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富士八峰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三日后

    “呐,邪见大人,杀生丸大人好像心情不好。()”望了眼自昨天晚上回来后俊脸冰寒度便深了几分,今天持续着低气压的杀生丸。自那夜魂葬后,便命好一直戴着锦岁暂交她保管火瑚链的小玲,不敢问杀生丸身边的锦岁,只好压低声音偷偷询问同样默契地和杀生丸保持一定距离以免被冻气伤到的邪见。看着杀生丸时不时停下来,然后便径直往某个方向前进,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嘘,知道杀生丸大人心情不好就别多嘴,多嘴是要挨揍的。”瞟了眼前方慢悠悠踱步前进一白一黑两抹身影,虽然一个英姿挺拔,一个萎靡懒散,却感觉在柔和的夕照下微妙和谐的邪见,连忙晃了晃小脑袋瓜,他果然要离锦岁大人远一点了。

    “为什么杀生丸大人心情会不好?是因为玉藻大人有事离开了吗?”一脸无辜地望向邪见,小玲把早上帮忙锦岁收拾行李时她给的所谓“猜测”拿来向邪见求证。不过,那时候的锦岁大人笑得一脸……怪怪的,会不会是在骗她呢?

    “啥?谁跟你说的!告诉你,虽然杀生丸大人和玉藻大人有交情,但那家伙最近老有事没事抢风头,又老跟锦岁大人套近乎,杀生丸大人早就想让他滚蛋了!杀生丸大人会心情不好是因为昨天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居然有两个不长眼的小妖敢来抢他的牙……”听到如此荒谬的言论激动得音量不降反而窜高八度的邪见,义正言辞地替自家主人跟那只碍事爱当电灯泡的狐妖撇清关系,却没想到,他这么个声量,在这种山谷,连回声都快有了!

    啪啪啪啪!快得连邪见后悔的时间都没给,果断打得他趴在地上附赠一堆新鲜包子,一脸囧相的锦岁只来得及看到眼前白色身影晃了下,身后便传来邪见挨揍的声音,回神时,某脸盘都快结冰的犬妖,已经站在她身边了。()

    抢他的牙……“噗……”一想到居然有人不长眼打算拔杀生丸的牙,即刻在脑海图像化的锦岁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就被某妖顺便赏了颗爆栗。

    “咳,杀生丸大人,知道对方是谁么?”觉得笑某犬妖居然被人怀疑有蛀牙,还严重到人家看不下去特地跑上门当免费牙医这么杯具的事情不太厚道的锦岁,淡定转移话题,结果让杀生丸脸盘又冻了几分,直接赏了个冰凉的眼神给她。

    啧啧,又傲娇了。淡淡扫过他腰际的天生牙,知道杀生丸真正生气原因的锦岁,摇了摇头。天生牙这种伪圣母刀是不会被妖怪惦记的。昨晚那不长眼家伙敢来抢,估计以为铁碎牙在杀生丸手上,结果不经意间隐晦地狠狠地踩中某傲娇的痛脚,才会倒了血霉。杀生丸可能不会计较……不会非常在意人家敢来肖想他的东西,但却绝对会在意他那个无良老爹没有将他最厉害的剑传继给他这个血统纯正的嫡子这件事。特别是普天之下连阿猫阿狗杂鱼喽啰大大小小妖怪都觉得继承了正统大妖怪血统妖力强大又是嫡子的他继承铁碎牙天经地义,而那把圣母刀却坑爹地在他老爹外头拈花惹草招来的整个犬神族都不承认的人类小老婆所生的某半妖庶子手中!这、也、都、算、了!那个无良老爹还把一救死扶伤的伪圣母刀天生牙随便安给了他。试问完全继承了妖怪血统的他有可能提着天生牙随时随地准备去救人救妖怪吗?感情他杀生丸长了一副圣父的脸?这人生到底是要有多坑爹?他杀生丸到底是要多被他父亲无视才会有这么狗血惨绝妖寰的事情发生?

    所以自杀生丸从他死鬼老爹那接过天生牙那刻起,就注定了某伪圣母刀装饰的命。所幸两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年多少知道这件事的八卦老家伙们该死的都死了,不死也差不多了。()否则跟随他邪见也不会直到最近才知道天生牙的真正能力。而每次被人提起这件事,不管对方有意无意,都是在抽杀生丸的脸,某傲娇焉有不炸毛之理?

    不过杀生丸也是时候有把稍微配得上他的称手兵器了。毕竟毒华爪杀伤力虽好,但这边世界凡是妖怪都有一两件好兵器提升武力值,像他这种徒手打斗,遇到大妖怪还是会吃亏的。话说,杀生丸前两天不是去找那个什么灰刃坊,打造斗鬼神了咩?“杀生丸大人,前几天不是去找灰刃坊铸剑么?今天应该就是期限了吧?”好心提醒杀生丸,毕竟斗鬼神也算是把难得的好刀,能和铁碎牙对决的利刃,别出什么岔子。

    “请杀生丸大人将这事交给我,待入夜三日约定时间一到由邪见取回大人的剑!”未待杀生丸下令,急着将功补过的邪见积极地抢着揽活,一脸恭敬。当然,他没忘了把取剑的时间,推迟到晚饭后。

    “唔,那我们找个地方歇脚做饭好么,杀生丸大人?反正等下邪见去取剑,回来后大人还要试剑的,东西重新收拾也麻烦,要不……今晚就别走了吧?”一脸讨好地望向杀生丸,隐隐带了几分请求的锦岁,实在不好意思告诉杀生丸,虽然他们总是慢慢踱步前进,可身为普通人类的她从早上一直踱步踱到晚上脚还是会酸的。就算有和杀生丸前后相差不到半步几近并肩前进,还能各种视野观赏某犬妖无死角霸气寒气各种泛滥的帅气脸盘这么些个福利。但再帅的脸也不能当饭吃,也不能诱骗她陪杀生丸在接下来的漫漫长夜一直走下去千里追杀昨天晚上那个无牌兼无良的混账牙医……咳,是昨天晚上胆敢派手下来抢他的剑,那个嫌命太长的幕后黑手。

    而且,之前一直固定在营地还不觉得,今天早上杀生丸突然说要走,那些食具和一大堆物品收拾得她要死,偏偏某妖就是个没耐性的。()唔,她决定了,杀生丸要真打算晚上还要走路,晚餐就随便翻几个泡面吃,晚点用牛肉干慰劳讨好下本来就驮了她一堆东西的阿吽,直接由它驮着她算了。反正,她也不算很重哈。

    “……前面有干净的水源。”似乎知道某懒女人的小算盘,同样感觉饭点到了的杀生丸,淡淡丢下话语后便径直向前。

    三小时后

    “杀生丸大人,要喝茶吗?”和吃完饭洗完澡后不久便呵欠连连,乖乖跑去睡觉,完全遵照战国原住民正常作息的小玲不同,淡定表示晚上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的锦岁,看到杀生丸沐浴出来后便熟练到篝火旁把水壶挂上,麻利泡好茶,送到一身清爽的某犬妖面前,眼珠子忍不住往他沾了些水珠稍稍透明的襟口方向溜达。

    “茶要洒了。”似乎不知道锦岁在干什么,只是淡淡出声提醒她泡给自己的茶要撒出来的杀生丸,右手随意地将仍带湿意的银发撩拨到耳后,果然听到某有色心没色胆女人的吸气声。

    “哦。唔,杀生丸大人,你头发洗完没擦干咩,我有毛巾你要不要用。”乖乖放下某娃的茶,发现杀生丸这次洗头发居然连稍微拧干都没,湿哒哒任它披在身后,难得圣母情怀爆发的锦岁说完便自顾自跑到行李处,翻腾出干净的毛巾,拿到他面前。名门盛宠之娇妻有毒

    ……金眸淡淡扫过锦岁手中那条印着一只可爱白色狗仔的浅蓝色毛巾,还有她一脸理所当然准备让他自己用这条毛巾搽干头发的表情,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只是冷冷看着他。

    “额?不需要吗?”被那对金眸看得有些心虚的锦岁晃了晃毛巾,干笑两声,虽然和杀生丸的气质不太搭,不过其实挺可爱的不是吗?

    没有回答锦岁的话,却缓缓将金眸闭上的杀生丸,直接将皮球丢还给某无良女人。()

    !!没想到杀生丸会突然闭上眼,自认对杀生丸还算了解的锦岁,此刻也不免有些迷糊。话说这娃啥意思?懒得理她向来也只是无视而已,这次干脆连眼睛都闭上,该不会是想让她帮他擦干吧?

    刚想到这唯一不合情却合理的可能性,一脸囧相的锦岁虽带了几分迟疑,心里那匹狼却在咆哮,就差没把这激动人心的时刻立马拍照留念上传微博。啧啧,被杀生丸大人的粉知道她有幸帮杀生丸大人擦头发,估计会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呼啸而来吧。

    不,这还不算重点,重点在于,她居然真的有机会亲手摸摸杀生丸大人那漂亮飘逸的银发,而且,擦干头发什么,是要在非常靠近的情况下吧?流泪握拳,她当初跟随杀生丸大人的决定,果断是正确而英明的,这种福利,果断是不会再有了!

    “杀生丸大人,要我帮你擦吗?”试探性地询问眼前静默不语的银发男人,即便美色当前,也不能让锦岁忘记保命的重要性。和杀生丸如此近距离接触虽是福利,但是杀生丸的爪子也是不好惹的,为免无端的美丽误会而害自己被抽飞,询问还是必要的。

    对眼前快变身成狼女的锦岁的试探,某傲娇犬妖并没有回应。然而,却是这无月之夜,本该光华亦随之黯淡几分的纯白,宁静淡寥,更甚冰轮几分。

    “你不说,我当你同意,擦头发了哟。”即便眼前杀生丸本身便已是绝景,但显然更愿意亲手染指的锦岁把泛滥的口水咽下,连手中毛巾都被捏得有些微抖。趁着杀生丸还没后悔,锦岁三步并做俩,就差没瞬步到他身后,跪坐帮他擦干那其实并不算非常湿的头发。

    “唔,杀生丸,你发质很好嘛。”虽然知道帅哥离自己近得不得了,但锦岁很清楚如果她不干点正事同样会被杀生丸抽飞的。小心翼翼帮他擦着头发的锦岁,不禁有些嫉妒眼前这男人,啧,明明比她头发长,也不像经常打理的样子,居然比她发质还好。莫非,杀生丸经常抹什么东西?刚一走神,随手便拉断几根发丝的锦岁不禁囧然,对上回首望向她的金眸。

    “嘿嘿,一时失手,我还以为杀生丸大人的头发会比较厉害,砍都砍不断的说。”越说越觉得这么个说法很欠扁的锦岁,干笑着一脸无辜装淡定。

    “我以为你又接到奇怪的任务,想扯下我杀生丸的头发交差。”看着眼前女人明显在瞎掰的杀生丸,微微扬眉,难得心情不错。

    “怎么可能呢,你头发那么漂亮!就算要交差我也会去砍犬夜叉那家伙的抵数。真是太不了解我了,你说我拿你的头发去卖钱还有可能……”义正言辞状,语气中不乏委屈的锦岁,一时口快将心中曾有过的打算全盘托出,还没来得及换上囧脸,已经遭到了报应。

    啪!淡淡撇回头继续由锦岁帮他擦头发,一颗爆栗便是他最佳的回答。

    “噢!”看吧,当杀生丸大人的跟班福利虽好,但危险系数也很高啊。为免在杀生丸心中本来便不太好的印象跌至谷底,锦岁乖乖帮杀生丸擦着头发,专心近距离欣赏帅哥,不敢造次抽风乱想。

    “好了,舒服多了吧?可惜没有风筒,不然头发干得更快。”顺便拿梳子帮杀生丸本来便很柔顺的银发稍微梳了下,感觉能活着帮素来傲娇小气的杀生丸擦干头发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调戏完帅哥的头发,也近距离把帅哥看餐饱的锦岁,心满意足准备起身,却被淡淡嗓音拦下。“等等。”

    “额,杀生丸大人有事?”咋啦,她打理得不是还挺不错的么?

    “手。”金眸望向眼前女人,没有任何赘言。

    “哦。”还没来得及反应却反射性伸出自家爪子的锦岁,突然想起这个场景有些熟悉。还没等她说些什么,却只见杀生丸的大爪子放在她右手上,离开时手掌多了一枚墨紫色的宝玉,外表如珍珠般光泽圆润,却又隐隐带了些灵力流动。

    “这是一枚妖玉,还未认主,提升本身力量的血液注入之后,便会为你所用。平日只有在你想要使用时才会出现。只要拥有灵力,可将一些零碎的东西装进去,待用时随意取出。”淡淡撇过不远处她那堆锅碗瓢盆和杂七杂八的用品,以及她死活一定要放在阿吽身边由它看守,上次从人类城池带回来的大钱箱,不介意提示她这枚东西的最终用处。

    “杀生丸大人!”两眼放光地望向眼前男人,完全没想到某傲娇犬妖居然会有如此体贴人心举动,送给她这么便利宝物的锦岁,感觉今晚自己果然是人品爆棚。果断将珠子握在手中贴近胸前宣告主权,笑得一脸谄媚地问眼前似乎心情挺不错的杀生丸,“敢问大人,这个珠子能装多少零碎的东西?”

    “不多于富士八峰。”微微扬眉望向眼前闻言笑得一脸欣慰的女人,怎么,她有那么多东西可以装么?

    “果然杀生丸大人给的东西绝非凡品,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杀生丸大人真大方!”狗腿地拍着自家主人的马屁,心情愉快得不得了的锦岁摸了摸小珠子,进一步询问某大方人士宝贝的功用,“那杀生丸大人,它在里面有保鲜效果吗?比如说我放一块牛肉几只鸡青菜什么的进去,也丢了我几件衣服进去,那些肉应该不会弄脏我的衣服吧?或者说我一个星期之后再拿出来,应该也还和一开始拿进去的一模一样,不会坏掉吧?”

    “……”

    啪!

    作者有话要说:= v = 入V更新之二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