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89改运之法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麟,不要乱说话!”即便知道墨麟不可能会说错,却还是不想她徒惹事端的剑麒,上前一步,打算将她抱起,免得锦岁误以为墨麟对她下诅咒,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

    “呵呵,小麟可以看到未来是吗?”虽然非常意外,但清楚地感觉到眼前这孩子没害她的意思,不过是实话实说,锦岁推测墨麟应该是拥有什么能力,看到了什么。

    “嗯,一点点~”见锦岁仍旧笑眯眯,没生气,不像以前被她预言快死的人,个个都歇斯底里以为她下了诅咒想要杀她,墨麟难得大方,直接告诉她自己的能力。

    “是这样啊,那么,小麟有办法避开吗?”仍旧笑眯眯,既然有劫难,那就想办法化解了。尤其事关自己的小命!

    “唔~”半是犹豫地看着眼前的锦岁,口里还塞着香甜蛋糕的墨麟,吃人的嘴软,看着锦岁温和的笑脸,一时之间有些犹豫。

    “她什么都不懂,不过是随便乱说罢了。”伸手将墨麟抱起,像在忌讳什么般,不给锦岁继续诱拐的机会。

    “这样啊,我本来还打算看小麟那么可爱,准备明天送她两串冰糖葫芦,还有这边世界绝对吃不到的棉花糖来着。”右手摇了摇,冰糖葫芦和粉红色棉花糖便轮流出现,特意摇晃给墨麟看的锦岁,在她乌溜溜的眼珠都瞪直后,将糖果收回,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可惜啦。”

    “呜~”完全没有纠结的墨麟,下刻已经挣脱了剑麒,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在锦岁笑眯眯弯下腰拿出糖果摇晃后,招呼她附耳,在她耳边碎语几句,居然还指了指静坐一旁同样关注着事情发展的杀生丸,而后便欢乐地拿着糖果离开了。留下表情纠结抽搐的锦岁,默默回到自家摊前,无视剑麒疑问满满的眼神,继续烧烤。

    之后,像被下了重症病危书,心愿未了又无力回天,于是报复社会的某些极端悲催娃,找了邪见和青芜当下手的锦岁,每每有妖怪受不了香味要她帮忙做晚餐时,便提升一次价钱,偏偏她又一副姐都快死了,横竖不要命了,你爱吃吃不吃滚蛋,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让妖怪恨得牙痒,也担心越往后餐费越贵,越少东西吃,天气又这般寒冷,折腾了一天又冷又饿,对明天赶路颇有影响,决定放点血买点热乎的吃,结果都抢着排队,一时间颇为壮观。()

    于是,两个小时后,某个无良奸商,俨然已成为全场小富婆。在麻袋都装满后,用即食面下到此时肉汤浓郁的牛肉炖锅里,压些洗好的青菜,煮成一大碗香喷喷的牛肉面,配上自己之前存在千合里面独家秘制的酸辣酱,没半点不好意思地在杀生丸玉藻一行人面前以最快速度吃完,擦嘴洗把脸后,便推说太累要休息,准备找莫珈安排住宿,示意众人随她离开。

    “我们找莫珈,约好了。”步入会所内,装潢却是出乎意料的好,锦岁笑着递给立于刚刚拉麻袋的那名高大壮汉一枚华月石,出手阔绰得让那壮汉亦有些意外,看到她身后数人背着那几大麻袋沉甸甸的宝石后,才意识到刚刚莫珈交代的‘贵客’就在眼前,朝她稍稍欠身,那高大壮汉单手附上身后大柱子,往旁边一推,原本柱子所在地方竟出现一片犹如水纹般流动着各种色彩的穿越门,神情恭敬,“请贵客入内,主人在里面等着你们,不过,仆人不能入内,这是规矩。”扫过青芜和邪见,似乎一眼便看穿这两人身份般,守门者淡淡出声。

    “没事,那我们进去吧,邪见你们在外面等。”本来就不打算让青芜进去的锦岁,从青芜手上接过明显重过她体重的大麻袋子,即便重得很,在她手上却像轻得像根羽毛般,服服帖帖搭在她肩上,让跟在后面的邪见额头挂满黑线。明明平日里走两步路都要阿吽代步扮体弱人类的锦岁大人,凡是涉及到钱财,身体强壮得完全跟妖怪没什么差别嘛。

    “裘白,你也在外面等着吧。”将那似乎没装多少宝石的麻袋搭上肩,笑着朝她略略颔首的玉藻,也随着杀生丸锦岁两人,一同入内。

    “哦?玉藻大人,看不出来你也搜刮了不少啊。”步入装饰得考究华贵跟外面会所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小客厅,在身后那门关上后,玉藻肩上原本最多不超过一百枚华月石的麻袋,竟像吹涨的气球般,变大数倍不止。让视线在玉藻那麻袋上打转几圈的锦岁,露出略带惋惜的笑容,言下之意非常明显,早知道就收多点伙食费了。

    “呵呵,比不上锦岁小姐的本事,惭愧。”没半点难度便读出了锦岁的想法,优雅上扬的嘴角有些微抽,玉藻决定等下把华月石全都花完,免得被某财迷惦记。()

    “啊呀,你们来了。”一个外貌不超过十四岁又矮又胖身穿古铜色绸缎的小胖子慢悠悠地自内室走来,边走边用绢布抹嘴,显然刚刚吃完饭。跟在他身后的,则是莫珈。

    “你才是这会所的主人。”淡淡扫了眼前估计不足一米四五的小胖子,杀生丸很快便下了判断,在看到身边女人一脸老神在在表情后,不由剑眉微扬,看来她准备功夫做得很足。

    “在下玄潭子,玄级会所五主之一,欢迎诸位。这些年我较少见客,都是让莫珈代我接待,若非锦岁小姐做的饭菜实在甚得我心,又能筹得两千枚华月石,在下不会破例让诸位到这里来。现在,就让我带你们前往宝库挑选我们会所内真正的极品宝贝吧。”憨态可掬地弹了弹手指,身后那扇黄金雕筑的大门,便徐徐开启,然而里面却没半点东西,反而那扇大门,竟然渐渐变长延伸,而后变为黑色货架柜,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奇怪的东西,标价也是各有不同,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都是坑爹的天价。

    “这些宝贝,都是难得的珍宝,相信必定能帮到你们,请诸位随意挑选,不上限哟。锦岁小姐,如果你有兴趣,随时欢迎你来我这边客串当厨娘,薪资优厚。”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由杀生丸三人挑选的玄潭子,看来对锦岁的饭菜颇为欣赏。当然,吃了那么多年的黑暗料理,会对某无良煮的家常饭菜怀有好感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这是琉诡刃,斩击时会流动非常炫丽的火焰,能燃烧被砍中的妖怪妖力,伤口越大燃烧越强烈,非常护主的妖刀,而且能张开避开玄级十位以下剧毒妖怪任何毒攻击的结界……不过这把刀脾气很怪,不是它认定的主人,会被它烧伤的。”跟随三人,充当售货员的莫珈,在杀生丸流连右方那条微微泛着孔雀蓝色火焰的黑色长匕首时,为他讲解。

    白皙大掌直接伸手附上那把据说挺臭拽的匕首,在锦岁看到那火焰变得更为巨大耀眼,额头挂下三根黑线,正准备找些词安慰某自信心过于爆棚结果被跟他一样傲娇臭拽的匕首拒绝时,那把刀不知道是颜控满意杀生丸的美色,还是认为它跟杀生丸的臭拽傲娇级别差太多,那火焰居然渐渐变得非常温顺而平静,与其说是在烤杀生丸的爪子,不如说是在撒娇。

    丫,这转变也太快了,你倒是有点骨气,烤多一下再服从啊。()在心里默默吐槽着,锦岁虽然觉得这侧面反映了杀生丸妖力的强大,算是好事,却还是有些阴暗想看他出糗。

    “……留着,还钱。”没理会身边女人在抽风什么,将匕首入鞘的杀生丸,随手将它别进锦岁腰际,在某无良女和玉藻没反应过来前,白色身影已翩然离开,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条认主比较麻烦,反正卖给别人也卖不出去了,算便宜点,两千八华月石。”似乎这把刀太挑剔,带来不少麻烦般,莫珈很难得地给了个贴近成本价的优惠。

    “咳,好,买了。那个,玉藻大人你挑下,我去那边挑挑。”摸了摸满是各色宝石的刀鞘,对这把华丽的匕首无论外观以及内在都很满意的锦岁,对于某傲娇居然突然人品爆发送她这么件宝贝这事非常开心以及受宠若惊,在玉藻暧昧的注视下,破天荒会有不好意思的情绪,带了几分得瑟,施施然跟着某傲娇看前面宝物去了。

    “这是百斩仙索,认主,可随主人心意变化,能轻易缚住玄级十位以下妖怪,玄级十位以上需看主人妖力,即便被斩断也能瞬间恢复,且强韧度比被斩断前增强一倍。”跟在玉藻身后,在玉藻对眼前这条毫不起眼纯银细幼犹如脚链感兴趣时,为他说明。

    “那就要它吧。”一点都没犹豫,也不打算和前面左看右看打算看完这一大货柜宝贝的锦岁和慢悠悠跟散步差不多的杀生丸一样在此处逗留太多时间,打算捞几样宝贝就闪人的玉藻,准备入手合眼缘的百斩仙索。穿越之降夫记

    “你还差七百个华月石。”默默看了眼前大款状的玉藻,莫珈伸手附在落了不少灰尘的铭牌上,那些陈年厚尘顷刻消散,露出真正的价格,似乎不知道玉藻在尴尬般,一双完全没有情绪起伏的蓝眸直直望向他,似乎认为他既然说要它了,就没有圜转的余地了。

    “阿列,玉藻大人,要买这个吗?挺贵的哈。”慢悠悠晃过来,俨然小富婆的锦岁,朝莫珈挥手,颇为大方,“剩下的归我的帐就好。”

    “……这怎么好意思,锦岁小姐。”仿佛太阳从西边出来,没有温馨感动,反而心中警铃大作的玉藻,感觉连自家无敌帅气的笑容都有些僵硬,看向眼前吃人不吐骨头的财迷,这无良死神除了对杀生丸还算不错外,就不曾见过她对其他人这般大方,若不小心点,等下他狐狸尾都要被她剁去。()

    “呵呵,本来一路上玉藻大人便对我们关照颇多,这般朋友情谊,不需讲究这点身外物。”说得好像之前连两碗饭菜都要跟他算钱的人不是她一般,锦岁笑眯眯朝向她确认的莫珈颔首,很快莫珈便将手附着百斩仙索之上,只见那细幼银链流动着奇异光泽,绚丽而又灵气,似乎在等候主人认领般。

    “那么,锦岁小姐的好意,我就却之不恭了。”反正莫珈都已启封了宝物,再说不要也是白搭,玉藻也不扭捏,很直接附手上去,那百斩仙索便犹如流光没入他手中,消失不见。

    “玉藻大人已经没有足够能购买其他宝物的华月石,请离开吧。”宰完客便翻脸不认人的莫珈,很直接请他滚蛋。现实得连锦岁也有些意外,只能目送玉藻一脸囧相地离开了。

    “那么,莫珈,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看下,真正的好货了。”在某狐狸离开后,露出不怀好意笑容的锦岁,望向唇线微微勾起上扬弧度的莫珈,俨然早有勾结。

    “已经准备好了,请。”

    半刻钟后

    “哎呀,好多宝贝都觉得不错,可惜没办法买。”一脸遗憾地跟着杀生丸走出门,原本几袋子的华石只剩一袋还未半满的在锦岁肩上晃着,即便在玄潭子那边消耗不少时间,然而在众人眼里,他们不过是进去不到一分钟,便一前一后出来了。

    “杀生丸大人,锦岁大人!”作为最称职跟班,邪见第一时间跑上前去,眼儿尖地发现锦岁腰际多了一把刀鞘装饰华贵的匕首,总有种感觉,这把匕首,应该杀生丸大人送的。嘿嘿,杀生丸大人,果然也……

    吱……黑色鬼魁靴直接踩上似乎正在他前进路线的邪见,杀生丸不发一语直接离开了。

    “买到什么宝贝了吗?锦岁大人?”似乎对他们进入里面得了什么异宝非常好奇,青芜笑着询问看来口风比较松的锦岁。

    “那是当然,来,青芜,伸手出来,给你看看。”锦岁笑得一脸耀眼地将手附在不明就里伸出左手的青芜,然而手中却无半件宝贝,反而一道红光急速流向他手腕,化为一红玛瑙手镯,同时锦岁手上出现了一枚类似的。

    明显有些受惊地缩回手,却发觉手上已经挂上手镯的青芜,俊脸闪过一丝阴霾,却很快恢复原状,笑着望向一脸得意的锦岁,“锦岁大人,这是?”

    “这唤禾红子母镯,你的是子镯,我的是母镯,咱们两个手镯是相连的,只要你有危险,只要唤我的名字,我便能感应到,第一时间过来救你,而且能够抽调我的妖力保护你,为你设下结界,疗伤等等。这个花了不少银子,杀生丸正在不爽呢,哈哈。”表示她既然身为他的主人,一定会保他周全,锦岁笑着拍了拍意外她竟这般为他着想的青芜,很快便随杀生丸到莫珈之前提及的那些功效也算不错,价格低廉的宝贝货柜前,挑选一些当备用药品。

    “哼,新来的,你真好命。锦岁大人可是很少对人这么好的,你要识相点,好好报答她。”看着那手镯,有些羡慕嫉妒恨的邪见,不由幻想杀生丸某天也许也会这般关照自己,到最后却是淡定地摇了摇头。那啥,还没到睡觉做梦的时间。

    “……那是当然。”默默看着手腕那微微流转着祥和红色光芒,一如锦岁平静随和妖气的手镯,光滑的镯面,映着自己稍嫌阴郁的脸,那表情,分明夹了几分矛盾。

    是夜

    “杀生丸大人,床铺好了,那个,梳洗完就可以就寝了。”花多几个华石,将邪见和青芜踢到仆人房休息,难得记起自身跟班义务,在回到休息房间后,便殷勤为杀生丸铺好床。锦岁在某只狗狗习惯性溜达回来后,笑容可掬地让他先去洗澡。

    “……黑麒麟一族的族长,告诉你破解之法了么?”关上门,金色双眸望向虽笑容满面,但明显讨好意味过重,有某种图谋不轨迹象的锦岁,杀生丸开门见山问她。黑麒麟妖本来便是堕落的神兽,凡是被麟预言的,鲜少听闻会有不准的。既然锦岁被预言今晚必死,若她未问出解决之道,那么剑麒那边,便有会一会的必要了。只是看眼前某死神一脸纠结却不算慌乱的样子,应该是问到解决之道了。

    本来准备好了诸多铺垫,没想到杀生丸如此单刀直入,让锦岁有些始料未及,只得老实相告,“呃……她说,咳,需……需和杀生丸大人更进一步,彻底变化下眼前关系,或许能避过此劫。”尴尬地轻咳了下,不敢看某傲娇脸上会有什么表情,耳根子难得都有些微红的锦岁,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那死孩子,当时还笑得一脸暧昧状,即便说得隐晦,但那不容错辨的小眼神,分明所指是那不可说的事情!嗷,姐不想死,可姐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献身啊混蛋!如果不是当时和事后跟不少人确认过,黑麒麟妖就是传说中的乌鸦嘴,只要是说出的话便必定会实现,她现在用得着铺床等着勾搭某犬妖咩,可是,白哉大人怎么办,她难道真的为了要活命,跟杀生丸……咳,虽然说因为是写同人的,加上她手头就有一篇同人是杀生丸的,加上近距离时常接触,其实她也偶尔时不时拿他来YY些不良场景,但那毕竟仅限于想象,实操方面她半次也木有,就是吃吃些小豆腐神马的,现在一大块嫩豆腐要她下爪,她要怎么下?更何况这块嫩豆腐也不是吃素的!她刚刚被杀生丸问得突然,连修饰修饰都没有,这下想要激起杀生丸所谓雄性的保护欲,让他感觉稍微吃点亏破个处男身救下她一条好命,是跟拯救世界同样级别,估计也很难了,而且还很容易就这么死在他爪下,原因就是她居然敢对他的**,额,不对,是他的身子,额,不对,好吧,果断是对他**图谋不轨,咳~

    “耍宝够了么,锦岁。”早已卸下铠甲,一身白色和服,端坐于与普通大户人家和室无异素雅宽敞的房间内,看着某无良死神时而握拳低叹,时而迎风流泪状,时而破罐子破摔视死如归样,时而忸怩的抽风样,金色双眸闪过一丝兴味的杀生丸,烛火之下平日里拒人千里之外姿态的俊脸,也平添了几分柔和,仿佛那抹霜白,也变得暖眼而近人。

    “过来。”似乎连唇角也带了几分迎人暖意,眉眼之间,却是不见半分厌恶杀气,反而添了几分若有似无的风情,令人遐想万分,连带那双素来金眸,也似也带了点点灼热。

    “诶?!”顾不上纠结,眼珠子都瞪圆的锦岁,居然很微妙地在某块嫩豆腐的脸色读出若隐若现的赞同之意!

    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了……

    作者有话要说:RP地二更了,~\(≧▽≦)/~

    = v = 哎呀,真够好命的改运办法,我都想跟我女儿换了,啧啧~

    而更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是,某傲娇少爷,居然微妙而暧昧地同意了,啧啧,居然真同意了,杀生丸大人,你不考虑考虑多一下咩【喂!】

    咳,当然了,真正戏肉神马在下章哟,娃儿们,敬请期待咩~

    啥,还不懂改运方法是神马意思?来人啊,拖出去抽打五分钟~

    祝大家周末愉快哟~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