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81章 游魂台上彷徨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哒、哒、哒……不疾不徐的脚步声,似远而近,回响在黑甜梦乡之中,似引领,似催促,让原本已经沉眠于死国的灵魂,亦开始渐有苏醒的迹象。

    “唔……”自胸口,隐隐流动着银色的光,仿佛牵扯着难以忘怀的痛楚,让锦岁亦忍不住微微皱眉,加上那变得有些烦人的脚步声,让她心意烦乱,却又无力挣脱这满目所及的黑暗,似乎沉重得无法动弹半分的手脚,更令人颇感无助惊惶,锦岁尝试了几次,却都无法挣脱着束缚,只能任由那不断自身边响起的脚步声,一次次响起,让她分外彷徨。

    她在哪里?

    为何自己无法动弹?

    而她……又是谁?

    ‘锦岁……你的名字,叫锦岁……’微弱,却是这诡异空间之内,除却那奇特脚步声之外,唯一的声音。

    “我叫……锦岁?”听着那声音,似带了一声浅浅叹息,让锦岁莫名感觉到心口位置,钝钝的疼痛。死去而归入幽冥的灵魂,会忘了很多的事情,但熟悉感,却让她感觉非常难过。仿佛自己遗忘的,是非常令她难以忘怀的事。

    “锦岁,随我,前往死神之国吧。”自胸口传来的剧烈疼痛,令锦岁骤然睁开双眼,却见无穷无尽黑暗中,在远处无数犹如星光摇曳烛火映衬之下,一袭九重樱和服,形貌昳丽,若月下华樱般令人一眼难忘的黑色长发男子,正静静地望着她。

    “你是……千本樱。”几乎本能唤出眼前男子的名字,仿佛他与自己,已经密不可分,有一些快得令她无法捕捉的影像,自脑海闪过,犹如走马观灯,在记忆回闪中,出现一抹白色身影后,竟令心再度疼痛难忍,泪,无声无息流下,却是全然的陌生,完全不知是因何而流。

    “早就告诉过你,使用禁术,必须舍尽一切,包括你所爱之人,这样的情况,你不该是早有觉悟么?”看着锦岁面容不见悲喜,却泪流难止,千本樱轻叹一声,将自己所有赌上,拖延辟风灭世之举,本来该是连同自身情感都一并舍弃,未曾想,她对杀生丸的执念,竟已经深沉到禁术亦无法完全剥离。

    “你已经死了,留在这里,只能随这里的魂一般,重归轮回,但是,神州之气已近尾声,必经一番调整,你又在此犯下弑神重罪,届时只怕你连只动物都当不了,只能不断轮回受苦。我将归死神之国,你既已舍下这里一切,死神灵体你也早已修成,过往一切不可追,随我离开吧。”虽然破坏了规定,自己会被刀魂界重罪判罚,酷刑加身一百年,但,这也是他眼下,唯一能为自己主人做的事情了。

    到了尸魂界,以锦岁的潜力,再度成为死神不过是时间问题,届时,或者他们主仆二人,还有再会的一天。

    “走吧。”见锦岁未动分毫,知晓她先前开启禁术,因强行接受过多力量,灵体被冲击过度,现时神智仍旧未完全恢复,千本樱无奈,往锦岁额心一点,强行注入一些灵力让她稍微回神,却是让同样灵体耗损过度的他差点无法站稳,稳了稳神,带锦岁离开离魂之阶,往另一处幽暗所在而去。

    无数捧着灵魂灯的神州众魂,依然漫无表情,一个跟着一个,继续行走于仿佛无尽延伸的众魂之阶上,小小灯火闪烁,远远望去,犹如一片流动的星火之河,然灯火明灭间,不时有灭了灵魂灯的灵魂,来不及发出半分声响,便跌下众魂之阶。

    “啊……”看到一抹灵魂在灵魂灯灭后,摇晃了下便跌入台阶下方深不见底的黑暗中,逐渐恢复一些神智的锦岁,本能地伸出手,想要救他。

    “看来你到最后,倒是真的修成死神了。即便忘却了所有,对于拯救众生灵魂这一死神信条,依然有所坚持么。”拦下锦岁的手,千本樱看着锦岁原本不见悲喜的脸,多少带了几分担忧,不由唇角微扬,“不用担心,每个灵魂轮回之时,都有一盏灵魂灯带他前往该去的地方。为众生行大善牺牲的纯洁灵魂,灵魂灯的灯火,会带他们前往神州仙境,化为仙灵或灵株神兽,超脱轮回之苦,没害人没做坏事的,偶尔帮助别人的,也会再度为人……你别看我,你那么无良,我看真让你走众魂之阶,估计你撑死走到畜生廊道的猪渊就会掉下去,哎呦!”本来想着趁锦岁无良吐槽的千本樱,没想到逐渐恢复神智的锦岁,下手一如既往快狠准,竟然毫不迟疑地赏了他一枚爆栗。

    “打俺干啥?”这么快就恢复了?不是吧?灵体打灵体,也是会痛的哈。

    “说我坏话……该打……”锦岁依旧无神空洞的黑色双眸望向万份意外的千本樱,一脸理所当然。

    “……真不知道你是恢复了还是没有。”嘴角微抽地看着傻了大半依旧无良的自家主人,哭笑不得的千本樱,认命转身,继续带锦岁前往死神之国。

    “他……是谁?”无穷无尽的黑暗中,只有千本樱身上隐约流动着樱色光芒,似刃若花,让锦岁感觉分外熟悉与安心,很自然而然地跟着千本樱走。但她总记得,那抹白色身影,也经常站在她面前,叫她安心,很自然而然地追随。

    “……他叫杀生丸。”

    “杀……生丸……”喃喃地念着似乎不曾听过的名字,却是如此的顺口,原本模糊的白色身影,那人的面容,竟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心口的刺痛感,却是更加强烈。

    “这是当初他为了救你暴走妖化时,留在你身体的异界妖玉殊愿珠,这次你砍辟风,没有因神力冲体魂飞魄散,靠的便是它,里面,似乎还留着杀生丸的一些意念。”身为死神半身,同样受惠的千本樱,对于杀生丸,自然也颇有好感,却是帮锦岁将殊愿珠召出来,趁着她未到死神之国,彻底洗刷掉记忆前,让她最后怀念一次。

    “保护她!”流动温柔白色光芒的白玉,似感应到主人的心意,回应的,却是当初杀生丸向殊愿珠许下的愿望。没有任何前提、条件,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心愿,要殊愿珠在他杀生丸不在锦岁身边时,保护她。

    “……”原本止住的泪,再度不自控地留下,锦岁拉住千本樱的衣袖,面容竟逐渐浮现急切之色,“他在哪?”

    “他已经回到他的世界去了,是你送他离开的,你忘了吗?你要去哪里?”见锦岁竟转身打算重新回到众魂之阶的游魂台,千本樱拉住了她。

    “我要等他。”

    “他已经离开了。”

    “我要等他,他一定会回来!”再度回到游魂台上,握紧殊愿珠的锦岁,闭目而立,竟是执念一起,便不再变更,任无数游魂自身边经过,步上众魂之阶,满目苍然,脚步,却不愿再移动半分。

    神州

    “如果你不打算救辟风,那锦岁你们谁也带不走!”好不容易,异界之门打开,除了杀生丸之外,还来了一个更加靠谱的昭禄圣君,眼见辟风复生有望的碧玉天戈,毫不犹豫拦在一脸不乐意的昭禄面前,一代女神,恶霸起来更加凶残。绝版杀手快收藏

    “……我是受烛九阴的请托,来救锦岁而已,其他人生死与我无关。”挑眉看了看也算他们魔神级别的碧玉天戈,却是没多少将她放在眼里,昭禄手一甩,拒绝得毫不犹豫,“何况,我不认为身为魔神,竟被规则算计成这般狼狈的你们,有什么资格,向我求助。”

    “哼,掌生与护生,你我所修天道本就不同。若非有烛九阴,只怕到了神州,你也说不得这般大话。你所掌之界,与吾等所掌相比差距如何,你自清楚,昭禄圣君。”毁界灭则掌众生,是最快成为本界之主的办法,若当初他们两人有此意愿,神州规则,早已被两人所掌,又怎会被规则算计到这般地步,终究是他们心慈,不愿让众生因他们而覆灭罢了。

    “哼,那又如何?我不救,辟风就算神魂不离,神体不灭,照样是死。”一眼便看出小小结界之内辟风情况,被嘴巴不饶人的碧玉天戈一挑衅,颇有些炸毛的昭禄一甩手,表示谈判就此破裂。虽然他也从来没打算谈判就是了。

    “那你们两人就等着被五境十界嘲笑两大魔神竟然连一介凡人都救不了吧。锦岁乃我神州之民,受吾等灵气,你想救,也要有她的魂!”单手一拂,扭动的空间化雾镜,却是映照出众魂归处,却见立于游魂台的锦岁,面容不见悲喜,似在等待着谁,“看来,她倒是对你们挺有信心,可惜,她信错人了。吾等乃神州始神,昭禄圣君,知晓始神的意义么。大陆所生,汪洋所长,皆受吾等妖力滋润所生,灭任一生灵魂魄,不过吾等一念之间。”所以,她从一开始便明白,辟风故意放任小泥人杀伤他自己,为的便是换取她醒来,否则神州,根本没有谁能杀伤他们两人半分。

    “看来你是有意挑起两界大战了,碧玉天戈?”

    “有何不可?没了辟风,要灭你昭禄圣君,我一人也绰绰有余!”

    “冷静,现在根本没有我们插嘴的份,杀生丸,静观其变。”见杀生丸一看到锦岁魂魄,不顾一切想上前,同来的天道拉住了他,示意他冷静点,静等‘转机’。哎呀,这时候,他真的是分外怀念烛九阴大人将昭禄圣君克得死死的二与霸气侧漏的搅局本事……咳,是杀伐决断~

    “……”很清楚天道在暗示什么,下抿的唇极度平伏,却清楚只有烛九阴劝得动昭禄退让,看着游魂台之上,锦岁孤漠身影,双拳紧握。若非天道明确告诉自己,天生牙不可能救活锦岁,关键还在昭禄圣君和碧玉天戈手上,爆碎牙早就出鞘了。

    “天道大人,这~”大神之间剑拔弩张,没啥自觉的跟班们,却是相处得颇为愉快,身为从来就是实力最差最弱小的人族之王靖武,不知何时溜达到天道身边,不着痕迹地塞了一张奇怪的卡片给他,明明是初次见面的两人,一递一收,却是熟稔得很,显然早有默契。

    “没事,等烛九阴大人前来,这件事就能够圆满落幕……乾和呢?”看着眼前穿着当初由胤私下请求与自己一会,定下约定的乾和穿着同样人王华服的小鬼,闻言眼神黯了黯,天道微微挑眉,“照当初约定内容,你们除了负责制造混沌仪,并不需要做其他事情。”

    “天道大人不要误会,不是乾和先王不相信你,而是身为人族之王,眼见母神因庇护神州受天罚,吾等岂能不为所动?华天礼赞本来便是身为人王该为之事,所有进入祭坛的人族都是自愿的。何况,吾等本来便对神州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这只是我们一点赎罪的心意。”靖武何等聪慧,自然听得出天道言语间几分不快,连忙解释,以免惹大神身边红人不爽。何况,这次如果没有天道在一旁穿针引线,只怕神州和人族,早就灭了好几回了。

    “……自己造的孽,含着泪也要把它啃完么,倒也有几分觉悟。”很清楚人族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部分是真心希望救活碧玉天戈,一部分也是希望任何异变之后,两位始神能够惦记他们这么一点微弱的付出,给他们一个赎罪机会,不要将他们完全灭绝,心如明镜的天道,也便不再多言。

    “烛九阴到底去哪里了?”见不远处两名好歹也算一界之王的魔神,你一言我一语打嘴仗,动不动就拿锦岁的魂魄开玩笑,杀生丸金眸闪过几分不耐,若非此次锦岁有望得救,只能倚靠烛九阴的面子,让昭禄出手,这两只魔神他五十年内都不想再见半面!

    “哎呀,有人负责救人,就得有人负责砸场嘛。我猜,也差不多了。”望了望不知不觉中彻底变成诡异暗紫色雷电密布的天空,天道笑得颇为无良。

    “说人话~”跟一旁因牵挂锦岁安危,憋着一口气死忍的杀生丸不同,自刚刚就一直当个忠实听众的眉栩,柳眉微挑,表示她听不懂,请尽量简单点翻译。

    “为何烛九阴能轻易便搞定战国那边的规则,你知道不?”见眉栩一副呆到深处自然萌的表情,天道叹了口气,“因为他是操纵时空之神。”

    “然后?”丫,直说会死?最讨厌就是这群爱弯弯绕的聪明人了,每次都让她感觉心塞~

    “所以,任何空间规则,面对能随意更改时空,一念间便足以在不灭境情况下毁了规则重建空间法则的魔神烛九阴,都只有举手投降的份。”当初对间妖界的规则也颇感棘手的昭禄,便是因为恰巧路过间妖界的烛九阴,随手帮他驯服了规则,才结下了这般的孽缘。

    “不解决这边规则对灭神州的念头,就算复活了锦岁,以她对母土的眷恋,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所以,烛九阴前往神州规则所在,跟他们‘谈判’去了。”烛九阴欢脱的时候欢脱,但好歹是上古魔神,看事情,自然是深远许多。

    “可是,神州可比间妖界大多,就我感觉,这边可是有两种规则存在呢。”虽然身在异界,怎么说也是空间管理者,眉栩想说,要是他们觉得神州跟战国那弹丸之地的规则一样好欺负,那就想错。

    “哈,你放心好了。万物相生相克,而烛九阴,就是专门克空间规则的,何况,他的时空至宝,还意外地失而复得了。”虽然,他实在想不通,就算烛九阴再强大,怎么会白目到连他纵横五境十界的宝物都给丢了。

    “啥玩意?”

    “一颗他到处乱丢的珠子。”

    “……是不欲珠。”听出天道意有所指,很快反应过来的杀生丸,得到天道的肯定。

    “没错,就是当初我拿……咳,锦岁自紫羽凤凰手中赢得,烛九阴说是他童年抱枕的那个。”天道忍着笑意提醒杀生丸,烛九阴其实欠了锦岁很多人情,以后可以多多利用。不过,在他看来,锦岁那女人,压根就没打算跟烛九阴客气就是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