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夹攻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露宿,还可以好好地吃顿饭,又可以在屋檐下睡觉,真是太棒了。()”一脸幸福地用着晚餐,戈薇突然感觉生活无比美好。

    “戈薇小姐,之前一直都露宿吗?”早已放下碗筷吃完饭在喝茶的锦岁一脸疑惑地看着吃顿普通的家常便饭也满脸幸福的戈薇和一旁埋头猛吃的狐狸小妖怪,话说,他们之前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也不是一直拉,就是比较常露宿。”被锦岁问得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角落里某小气半妖似乎越发不爽的戈薇斟酌着字眼。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老让你露宿。”在看到锦岁不赞同的目光后越发不爽地撇撇嘴,抱着铁碎牙倚在墙边的犬夜叉脸拉得老长。

    “抱歉,我问了不该问的事了吗?”听出犬夜叉言语中火药味的锦岁缩了缩肩,无助地望向戈薇,似水美眸有着隐隐泪光。

    “没关系,别管他。呐,犬夜叉,你最近是不是有些偏激啊。”不知道犬夜叉在别扭着什么的戈薇白了他一眼,安抚着失忆后似乎性格也变了许多,活脱脱一名娇弱的贵族小姐的锦岁,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相识不久,但她还是喜欢锦岁那懒散无良的样子,总觉得现在的她少了些……气质?

    “因为是靠弥勒君才可以住宿,所以就不喜欢么?”七宝圆溜溜的大眼望向独自生闷气的犬夜叉,果然看到老实孩子犬夜叉被说中心事的糗样。

    “切!”

    “那个,戈薇小姐,弥勒法师,是很厉害的法师吗?”提到弥勒便想到之前被妖怪追赶的情景,脸色有些苍白的锦岁望向戈薇,连带双手都有些微抖。()

    “不用怕,锦岁,犬夜叉和弥勒法师很厉害的,一定可以帮你除掉那个妖怪的。”一看到锦岁无助的表情,想起之前她肆意妄为样子的戈薇越发愧疚,好生安抚着。

    “切,你要是相信那个好色法师就惨了,实话告诉你,白天追赶你的妖怪气息还在附近,不想死的话,就不要随意离开走远。”实话实说的犬夜叉果然成功吓惨原本便非常不安的她,却也换来戈薇不满的呼唤和七宝都不赞同的白眼。

    “我回来了。”做完祛除仪式回来就感觉气氛不太对的弥勒,看着锦岁小姐畏惧不安却又踌躇欲言又止的样子,无辜地眨眨眼,他不过是走开了下,发生了什么事吗?

    “辛苦了,弥勒法师。”

    “喂,弥勒君,我是怎样也不能认同,你每到一个地方,肯定会找最豪华最大的房子说有不吉之云的做法。”有些狐疑地看着眼前的不良法师,这也太巧了吧?

    本来想直接说说谎是最简单的办法的弥勒在看到锦岁同样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后,轻咳了声,笑眯眯地回答,“那是因为富贵人家容易招人妒恨,所以不吉之云也最容易聚集。”正所谓为富不仁嘛。

    “是么?你……”还未等犬夜叉说完,感觉大地开始剧烈晃动的他停下争执,脸色稍正他凝神感觉,不禁脸色微沉,“有很巨大的妖怪朝这边过来了。”切,是早上那妖怪的同伴么?

    “那么,我们快逃吧!”自不断加强的地面震动感到那妖怪巨大而速度极快的弥勒一脸正色的颔首,准备撤。()

    “喂,这不是吃完就跑么?”微讶地望向表情再认真不过的弥勒,老实孩子犬夜叉感觉自己三观正在接受挑战中。

    “因为很大,战胜不了,很危险,太勉强,自杀行为来的。”完全不认为有任何错,秉承不逞匹夫之勇原则的弥勒实话实话。

    “你这个坏家伙!”果然是不折不扣的不良法师!

    “那个,弥勒法师,这样好么,我们自己跑了……”怯怯地提出疑问,虽然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但感觉这样跑了很不仁义的锦岁小声问着。

    “放心吧,锦岁小姐,无论妖怪再厉害,我都会保护好你的。”诚恳地拉起锦岁的小手捧在手心,弥勒一脸正色,“这一切都是为了保存实力,为了……”

    “有四魂之玉的气息!以很快的速度接近我们!”原本劝弥勒最好不要打锦岁主意的戈薇在突然感觉到四魂之玉的气息后直接出声,让两人神色稍变。

    “哼,自己送上门来正好,省得我到处找!”提起铁碎牙的犬夜叉顿时干劲十足,准备前去会一会那个巨型妖怪。

    “既然是四魂之玉,看来稍微乱来也是必须的!”褪去一脸无赖表情的法师比犬夜叉更快,直接提着法杖迎击。

    “喂,弥勒!”不喜欢人家在他前面的犬夜叉不满地赶上。

    “我们也去吧,锦岁。”拉着一脸畏惧的锦岁准备跟上他们的戈薇对抱着柱子不敢出去的她有些无奈,一跺脚干脆直接恐吓她,“跟在犬夜叉身边还有他们保护我们,不然等下白天追你的那个妖怪再来,我们就死定了。()”

    “不要!”果然被恐吓后乖乖松开柱子的锦岁,被戈薇拉着跑出了房子。

    比山坡更为巨大的黑爪搭上山脊,巨大的牛角妖怪出现在不知发生什么事情聚集在空地上的村民面前,果然将村民都吓跑了。

    “那是……杀生丸!”定定望向一轮圆月下,端坐于巨大牛角怪肩头的白色身影,犬夜叉剑眉微皱,遇到麻烦的家伙了。

    “是杀生丸!锦岁,是杀生丸!他来找锦岁了!锦岁你记不记得他?犬夜叉,杀生丸是来找她的!”完全忘了自己立场的戈薇在看清来人是谁后,不但没有往日的厌恶,反而有些感动的她完全陷入自己的小剧场,开始无限畅想杀生丸和锦岁一妖一死神两人的罗曼史。看不出那个杀生丸虽然冷酷无情了点,但是对于所爱的人还是很在意的啊。话说,霸道残暴的男人无论对谁都冷酷无情,却将所有感情都给了所爱这种设定什么的最有爱了!

    “白痴,你高兴个什么?”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在这么残酷的现实面前不得不承认他老哥变成妖界大情圣的犬夜叉没好气地吼了吼自刚刚开始就一脸兴奋的戈薇。就算杀生丸是来找锦岁的,都能让这么没血没泪的男人亲自出来找了,足以见锦岁在他心目中地位。可是某人又记不记得锦岁失忆是因为谁,还有他们根本是势不两立?她就确定知道锦岁失忆事实的杀生丸不会新仇加旧恨把他们一群人都给抽死?红楼之逆天纵情

    “他,是来找我的?”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端坐于高处盛气凌人,一身白色华服在月华沉浸下显得温柔无比,却又让人感觉到不可忽略的霸气与杀气的银发男子,锦岁微微红了脸,心里难掩欣喜,不禁在望向他时,也多了几分期待。()说到底,女孩子对于白马王子模式的追求,是没什么抵抗力的。

    “恩?啊啊啊啊……杀生丸大人,下面那个女人,不是锦岁吗?”侍立在杀生丸身边,本来也是一脸傲慢表情看着下方的邪见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认出站在戈薇身旁衣着华贵红色和服,妆容艳丽的女子,竟是锦岁那个女人。啧啧,看不出这女人打扮打扮,还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还是杀生丸大人的眼光好。恩?不对,为什么锦岁会跟犬夜叉他们在一起?看着锦岁难掩哀愁却又含情脉脉地望向杀生丸,有些扛不住的邪见搓了搓手臂,望向身边仍旧一脸淡漠的杀生丸,脑袋灵感一闪,莫非知道杀生丸要找犬夜叉他们算账,所以锦岁被犬夜叉那群家伙提前挟持当人质了?

    这些家伙,未免也太大胆了!居然敢威胁杀生丸大人,不行,他一定要跟杀生丸大人说,“啊,杀生丸大人!”未等邪见说话,白色身影亦翩然跃下,一如众人所料,朝他们……不,朝锦岁而来。

    “喂杀生丸,先声明,她失忆不关我事……哇!”看着杀生丸真的朝他们而来的犬夜叉想撇清关系,却在始终一脸淡漠的杀生丸在半空便微抬泛着熟悉的绿色光芒的右手后心生不详,果然,完全打破传统少女漫画预期行为的杀生丸直接袭向犬夜叉,淬毒右掌击向地面,恐怖的腐蚀性毒液直接袭向众人,让众人乱滚带爬狼狈往后奔逃数十米,才避开那连地面都腐蚀出数米宽大坑的恐怖毒气。

    “杀生丸大人居然……是有把握锦岁一定能逃开么?”坐在牛角怪上同样意外的邪见擦了擦额头的黑线,不,他个人觉得,那纯粹是因为杀生丸完全无视了锦岁的存在,或者说,杀生丸大人那敌我不分的性格,就算对方是锦岁,也不会有任何差别待遇。碍眼的,都会被灭。那啥,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在上面老实呆着好了。

    “呜……你不是说他是来找我的?”公主梦完全破碎,差点还被梦想中的王子毒杀的锦岁咬着小手绢眼泪汪汪哀怨地望向同样惊魂不定的戈薇,她喜欢帅气王子,但她不喜欢爱毒杀自己恋人的变态王子。

    “这……”不知怎么安慰眼前完全进入被恋人辜负芳心破碎状态的锦岁,戈薇不禁恨自己多嘴,怒视前方被打上薄情郎标签的杀生丸。她刚刚想错了,果然像杀生丸这种没血没泪的男人是不可取的!锦岁对他多好,那时候被自己……咳不小心推下崖还惦记着他,拼命用刀挡下犬夜叉的铁碎牙的攻击,杀生丸这家伙居然这样对她。越想越怒的戈薇不禁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冲上去给他几拳。

    “戈薇小姐,这是?”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的弥勒决定还是问清楚情况后再行动,因为感觉前方跟犬夜叉对决的妖怪,似乎跟戈薇他们是熟人。

    “他是犬夜叉的哥哥,是锦岁她的,”在看到锦岁完全低沉表情后有些不忍的戈薇狠狠地瞪了远处那抹白色身影一眼,“跟犬夜叉不同,他是真正的大妖怪。”

    “是犬夜叉的哥哥?”有些惋惜地看了身旁的锦岁一眼,弥勒不禁暗暗叹了口气,为什么他身边的女人都有主了?

    “还是老样子没变,那么迟钝。”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众人带入什么角色的杀生丸看着犬夜叉一脸怒气要砍了自己的表情,微微挑眉,看来得到铁碎牙以后,稍微让原本只懂得逃命的他,稍微有点胆量了嘛、

    “杀生丸你个混蛋,都说了锦岁失忆不关我们事,就算你要迁怒,干嘛连自己女人也一起毒害进去?”不爽地望了望跟着戈薇他们趴在不远处观察战况一脸被遗弃表情的锦岁,被激起莫名同情心的犬夜叉不禁恶声恶气地质问眼前向来冷血的兄长。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是不是管太多闲事了?

    “那个女人是死是活不关我事,再胡言乱语你就可以直接死了,犬夜叉。”平淡无澜的声调,让人听不出主人的喜怒,却让人十分清楚他的话不带半点折扣。连扫一眼某人存在都懒,金色双眸淡漠望向被梗得一时无语的犬夜叉,直接说出今夜出现的目的,“废话少说,我要你腰间的铁碎牙,你是要拔刀,还是要乖乖双手奉上?”

    啪!一行人连带站在高处的邪见都石化龟裂,不可置信地望向没半点开玩笑意愿的杀生丸。话说,他不是来找锦岁的么?既然杀生丸说他的目标是铁碎牙,也就是说,遇到锦岁根本在他意料之外,而且遇到了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不同,换句话说,其锦岁对他而言其实什么都不是?

    虽然知道杀生丸此行目的,但一直觉得锦岁和杀生丸之间有着微妙感觉的邪见不禁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瓜,突然觉得上次杀生丸大人仅仅赏他几个爆栗子实在是太仁慈了。

    “呜……”被戈薇诱入错误思维方向,由悲情公主变成弃妇,已然入戏太深的锦岁当场就哭出来了。声调之哀怨凄厉,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太过分了!”忍无可忍完全忘了自己立场的戈薇直接站起身,准备找某个没血没泪的家伙算账,这样对一个女孩子,太过分了!

    “等等,戈薇小姐,我来!”虽然好色却一直秉承善待女士的弥勒虽不知道实情,却也隐约自戈薇的话语中猜出七八分的他同样忍无可忍,决定给杀生丸一个教训的弥勒拦下戈薇,朝原本便已剑拔弩张的两人走去。

    “那弥勒君要小心。”目送弥勒的戈薇朝锦岁点点头,“放心吧,弥勒君和犬夜叉会帮你讨回公道的。”既然杀生丸打的主意是铁碎牙,那么只要弥勒法师肯出手,等下犬夜叉就能少吃点亏,还能教训那个杀生丸,简直是两全其美。

    “桀桀桀,这样好么,就把她们留在后面,连个看守的都没有。”沙哑扭曲得令人难以忍受的恐怖嗓音自锦岁和戈薇身后响起,让原本前方准备开打的三人有些意外,转身望向将巨大狼牙棒横在两个女人面前,面目狰狞散发着令人恶心气味的妖怪。

    原本便已经十分不利的局势,在恶妖加入后,让犬夜叉一行人陷入了困境。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