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77章 寻君三千年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快速找到本站请搜索: 【】初始

    吾……是谁?

    与往日通过感应灵气不同,第一次睁开所谓的眼,清晰地望向眼前他所见唯一的光华所在,也是他自拥有意识开始,便一直臣服的所在,他的主人。

    “吾之兵器,浑天戈,如何,还适应这能自在活动的躯体么。”似乎带了几分笑意的女音,夹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与力量,一如既往,令人不觉臣服。

    “汝,吾之主人……不该,将吾点化,助吾,超脱物形……”

    “哦?吾以为,汝会很喜欢。”天底下,有多少灵器做梦都巴望着能突破界限,超脱物形,想不到自家的倒是挺特别的。

    “器灵突破界限,便无法再如当初专一,浑天戈,即便毁身重铸……不如前,对主不利。”即便首次说话,并不非常连贯,却是颇为中肯直接。

    “哈哈哈!吾倒是不曾想过,吾之浑天戈,超脱物形拥有躯体之后,不仅长相不俗,言语亦令人心生愉悦。无妨,浑天戈,吾解放你,便不会再将汝化为灵器。吾已在汝躯体铸造之时,将神血注入汝之心脏,除非有人能杀得了你,取得汝之心血,否则浑天戈永世不现!从今往后,吾依旧是汝之主人,但汝不再是吾之兵器,而是吾之臣属!”

    “……”毁了自身最厉害绝对服从的兵器,退求其次,要一名不知是否永远忠心的臣下,这并不是他记忆中那名精明主人该有的行为。正确来说,只要稍微点智商的神,都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除非是跟‘他’有关。

    “向吾立誓,无论任何时候,都不对辟风出手!若汝重归化为浑天戈,则在汝触及辟风之际,亦是浑天戈毁灭之时!”果然,美眸微眯的碧玉天戈,不给已然成型的自家灵器有半分迟疑时间,便要他立下重誓。

    “主人……”

    “向吾立誓,吾不想亲手毁了你,这亦是汝获得躯体自由的代价!自此之后,舍弃本名,世间再无浑天戈!”

    “吾,敖广,向吾主碧玉天戈立誓,无论任何时候,都不对辟风出手!若吾重归神器之身,伤及辟风,浑天戈将彻底碎裂不克复原,永世不容于神州,此誓天地共鉴!”淡淡看过一旁被碧玉天戈揍得满头包到现在都爬不起来的经纬灵甲,为自我取名的器灵敖广,显然比另一名更早拥有灵性的器灵更懂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

    “很好,今日之事,谁敢泄露,哼哼~”

    “阿碧,浑天戈发生什么事了!”感应到浑天戈气息变化,着急赶来的辟风,却见一名未着寸缕,拥有犹如海藻般黑长卷发的男子,面无表情站在碧玉天戈面前,不由微微皱眉,下一刻,单手一挥,随手将天际彩霞化缎,做了云衣裹住了男人躯体。无他,只是不喜阿碧看其他异性罢了,即便对方是……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辟风意外万分,望向了一脸慵懒,似乎还带了几分疲惫,分明动用过神力的碧玉天戈。

    “没事,我嫌无聊,把浑天戈超脱物形,改名叫敖广了~”

    “(⊙o⊙)…阿碧,你把浑天戈化形了,就没兵器了。”经纬灵甲虽拥有自我意识,但到现在,他也没让它完全超脱物形。虽说这片土地上他们两个人跺跺脚都能灭掉一大片,但没有谁会因为自己很强大,就把自己随身兵器给炼化成形了啊。

    “哼,谁让你那天跟经纬灵甲通灵占卜之后,就一直避着我。这龟壳每天都只会咋咋呼呼的,我没人使唤,无聊得很!”理由不止理直,而且气壮!

    “我那是……刚刚感悟到灵力晋升之道,顾着、顾着修炼不小心冷落你了。没事,以后不会了。想要什么,我帮你去取就是。阿碧,你还是把浑天戈给……”

    啪啪啪!耐心用完而懒得费神应对辟风的念念叨叨,经典的暴力模式全开!

    “啧啧,几天不打,上房揭瓦!都说他以后叫敖广了,以后不准提浑天戈三个字。此后要是敢再躲着我,我就只使唤他了。走,我饿了!”一把拉过被她揍得鼻青眼肿的辟风,蛇尾一摇一摆的碧玉天戈,与完全没意见的妻奴离开了。

    “啧啧,竟然要你发下这样的毒誓,果然跟碧玉天戈认识的,都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虽然,我不认为这样就能改变那日辟风占卜出他最终将死于浑天戈之下的命运,但看在她还算有良心的份上,本灵甲就大方不予计较,好心替她掩盖这件事吧。”仍旧是龟壳外表的经纬灵甲,围绕在仍处于状况外的敖广身边,却是语带嘲讽,“不过,浑天戈,不,现在该称呼你为敖广了。虽然被逼着立誓,不过,你也得了一些好处,比如说,现在的你,终究是自由了。”

    “自由?”

    “是的,无论有没有主人的存在,你都是自由的了。”器灵与臣下的区别,又岂止是一副躯体。

    “为什么?”

    “呵呵呵,因为你已经拥有了天底下最麻烦,身为灵器最为致命不想要偏偏又是唯一能助你超脱物形的‘心’啊。”

    “心?”单手附着在这副躯体唯一一处死穴,主人特地提取神之心血助他超脱物形后在他体内所化之物,正在温和地跳动着,似乎在告知自己,的确是与以往有所不同。

    但经纬灵甲所言,最麻烦与致命,又是为何呢?

    千年之后

    “拥有吾之心血与一成神力,加上碧玉天戈原本留于你体内的心血,现在的你,已是近神之躯。即便是碧玉天戈灵尾所化的胤,也永远无法达到汝之程度。”

    “辟风大人,特地趁主人休养断尾伤势,要我前来,赐我神力与神血,不知有何用意?”

    “我将说服碧玉天戈,斩下吾之四肢作为支撑神州天柱,待吾陷入沉眠之后,好好照顾你的主人。”修复神州之后,那些不甚驯服的巨妖,届时指不定会对同样力量消耗过度的碧玉天戈出手,除了经纬灵甲,他还必须再留一个保障。制霸高中

    “为何?”保护主人,自然是他的责任,但他不明白,为何辟风会由着碧玉天戈这般任性妄为。瞎子都看得出这片土地毁灭是迟早的事情,他们两个已具备越界离开的力量,即便碧玉天戈一时兴起想继续留下,若辟风强行要求,她未必不会不同意。

    “因为这是她的愿望。”向来最怕疼的碧玉天戈,竟然愿意断灵尾创出胤用于专门负责掌控神州地脉,可见她是真的喜欢这片大地。

    “……吾永远是主人利器,永远为主人击碎任何障碍!”

    “很好,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以碧玉天戈为第一考量。”

    “是!”

    补天后

    “不可能的,主人竟然因补天而死!这……等辟风大人醒来,我们要如何交代?”

    “……不用交代。”

    “敖广,你什么意思?”

    “一旦辟风大人醒来,发觉碧玉天戈大人竟因补天而死,必定会毁了神州。不能让主人牺牲白费。”虽然,他还是不能理解为何碧玉天戈为何会这般护着神州,喜欢她捏的这群小泥人,不过,只要是主人的希望,便该守护。

    “你该不会是想……”

    “辟风大人,该在碧玉天戈大人再度出现之际醒来。”若是碧玉天戈真的死了,那么,辟风也没有醒来的必要了。

    在和胤瞒着其他三人封印辟风之后,已完成补天的众人便各自散开。掌中央殊印的胤,割舍不下碧玉天戈的那些小泥人,留下照顾,其他三人遵照辟风指示,前往镇守神州三方,而自己因力量已远超其他四印成员,不需原地驻守,开始了数千年游历,看遍了众生,却一直无法解开获得重生时,关于心的疑惑。

    辟风与碧玉天戈,赐予他心这项物体的两位主人,应该是拥有心的。但拥有心,真正该有的感觉是怎样,他却无法体会。

    ‘小敖广,看在你我都摊上不靠谱主人的份上,告诉你,最好放弃你执着想要寻找之物,因为一旦你寻得了答案,也是你毁灭之时呢。啧啧,这是什么可悲的卦象,简直比我那个永远活在将被挚爱所杀阴影下的妻奴主人更可怜。’

    即便很多年前,经纬灵甲便告知自己,寻觅所谓的心,只会招致杀身之祸,但他还是想知道,他那两位主人,为何会为彼此,做出令他不解的牺牲。

    是因为所谓的情么?

    看着当初窃得碧玉天戈一点神血的小泥人,竟在灾后神州逐渐繁衍壮大,不少泥人,竟也拙劣地模仿着两位主人的举动,将所谓的情爱挂在嘴边,让他颇感好奇。也曾试过化身普通人类,游历人间千年,但最终看到的情,却是如同泥人身躯般脆弱不堪。

    终究是泥人,即便机缘得了神血,开了灵窍,又得胤庇护,却终究仍是不脱劣根么。

    直到倦了尘世瘴气的他,移居漠北恶地百年之后,那天闯入的不速之客,让他对于泥人,开始改观。

    ‘你就是传说中威胁神龙村村民上百年来不断进献童男童女的恶龙么!’那日,在洞府内发呆自己,意外发现上古玄石所成的石门被一剑劈开,一名长发长膝的修道者,逆着光,持剑斩龙而来。

    更令他意外的是,那面容俊秀的修者,竟然真的毫不客气地趁着他发愣的时候,直接出手劈他。

    泥人的寿命是很短暂的,即便超越界限,成为所谓的近仙,在神看来,也是脆弱得很,偏偏,这执拗不逊的人,一旦决定要走的路,就算断头死路,散尽修为也在所不惜,让他颇感意外。

    这一留心,却是三千年的不解纠缠。

    在修者为了救世,散尽修为,重归轮回时,他在修者魂魄,留了一滴血。而后,如大海捞针般,自芸芸众生中,寻觅着固执的修者转生,随他游历人间百态,成了他的新游戏。其实,他只是好奇,重归*凡胎的修者,是否还如当初一般,为了所谓的众生,轻易舍弃所有。

    但他不曾想过,修者每一世,都活不过三十五岁,便因各种救泥人的缘故,舍他而去。

    而他,每次都不肯出手,仿佛因被舍弃而不甘般,袖手旁观,甚至有不少次,特地将救人与独活的选择权,提前交到他手上。而后,看着他毅然转身,留下要自己等他回来的傻话,离开前去送死。

    只是,游戏越到了后面,不安与期待感却越发浓厚。他已经无法分辨,到底修者选择哪一项,才让自己满意。是否,也有哪一天,修者终于也倦了守护苍生,转身寻觅自己呢?

    “呵,敖广,这次,换我寻你了。但愿你不要太会躲,我可没有你那么好耐性,也没那么长的命,等不了你三千年……”待天罚紫雷落下,便脱了这肉身,去寻那尾呆龙。

    轰!无数狂雷巨电落下,本该落诸十恶不赦的救世者之身的天谴之罚,竟被一股无形犹如大海般深厚灵力拦下,温暖而令人安心,犹如安眠之羽,护住最后一丝坚持。

    “……”几近不敢置信得睁圆了眼,被护在身下的叶鸿年,想转身看看本该被自己亲手击杀的敖广,却被他圈入怀中,遮了眼,避过了最后的天罚,亦错过了此生最后一面。

    “痴儿,吾乃神器,又怎会有魂魄可寻呢……”淡淡的一声叹息,是遗憾,或是喜悦,已不甚重要。

    他终究,还是寻得了,自己的心。

    咔!完全失去神器光泽的浑天戈,应声碎裂,风化消散于天地。

    “敖广啊啊啊!” 位你提供最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更新 【】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