保存体力,玉藻提议轮流看守。轮值顺序是通过抽签决定的,玉藻负责的是上半夜,自己手气一般,虽然代表杀生丸,但居然抽中了中间最困的时间段,于是不好意思丢杀生丸一个人的某无良,难得在杀生丸起身时也爬起来,跟着他回到篝火旁守夜,不过坐不到一会儿,她就被周公叫去下棋了。[重生娱乐圈]选择障碍症

    不过,她明明记得最后即将踏入睡眠时,是靠着杀生丸的肩头的,怎么会一遛弯又到他怀里?感觉到某傲娇意味深长的视线,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醒来,不太好头顶着一轮堪称大灯泡的明月这般光明正大吃他豆腐,锦岁干笑两声,乖乖从他身上爬起来,当然,爬起来时‘不小心’碰到的蛮腰或胸肌之类的小豆腐等,略过不表。()

    “杀生丸大人,身体还好吗?”两个人坐着实在尴尬,而且杀生丸自刚刚被自己醒来搅和了赏月兴致后,转而关注自己,偏偏她向来习惯躲在人家身后暗算……咳,谋划各种,实在不太习惯被关注,尤其是被她心水的冰山帅锅关注。四下无人,明摆着没话找话的锦岁,倒也问出了她自从杀生丸为她过渡气血元气大伤后一直想私底下问他的话。

    “没什么大碍。”不知是否邪见不在,现时除了他们又没个清醒的,难得不端冰山少爷架子的杀生丸,看着锦岁那张表示关心又不想表现太过明显的别扭小脸,如实回答。当然,没大碍是指不会像君敖他们那般倒地不起,至于过渡给锦岁妖血和之后战斗中受伤之类,除了短期内体力会虚一些,伤口之类,依靠自己的妖力,自然会慢慢复原,并不碍事。

    “唔,”环顾四周发现众人都睡死后,锦岁右手平摊,便出现三罐大小不一的翠玉瓶子,将瓶子放好的她,麻溜地拉过杀生丸的手,从最大的罐倒出三枚颜色通透如碧玉珠子般的丹药,每一枚都差不多拇指大小,在看到杀生丸微微挑眉后,朝他靠近低声道,“这唤‘碧泉’,能够在不消耗任何妖力情况下,不着痕迹地修复内伤,强化躯体。这是后面我要走时,硬从玄胖子那里挖来的。”

    “……”即便锦岁没言明,但看她那鬼祟的样子,也清楚这三瓶才是真正玄潭子那里的珍宝,看着自己被锦岁打开的白皙大掌上,在月光下流动着醉人碧色的丹药,在锦岁怕他咽不下已经从千合里面取出矿泉水拆开盖子等着递给他,习惯性想逞强宣告自己身体完全没事的杀生丸,在笑容得瑟得像只偷了鸡的狐狸的她注视下,难得不拂她的好意,默默将那三枚药送进嘴里,接过锦岁的水服下,果然原本体内战斗中伤损的内脏,都能清晰地感觉到疼痛消减。

    “这是‘妖火’,能补气血,滋壮妖源。”眼见某傲娇难得配合,锦岁连忙拉过他的手,往他手上倒了两枚火焰色菱状水晶般的丹药,在杀生丸未发作前,再拆了最小那瓶倒出了一枚米粒大小犹如珍珠般的丹药,“这是月贝,能调整内息。是最为贵重的一种,因为它能通畅经络里妖气流动,引导你的妖力……嘛,反正各种好处,假以时日,待你妖力更进一步后,就会感觉到它的好处哟。这么一罐才这么一枚,倒出来接触了体温就要吃掉的,杀生丸,不要浪费哟。”不知何时锦岁已再度恢复狐妖外貌,身后九条雪白狐尾在月华下犹如白莲般展开,褪去犬妖红纹,却多了几分专属狐妖妩媚的锦岁,怕杀生丸没啥耐性吃那么多丹药,浪费她的钱,讨好卖萌状望向他,连带身后的狐尾也随着主人心意各种摇晃。

    “变回狐妖,身体有无异常。”看着锦岁毫无违和地在犬妖和狐妖之间切换,杀生丸微微扬眉,锦岁本来不过是凡人,即便拥有那般灵力,接收太多不同的妖力,躯体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那枚月贝,若人类受得住,由她服下更好。但杀生丸也清楚,间妖界本来便是纯粹的妖界,这里的丹药,对妖怪是药,对于人类却可能是剧毒。

    “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半夜偷吃会突然变成讨论她的身体……等等,杀生丸是说她又变成狐狸了咩?看了看身后的尾巴,发觉又变成狐狸尾的锦岁,默默叹了口气,其实,她觉得犬妖造型更帅更漂亮来着,“还好,没什么感觉。杀生丸大人,吃了它们吧,我手有点酸来着。”无辜状提醒某傲娇,她举着那枚贵得可以买下一大片城池的玩意好久了,虽然被关心是好的,但这并不代表她从刚刚举着的手不会酸。

    “……”默默吞下了妖火,而后吞下了月贝,还没等杀生丸说话,突然袭来的眩晕感竟在瞬间剥夺了他所有力量,让他直接倒下,在未曾重重砸向地面前,便被锦岁手忙脚乱地接住。

    “哎呀,我忘了告诉你,同时吃下这三样是最有效的,不过,嘿嘿,会暂时虚弱半刻钟哟。”扶着虚弱无力却是半分重量不见减少的杀生丸,在接收到杀生丸有些傲娇兼警告意味的视线后,突然恶作剧念头冒起的锦岁,右手大刺刺摸上杀生丸的白皙俊脸,像调戏良家妇女的无良恶少般,笑得无良而猥琐,“嘿嘿,杀生丸大人,你没试过被人家调戏吧?啧啧,虽然说是妖怪,不过你的脸居然还滑过我的,天理何在……不过真的好滑耶。”恩,手感太好,必须趁机多摸几把,反正摸摸又不会怀孕,以后想这么讨便宜的几乎不可能呐。

    话虽如此,在收到金眸冷冰冰意味明显的视线后,锦岁再胆肥也不敢造次,乖乖收手告饶,“咳,我开玩笑的,真的……别生气嘛,最多给你摸回来。”在杀生丸颇具杀气的视线注视下胆小自愿割地赔款的某无良,拉着杀生丸此刻无力的手,在她自己的脸上揩了揩,在收到类似小爷的脸被你摸了岂是摸你的脸就能赔偿回来的傲娇眼神后,不满抗议,“喂,我好歹还是女人,昨天晚上又被你那样抱过,怎么说都是你更占便宜,总不能摸一下你的脸就得摸我胸才扯平吧?”

    看着俨然没脸没皮的女人,杀生丸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锦岁在食物里面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以至于对锦岁会有那些情愫。到底眼前这女人,有什么特别之处,让他杀生丸在意。

    “好啦,杀生丸大人别生气了,再过几分钟你身体就恢复了。不先告诉你是怕你不肯吃么。不过我倒是没想过你真的毫不犹豫就服下我给的药。谢谢杀生丸大人对我的信任哟,其实我也早就打算好,在这半刻钟内,假如真有什么突发状况,就算拼上我的命,也要保杀生丸大人周全的。”望向闻言微楞的金眸,锦岁微微一笑,士为知己者死,杀生丸敢服下她的药,光是这份性命相交的信任,也足够让她感动了。

    啪啪啪!

    “……再有下次,便剁了你的手。”恢复时间比锦岁预期快很多,还没等她来得及逃开便赏了她几枚货真价实爆栗的杀生丸,冷冷看着锦岁缩着脖子告饶的样子。似乎锦岁的手温度太过灼人般,原本白皙俊脸竟微微染上绯色,偏偏金眸带了几分被冒犯的怒意与连他自己都无法分辨的情绪,别扭傲娇的样子,瞬间萌翻了某无良死神,身后狐尾各种摇晃讨好样,毫无诚意地表示以后坚决不再犯。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撒花,~\(≧▽≦)/~

    实在太困,爬下了,大家各种看戏勾搭吧,周末愉快~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