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夕阳待归人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啧啧,没想到你这家伙人品不怎么样,运气倒是不错,本来我都料定你这次会毁容到连你妈都认不得了……噢!噢!痛痛痛!嗷!你是不是以为熊猫好欺负啊?啊!额,不对,我不是熊猫,咳,我是刀魂……你、你笑啥,就不兴人家说漏嘴么?!”恼羞成怒的千本樱在发觉锦岁闻言捂着肚子笑得更猥琐欠扁后感觉双颊像火烧般,握了握圆滚滚的熊猫爪,不由悲从心来,再这么被这个猥琐女人逗弄下去,她迟早会真把自家户籍给填成熊猫。()

    “好好好……就算你是熊猫团子,也是贴上千本樱前缀的熊猫,旷古烁今上天下地仅此一只,别人想要还没有呢。对了,我今天中午在外烧竹筒饭,还剩几个竹筒等下拿给你啃啃要不?”不大意地摸摸团子毛茸茸的头,感觉不如杀生丸大人绒尾那般柔软的锦岁在惊觉自己居然又走神想白哉大人以外的美男后不免有些心虚,干咳了下,在团子炸毛后熟练握住它的爪子。

    “嗷!你个死女人,不损我就不自在是不?我变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刀魂不能反抗主人,除却修炼或主人神智被控,对刀魂有恶意外不能对主人刀刃相向,显然锦岁也是吃透了这点,平时逗弄它的时候,完全当它是宠物,没半点争斗之心,让它有力没出使。愤恨地扭过头,这女人是生出来克它的。

    “啊咧,千本樱大人生气啦?”摸了摸毛毛的熊猫耳朵,知道不能太过火的锦岁见好就收,“谁让你前几天我冥想找你,你都给我装冬眠。()想练习连个指导的人都没有,就我现在这点功夫,这次是那条肥蛇刚好得罪了杀生丸,你主人我才顺便得救。要是下次我要真被人家吞进肚子里,估计连□的钱都可以省下,直接就被溶了。”哀怨状望向仍旧不愿扭头看她,但竖起来的熊猫耳仍是动了动的千本樱,锦岁一脸苦大仇深地抚额长吁短叹,“唉,我真是命苦啊,人家穿越我也穿越,人家穿越要移动空间有移动空间,要点石成金就点石成金,没修没练人家主神随便就甩给个全屏秒杀大招撵得原界终极大都抱头鼠窜,亲妈眷顾运气爆棚,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我命苦,别说要追我家那个本命砖都得越界修炼,还要帮妖怪打杂烧水做饭狗腿跟班赔小心,连要修炼还要求着哄着自家刀仆,看人家是否大姨妈了心情不爽利呐!”

    “口胡!谁大姨妈了!我不过是去刀界做做头发护护肤,顺便参加下朋友聚会撇下你几天而已嘛,这不你一有麻烦我就马上赶回来了!害我那天彩甲画了一半就没头没脸地赶回来……干嘛,什么眼神!就是刀魂也是有刀身权利的,前几天是刀界统一休假日,而且你又还没练到万解,普通始解即便我在这里睡大觉你都能使出来的,就是高阶始解,真正需要我的力量也并不多……”

    “其实,虽然你一声不吭就丢下我去自由快活,让我有些不爽,不过,这不是我意外的原因。”打断自家刀仆说漏嘴后心虚絮絮叨叨的解释,锦岁表示身为同样享受法定假期的劳动人民,对于刀魂们享有年休假之类她还是能理解的,特别是刚刚千本樱也说了,除非她使用万解,否则并不需要刀魂全力加持。www.tyjiao.com

    “哦……那你意外什么?”话一出口,千本樱就后悔了。

    “我意外的是……你就这么披着一身熊猫毛去做头发护肤彩甲?”捂住上扬的嘴,锦岁笑得双肩都有些微抖,连带看着眼前用彩色相机也只能照黑白身影的某团子,话说,她家团子该有多爱美才敢以熊猫的身份到刀界美容,和朋友们欢聚一堂?

    ……她就知道某人狗嘴吐不出象牙,愤恨地握了握圆爪,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的千本樱决定不再跟这个抽风女人计较以免降低她格调,“我在刀界会恢复本来面貌,而事实上,我在你面前维持这种可笑的形象的日子,应该也不久了。”淡淡扫过眼前仍旧带着无赖笑容,但眸中坚定却是深了几分的锦岁,千本樱微微一笑,她也没想到,这女人还算是有些潜质的。

    “啥意思?”熊猫眼流露出朽木可雕的欣慰神色是啥意思?

    “记得上次我和你提及,在你遇到必须彻底斩杀之敌时,我会提示你,而后,如果你完成任务,按你和那位大人的约定,除了灵力得到相应提升外,也可完成你未学会的其余死神四技,而一旦你完成死神四技,达到万解水平,千本樱便会完成修复,届时我自然也会恢复本尊。”恩,这次完成选择后,就只剩下两种死神之术需研习,照现在的速度,应该很快便可完成,而按锦岁的潜质和这空间某无良神的有意相助,达到万解水平并不需像普通死神般花上数十年乃至上百年,所以,她还是可以稍微期待下的。()

    对于已然习惯稍稍沉睡都以十年作为计时单位的刀魂来说,低于数十年的时光,并不算太漫长。想到这,千本樱不觉对眼前自家平时抽风关键时刻算靠得住的自家主人也带了几分和颜悦色,搓了搓圆掌一脸准备当个良师的表情,“如何,这次想学什么。”上次锦岁学了瞬步也好,接下来无论选择学斩击、白打都可以提升她的武技,别的不说,在修炼上这女人还是挺有点想法的。

    “哦,那就请教我使用鬼道吧。”完全脱离千本樱思路,锦岁朝呆住的熊猫石像点点头,表示她确定要学这个。

    “……为什么?”嘴角抽了抽,千本樱觉得自己又嘴贱了。

    “……真的要我说?”微微扬眉望着眼前一脸纠结的团子,锦岁咧开一抹无良笑意。

    “算了,想学鬼道就学鬼道吧……其实是为什么?斩击和白打不是更能让你熟悉千本樱,增加千本樱的威力,让你更好地操控千本樱么?”好吧,好奇会杀死一只熊猫。欢喜代嫁:独宠小小新娘

    “我知道啊。”慢悠悠地瞟了伸长脖子等她答案的千本熊猫,锦岁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朝自家刀仆咧开她那口白森森的好牙,“我总得学点其他的,以防你某天真的大姨妈来了爬不起来,或者偷溜去刀界勾搭某个帅哥,我呼唤不能时,可以用一边用瞬步逃命一边用鬼道轰死那么一两个不顺眼的,对吧?”

    技多不压身,逃生技能更是。()这世道什么东西都靠不住,包括自家会爬墙去刀界美容泡仔的斩魄刀。她的小命只有一条,没办法像玩游戏般,可以无论怎么挂都可以原地满血满状态复活。虽然,她觉得如果某无良作者肯给她来个如此玛丽苏设定,她也会摊开手无任欢迎。

    “……”这个混蛋,就知道不能指望这没胆怕死的女人会多有大气的计划,这女人除了追美男这一恶俗目标外,就剩下无所不用其极保护自家小命这一人生追求。圆爪拍上额头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千本樱决定把刚刚那些不切实际的期待丢到虚圈去,下狠手好好‘锻炼’她的主人。

    四小时后

    “那个……锦岁大人?”试探着低声呼唤闭上眼睛静坐许久都没反应的女人,邪见望了望渐渐西斜的红日,大着胆子再走前一步,稍微提高音量继续呼唤,“锦岁大人……”再不醒,等下晚饭做迟了,杀生丸大人心情会变得更不好的。

    “这样都没反应,说是在修炼,该不会是坐着坐着睡着了吧?”看着完全没反应的锦岁,邪见不禁有些纠结,虽然锦岁大人起床气不太好,不过,杀生丸大人的脾气更不好。特别是昨天那场恶斗没有合手武器的杀生丸大人估计吃了不少闷亏,自斩杀巴岩蛇后,便一直心情不佳,时不时看着腰际不曾出鞘过的刀出神。

    说来说去这一切都要怪犬夜叉那个半妖,铁碎牙明明是属于杀生丸大人的,也不掂量下自己一半妖拿着铁碎牙有多浪费,居然好意思跟杀生丸大人抢铁碎牙!而作为被杀生丸大人舍命相救的锦岁大人也不对!在杀生丸大人心情如此低落的时候居然浑然未觉,只顾着盘腿抱着她那把奇怪的刀说要和刀修炼交流,完全不顾死要面子的杀生丸大人的真实感受,无视身为女人必要时刻应充当解语花安慰她所服侍的男人受伤心灵的责任!越想越气的邪见不禁向前拉着锦岁的死神衣袖,

    “锦岁大人别睡了,杀生丸大人心情不好正需要你安慰的时候,你怎么可以……”一睡四个钟头。

    啪!啪!两颗小石块精准袭向邪见脑门和锦岁身后石壁,让原本和某蓄意报复的熊猫团子恶斗修炼鬼道的锦岁即刻警觉醒来,睁开眼却只见某吃完午饭后便外出溜达的银发犬妖踩着一地金色余晖朝她翩然走来,身旁的邪见不知为何正跪在地上哆嗦着道歉,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去做饭。”金色双眸淡淡扫过某抽风女人显然没睡醒的呆样,杀生丸直接踩过絮絮叨叨解释着的邪见,靠着石壁坐下。

    “哦。”伸了伸懒腰活动筋骨的锦岁望了望天,不看表也知道接近饭点的她乖乖起身把千本樱别好,摸了摸乖乖走来的阿吽,爬上它的背去找吃的。

    话说,她记得当时一开始某妖明明说过自己的食物自己负责的,什么时候她变成他杀生丸的煮饭娘了?

    两小时后

    “锦岁大人真是的,今天怎么那么久都还没回来。”随手丢多一块木头添添火,从锦岁出发后便自动自发准备好的木材,顺便生火的邪见摸了摸开始咕咕叫的肚子,望了望那轮即将沉下的红日,总觉得红得太过鲜艳的晚霞有些不详,不禁喃喃道,“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沙!衣料轻微摩擦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让邪见有些意外,望向徐徐起身的杀生丸,以为吵到他休息的邪见忙不迭挺直腰板道歉,“打扰杀生丸大人休息实在万分抱歉,只是锦岁大人平日外出……”

    “风传来了气味,”纯黑鬼魁靴停于河岸边,金色双眸望向锦岁之前离开方向,“是那抽风女人血的气味。”靴尖一点,白色身影翩然跃起,脚下妖云急速形成,不再赘言的杀生丸径自向那片森林飞去。

    “诶?杀生丸大人……”呆呆望着余晖下那向来不沾半点温度的白色战袍,似乎亦被染上淡淡暖意,不再是孤高而令人畏惧的存在,却更为,可亲了些。

    “看来,我最近要和锦岁大人保持一定距离了。”惊觉自己最近越来越有类似锦岁的抽风想法,邪见摇晃着脑袋,把刚刚那种奇怪的想法丢到天边,杀生丸大人一直都是冰冷而强大的存在,才不会对锦岁这种非人非妖的半吊子死神,有任何想法。

    他邪见,坚定地相信以杀生丸大人的眼光,是不会对一个一无是处没半点大家闺秀端庄气质的抽风女人有好感的!

    咕咕咕!已经被锦岁养娇的肚子适时响起抗议声,让自信满满的小妖怪陷入纠结状态。在想要个温柔端庄高贵但估计会十指不沾阳春水最多只会搓饭团烤小鱼的主母,跟就算只给几根白萝卜都能做出四五种花样菜色跟着天天有口福却抽风无良没女人样的主母之间,夕阳之下,独自苦恼。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