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婚约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玲,把盘子端过来。()”翻滚着烤得差不多的鸡腿,淡定接收着某时不时飘过来的冰山视线,和某狐狸大方关注的视线,锦岁先取下俩烤好的分别放在不同颜色的盘子里,刷上烧烤酱,然后指示玲放在不同的食盘里。

    “邪见,过来这边看火。”锦岁瞥了眼另一个火堆上的面,将另外几个架在火堆上烤的鸡翅和鸡腿翻一翻,便过去那边掌勺。

    “是。”狗腿地跑到火架边看着散发诱人香味的鸡翅和鸡腿,邪见吸了吸有些泛滥的口水,小心地挪动让鸡腿受火更均匀。

    “玲,端碗过来。”将洗好的青菜下进鸡汤挂面里,拍进少许胡椒粉,俨然大功告成的锦岁朝一旁候着的玲招手,先勺两大碗由玲放进各自食盘后,便将那锅面小心端下,让玲勺他们三人的份,她则端着排好食具的食盘先给杀生丸。

    “美人还真够偏心的呐,哪有人会先奉食给主人家,再给客人的。”风情万种的双眸带了些许哀怨,定格在杀生丸盘子里那个加了酱料后越发秀色可餐的鸡腿,总觉得他的比锦岁准备分给自己的那个要大得多。

    “嘛,我觉得玉藻大人不算外人,不需太计较才是。”淡淡提醒某蹭吃的‘客人’,她还没跟他要伙食费和因为他的出现结果食材越来越难找的劳务费呢,而且……淡淡扫过他身后那个感觉总会是个麻烦,出场像个女主货真价实的狐狸精,女人天生的直觉,让锦岁第一眼就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厌恶感。

    虽然是云淡风轻的笑脸,但动物的本能让玉藻明明白白感觉到锦岁视线停留在他身后那个意图不明的无明狐妖时若有似无的杀气,不禁唇角上弧,开始期待接下来上演的好戏。()

    “锦岁大人,那个姐姐快醒了,要准备多一碗给那位姐姐吗?”犹豫了许久,作为‘第一个’发觉那只无明狐妖微微翻动身子有醒来迹象的玲,拿着壮着胆子询问踢邪见送饭给玉藻,自己在火堆边看着烤翅鸡腿的锦岁。

    “不用,我相信玉藻大人会好好照顾他的同类的,当然了,如果玲不饿,也可以把你的那份给她哦,晚饭我会煮四个人的份就好。”笑得异常温柔,连声线似乎都洋溢着热情和愉快的锦岁看似圣母,却让端着食盒刚好走到玉藻面前的邪见听到都不自觉地抖了抖,差点把玉藻的鸡腿抖到地上喂泥,还好被玉藻眼明手快地托稳了食盘,完全没料到锦岁会这么明明白白地恐吓玲,满头黑线的两人有些怜悯地望向和锦岁正面交锋有圣母倾向的小女孩,默默腹诽锦岁恐吓幼童伸魔爪掐掉某娃乐于助人良好品质的无良行径。

    “是!”挺直腰板,完全没有错认锦岁和善微笑中那抹微凉的杀气以及言语间实打实的恐吓,玲总算彻底了解邪见为什么那么怕锦岁了。眼前这个女人,是实实在在的无良死神,得罪她,是要倒霉的,无论那人是大人还是小孩。

    “唔,我记得我这次似乎有带糖过来,要是晚上没什么事,就做我们家那边一种有名的糖饴烧给玲吃吧。”连诱带打,本身便是家族里最大的大姐头,从小对付一堆亲戚家小鬼的锦岁,祭出这个时代的小鬼最想吃的东西,果然看到玲一脸向往的表情,淡定表示各式小鬼到她手上都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锦岁大人,盘子端来了。”已经完全无视那只无明狐是在翻滚还是在呻吟,玲乖巧地端着他们三人的盘子等着锦岁分鸡腿鸡翅。

    “恩,把杀生丸大人的盘子先端过来吧。”淡淡扫过杀生丸已经空空如也的盘子,锦岁添了句,把烤好的大鸡腿取下撒了点椒盐,等着玲把盘子拿过来再加烧烤酱。

    闻言,对望了眼的邪见和玉藻即刻行动起来,邪见即刻飞奔准备等吃自己那份,玉藻则开动自家午餐。

    无明狐睁开眼,便是一群人吃得正欢乐,完全无暇管她的场景。虽然知道对于她这个不速之客,他们不会太上心,但是连个关注都没有,还是让她感觉有些尴尬。只得讪讪起身,走到杀生丸面前,跪地而拜。

    “多谢杀生丸大人救命之恩。”起身望向首座上神色清冷的银发犬妖,果然得不到任何熟悉或温暖回应的无明狐,闪过受伤表情,却是强打精神,在锦岁等一行观众围观下,道出自家身份,

    “妾身寐好,东国无明狐妖,奉令堂皓月姬大人之命,请杀生丸大人与妾身返归西国故土,与妾身完婚。”

    “噗……”

    “噗……”

    “噗……”

    咳咳咳……除了玲懵懂还没反应过来,装作吃面却一直竖着耳朵倾听的其余三人都被呛得不轻。()锦岁利索抽几张纸巾收拾自家脸盘,望向似乎被自家老妈打包给了眼前柔弱系女狐,却仍是一脸平静半点不打算更改冰山形象的杀生丸,忍不住佩服地竖起大拇指,结果招来似乎知道她想什么的杀生丸明明白白冰凉视线秒杀。

    “令堂大人?!!”跟了杀生丸那么久,完全不知道杀生丸居然还有母亲的邪见激动地端着面站起来,震惊地望向眼前抛出爆炸性消息的无明狐,不会吧?杀生丸大人居然有母亲?而且居然将杀生丸大人许配……咳咳咳,为杀生丸大人定下了亲事?难道说,杀生丸大人,母命之下,要舍弃锦岁大人,娶眼前这只无明狐妖吗?

    “邪见,你的面撒了。”淡淡提醒某一脸震惊杀生丸有老妈多过杀生丸被许婚的倒霉孩子,你再露出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相信身边没有称手小石头的杀生丸,会很乐意把旁边那块足球大的石头直接砸过来,彻底让你往生。

    啧,就算不知道剧情,正所谓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杀生丸有老妈,有必要那么奇怪么?

    “诶?”在锦岁友善提醒下发现杀生丸大人已经放下碗筷的邪见即刻乖乖坐下,一脸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想的神态装木头人。追夫-冥王去哪儿

    “若杀生丸大人不信,妾身有皓月姬大人赠与信物,大人可辨真伪。”将一串白色佩玉交由一旁匆忙起身的邪见,寐好坦然望入那双平静似乎的金眸,带了几分爱慕与憧憬。()

    “那是她的事,与我无关。”淡淡扫过那件确为母亲随身之物的佩玉,杀生丸望向眼前面容姣好,仪态优雅的寐好。虽为狐妖,却不似玉藻有半分狐媚之气,反倒端庄闺秀,明明是戏弄人心为乐的无明狐妖,一双翦水秋眸柔情无限,似带万千情思,自有一段风流神态,果然是大部分男人理想妻子类型。然杀生丸对送上门的尤物,却无半点在意,直截了当地拒绝了眼前女狐妖的情意。

    “寐好虽是奉皓月姬大人之命前来,然亲眼见到大人神武后,此心难再钦慕其他男子,愿大人不弃妾身卑贱之身,允妾伴大人左右。”恭敬地俯身一拜,碧色双眸望向首座仍旧清冷似水的男子,丝毫不掩爱慕之意。

    恩?她的意思是,之前只是奉了杀生丸他家无良系老妈的命令前来,不是很乐意,但是见到杀生丸美色后,马上就倒戈了么,啧啧,姑娘,你这么注重美色,可是不对的哟,因为美色就轻易倒戈,倒贴赖上某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妖界钻石级别单身贵公子沦落成即将踏入婚姻坟墓的杯具订婚男,完全不顾人家感受什么的,那就更加地不对了哟。完全没有自觉的锦岁对某摩拳擦掌准备对冰山展开攻势的狐狸女摇了摇头表示鄙视,这么老套的手段也拿来用,丫能不能与时俱进点?

    感觉这个追随模式很熟悉的邪见,作为见证杀生丸大人其余两名跟班如何产生的第一顺位跟班,终于明白这个预备中的第四名跟班的追随模式根本就是抄他和锦岁、还有玲的,难怪他怎么觉得总有些莫名的熟悉感,最多就是加了个奉杀生丸大人母亲的命令前来拉划杀生丸大人回去完婚这个算是新借口却完全是旧套路的外壳而已。难怪锦岁大人要这么鄙视,连他都看不下去了。话说新人,好歹换个有新意点的再来好不好?要不抄套路就全抄好不好?哪怕你像玲一样装作被刚刚那个妖怪一巴掌拍死然后杀生丸大人嫌你碍路刚好天生牙又在那里抖个没完,救了你后学玲一直跟着也是可以的啊。

    “邪见大人,好像很激动啊。”完全不知道两位‘前辈’在想什么,只是看着一个摇头笑得一脸诡异,一个激动得握紧双拳站起来却定格始终没说出半句话,玲疑惑望向坐在中间正位的杀生丸,总觉得杀生丸大人心情不太好呢。是因为锦岁大人在笑他吗?

    而且,那位漂亮姐姐还在等杀生丸大人的回答呢,杀生丸大人都不管她么?

    “这样无视锦岁小姐的存在,可不太好呢,寐好。要知道,锦岁小姐,才是一直侍奉在杀生丸身侧的红颜知己哟。”不赞成地出声打破僵局,看似在替锦岁抱不平,实际却将战火直接引向她的玉藻表示数饭之恩也不能改变狐狸爱看热闹的无良天性,笑得一脸无辜地接收着对面显然智商不低的女人笑里藏刀的眼神。啧啧,美人似乎生气啦。

    “锦岁小姐,不是杀生丸大人的随从么?”淡淡扫过完全没有淑女样子,不过是个拥有灵力的普通人类的锦岁,寐好笑得温婉,显然不把没女人味的锦岁放在眼里,“杀生丸大人这等尊贵的大妖怪,除却随从,自然也如玉藻大人所言,应有佳人相随。寐好不才,仅有此愿,望能得大人应允。”是的,她自信眼前男人,不会那么没有品位。

    额,某狐狸,你是不是想被我打回原形剥皮后用千本樱把你剁成肉泥当化肥丫?虽然不把姐姐当做竞争对手是对的,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完全无视姐姐存在,甚至连姐姐是女人这点都给抹杀掉。杀生丸大人,就算你是萝莉控也无所谓,请不大意地一鞭子抽飞这只欠抽的狐狸吧!

    似乎知道一干各摸各鱼的跟班们在开什么小差,也知道玉藻幸灾乐祸准备看好戏的杀生丸,也不正面回应寐好的请求,却将俊脸转向右侧望向心情不佳的锦岁,让所有人包括某无良心都漏跳半拍,以为是要对玉藻刚刚那句话进行纠正或者补充说明,不免意外,却淡淡说了句让众人更加意外的话,“锦岁,茶。”

    “啊?哦。”站起身扫过他那碗因为被寐好打断进餐不曾开动过都有些稠的面条,不由额头挂下三根黑线,莫非某犬妖一直保持沉默,就是因为刚吃下两个鸡腿又没面汤送,于是懒得开口?心里默默碎碎念某犬妖越来越傲娇,少爷脾气越来越重的锦岁,还是乖乖起身往火架边,把一旁原本便煮好准备迟点泡茶的一壶水架上锅,转身去翻行李里这次带来的新茶叶。

    “杀生丸大人,茶。”在‘外人’面前给足杀生丸面子,在他身旁屈膝恭敬将热茶放在他面前的锦岁,刚想起身溜人,却被冷清的嗓音留住,“坐,锦岁。”

    阿咧?顺着杀生丸微抬的玉手所指方向,让所有人再度倒抽一口凉气,邪见更是激动地差点没摇旗呐喊,没错,杀生丸指定锦岁坐下的位置,就在他身旁,相隔不到半步。

    “额……是。”乖乖在杀生丸身侧,接收着寐好尴尬中带着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在心里默默腹诽杀生丸不厚道的锦岁,第一次正规情况下超近距离如此靠近杀生丸,虽然知道是把自己当做挡箭牌了,还是管不住自家眼珠子对杀生丸从脸到全身各种调戏,在看到他绒尾时不禁有些怀念它美妙的手感……咳,锦岁,你要争气点,白哉大人在尸魂界遥感着你,要淡定。

    “杀生丸大人?”虽然感觉有些不妙,却仍旧压下有些扭曲的表情,维持正常声调的寐好,望向眼前男人。

    “我对这种事没兴趣,回去告诉我母亲,不要做多余的事情。”金眸望入眼前看似满脸爱慕的寐好,语调冰冷不带半分余地,映着寐好闻言伤心伏地的身影,剑眉微凝,连带脸色也寒了几分。正待开口,眼角刚好瞄到身边某无良死神又在抽风不知道想什么,一边摇头右手握拳坚定状,一边左手不安分往他身后绒尾靠近,不知为何,心情好了许多。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