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66章 始神的最终决定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这就是空间管理者的职责,至于为什么我们会被选上,说实在的,我也不清楚。但空间管理者,原则上是不能插手空间内部的历史变化的,我们主要负责剔除影响命运轨迹不允许的变数。有关我们之前的记忆,在步入管理者的神茧之间后,便被封印了。

    碧玉天戈不忍神州崩解,生灵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甚至灭世的既定命运,所以骗我过来玩后,便将我扣留在这,又在杀生丸过来找锦岁后,强行斩断了两界纽带。杀生丸是我界重要命运楔子之一,有他在此,可保神州无灭世之虑。但若杀生丸身死,会导致我界崩解。所以,空间规则为了修复异常,竟将我界与神州自行合并。谁知犬夜叉和桔梗竟然也过来这边,而碧玉天戈也因为干涉了命运既定轨迹,被剥除了管理者资格。不过,你手上那个龟壳,是碧玉天戈当年唯一带入神茧之间的随身之物,想来,你对于她,应是十分重要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眉栩,乖乖将管理者的秘密都告知了连丢个眼神表关注都懒,自回来后,便一直坐在碧玉天戈床前观察她情况的辟风。当然了,好歹也是混了那么久的空间管理者,怎会看不出辟风对碧玉天戈的重视程度,眉栩自然也能在话语间穿插点私货,至少消消辟风对于碧玉天戈当年失约的怒气,顺带对她态度也好一点。虽然,她觉得,辟风根本就没生过碧玉天戈的气就是了。

    “……不是龟壳,是经纬灵甲。”左手握着碧玉天戈的手,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灵气异常的辟风,剑眉微拢。显然,比起碧玉天戈忘了他这件事,她的无法苏醒,更令他在意。

    “额……”明明就是龟壳嘛!虽然被一旁的天道拉了一下袖子,适时收回自家感想的眉栩,颇有眼力见地闭了嘴,没啥义气地丢下尚在昏迷中的碧玉天戈,乖乖跟着天道出去了。

    摩挲着右手掌心的经纬灵甲并不硬涩的触感,似乎告知着自家主人,这数千年来,自己颇得另一名主人爱护。辟风望着依旧沉睡的碧玉天戈,却是不由一声轻叹,“即便忘了所有,你仍是想护界,即便人类不知天悯,自贱自轻,你仍不舍么。”身为始神,自知天命。当年早已提前预知神州有灭境之难的两人,以他们当时修为,自可脱离此境,另觅居所。可惜碧玉天戈执意逆天护界,自己为了不让她因此受天谴,才特意舍弃原身四足与八成灵力,成护界四印让神州灵气不散,担下逆天重罪,方有此后这数千年的‘沉眠’之罚。只是,他不曾想,在他沉眠之后,神州竟出现天崩之危,让强行练元补天的碧玉天戈,犯下更重的逆天之罪,却不知因何成了空间管理者。

    “你护苍生,苍生又何曾感念半分,珍惜半分。”为了救这些不知悔改的愚蠢人类,受天命惩罚到这般程度,那些个泥人,又有哪个感念过她的付出?反倒将她舍命护下的神州,折腾成现在这般境况,更令这数千年来受人类屠戮的生灵化为众生怨念攻击她这造出泥人的‘始作俑者’。积攒了数千年,无数枉死生灵形成的庞大的怨念,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在不伤及她灵体情况下完全消除。若非自己收回四印,神州原先便早已坏死灵气尽失的沿海土地自然崩解,沿海近十分之一的人类,首应了天谴,抵消了部分怨念,而她身为空间管理者的神格护体,经纬灵甲又在她身边,只怕碧玉天戈,便不止现时昏迷这般简单了。

    “天地玄黄,经纬吾掌,赦通天命,灵感四方!”将灵力源源不绝注入经纬灵甲之内,辟风念动咒语,却是准备使用经纬灵甲最令众神羡慕的异能。虽然,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想使用就是了。

    “唔~主人啊主人,你终于想起我了咩~人家睡得好久好久啊,呜呜~”只见通了辟风灵气的经纬灵甲,却似小孩子般,弹来弹去,撒娇着想往辟风怀里钻。

    “乖,我遇到了难题,想找你解惑。”似乎对经纬灵甲的性子颇为熟悉,辟风右手托着流动异彩的经纬灵甲,难得好声好气。

    “咦,啥事,说来听听。我这必有解方!”显然被辟风带了些示弱意味的话语取悦,经纬灵甲满是猫咪被顺毛得非常满意的口吻,连问题是什么都没问,就慷慨应允了。

    “如何消除众生怨念?”

    “……哦呵呵,我还以为你找我是想叙旧来着,辟风,搞了半天,还是为了那个恶霸女啊!哼!”原本小孩子撒娇的声调,骤然变成一带了几分嗔怒的明艳女子嗓音,连带灵甲周边流动光泽,也暗淡了几分,眼见便要再度归于沉眠状态。

    “怎么,你也不知该如何消除么。哎,我明白,毕竟你也不是万能的,虽然过了这么久,我以为你总该,没想到你……”不但没啥长进反而退步了。

    “什么话,消除千生怨念这么简单的事情,本灵甲怎么会不知道!但我就是不爽那个女人,经常欺负你,还老把本灵甲当小船用。哼哼,辟风小鬼,别以为激将法对本大人有用。”老气横秋的嗓音传来,满是对自家主人使用这般小伎俩的不屑。

    “恩,不知道就算了,我去让玄武的龟壳褪下来占卜试试好了。都是龟壳,或许他的能找到办法也说不定。”好像完全没听出经纬灵甲嘚瑟又爱买关子等着人哄的意愿,辟风不动神色地说出让经纬灵甲炸毛的话。

    “喂喂~”这不是明着挑战他龟壳中霸主的地位,削他面子么!

    “行了,没你什么事了,去休息吧。”

    “啧!用碧玉天戈灵血,祭慰众生怨念,而后,用你灵力,赐予他们实体。剩下的,应该不用我说了吧。哼!”再度变成小孩子嗓音的经纬灵甲,严重不爽。

    “辟风大人,不可啊,一旦让这数千年来被人类祸害的怨念成形,届时人类……”从刚刚回来,便乖乖在一旁当背景的胤,一听经纬灵甲的提议,不由大骇出声,本想上前阻止,却被辟风深若寒潭的双眸定定望入,不由心脏一缩,竟似窒息,而辟风不过稍稍怒气稍扬,滂湃的神力已犹如铺天卷地的巨大波涛般冲击而来,让胤瞬间跪倒于地,动弹不得。

    “胤,你的意思是,这本来便是人类造下的恶业,就因碧玉天戈是始神之一,便活该由她承担是吗?”

    “这……我不是这个意思……唔……”被未曾消减的神力碾压得连跪立都无力支撑,散去大部分灵力用于维持神州,原本便颇为虚弱的胤,完全无法挣脱那恐怖力量所形成的威压,只得匍匐在地,拼命喘着气。否则下一刻,只怕连他肺里空气也要被这恐怖压力悉数挤压而出,窒息而亡。

    “你觉得,碧玉天戈对他们付出的还不够么?不懂得感恩与畏惧自然的生物,神对于他们,不过是满足他们永无止境的贪婪,代替他们挡灾的高大泥像罢了。你跟那些泥人在一起那么久了,难道还不清楚么。”冷眼看着狼狈趴在地上的胤,对于他这般忘本言行,容忍程度已经到达极限的辟风,淡淡出声,“想清楚自己的身份,胤,你是碧玉天戈灵尾所化,我才会对你这般宽容,但若你早已忘了根源所在,我也不介意现在便散了你灵神,让灵尾再度回归。你应该很清楚,我有不止一种办法彻底消除众生怨念。让人类面对众生怨气,承担他们本来便该担下的后果,已是我最大底限的宽容。”

    就在辟风言语间,胤的躯体,乃至灵魂,都被有意收紧的神力紧紧缚住,整个人犹如陷入辟风股掌之间,只消辟风稍稍收拢掌心,胤便神形俱灭。而辟风的话语,更是令胤无地自容,难以反驳。

    终究,是人类自己做下的错事,后果,自然也该由他们来承担。自己悲悯人类即将面临的残酷与困难,而当初自认为万灵之长的人类,肆意妄为,对众生灵犯下各种恶行时,又岂有半分怜悯与悔意?

    “切,不知好歹的小宠,手肘往外拐,根本不知道众生怨念的厉害。即便碧玉天戈是始神,完全失去神力的她,若非有我经纬灵甲结界之力,加上辟风这痴情白痴输了近五成的神力给她,早就被众生怨念彻底腐蚀神体,没命那都是轻的,哪能像现在这般没少块肉安稳躺着。”适时充当板砖的经纬灵甲,毫不犹豫地砸向胤,彻底拍醒他,灭了他最后对人类的半分怜惜与立场。

    聪明如胤,很清楚经纬灵甲为何会说被众生怨念缠上的碧玉天戈,死还算是轻的。一旦碧玉天戈被众生怨念操纵,汲取神州灵力,成为执行天谴者,以碧玉天戈的武力,加上辟风绝不可能跟她动手,届时人类只有被彻底灭绝,众生怨消,才有回归平静的可能。

    相比之下,诱骗众生怨念脱离碧玉天戈躯体,让怨念冤有头债有主去找那些作死犯下恶业的小泥人,消除怨念,也应验了必经的神州天谴之劫,是现时伤害率最低,也是最合理的办法。

    何况,对于辟风而言,现时碧玉天戈因为小泥人作死昏迷不醒已经让他非常不爽了。若是碧玉天戈有什么差池,只怕现在仍在克制自身怒气的辟风爆发起来,不用众生怨念出手,辟风便会一爪子直接将神州拍成散饼下海。

    胤想了想那恐怖的场面,不由可耻地默了。

    “经纬灵甲,不能用我的血么。”完全无视胤的小动作,辟风半打着商量询问经纬灵甲。都是神,效果应该差不多吧?

    “不行不行不行,是你造的小泥人还是她造的小泥人?你当积攒了数千年的生灵怨念是那么好糊弄的么?”

    “……那你变化吧。”见正好眠中的碧玉天戈,满是不舍的辟风,叹了口气,却是让经纬灵甲恢复本身。漩涡

    “……嘤嘤嘤嘤,数千年都不见你使用本大人,一使用居然是给这女人放血这般小事,辟风你这个妻奴,被虐狂!等着碧玉天戈醒来揍得你满头包吧,哼!”娇嫩的萝莉音,带着几近抓狂的不爽,但终究数度灵光耀动,却是变成了一把刃身隐隐流动着极度压抑灵气几成龙吟低鸣的上古斩神名剑载川,落入辟风手中。

    而在握住载川同时,辟风亦全身着上流动暗金色光泽的太乙神铠,天神临世而御万物,被泽神州。顿时,天地万物众生,皆感受其圣洁而浩瀚之神力,涤罪而平戾,令人震撼而慑服,伏地而拜,莫不遵从。

    “始神碧玉天戈,私造泥人,粗心落神血于其上,致泥人窃灵气开窍,而成万物之长。其后虽因护众生犯下逆天之罪,被流放于外,无法管控泥人,以致其肆意妄为,祸害苍生,却难脱始因之罪。吾,始神辟风,以碧玉天戈之灵血,祭慰众生之怨,愿借一成神力与众生灵之怨力,施罚降罪于犯下恶行者,吾也将遣地狱众狱吏,待罪者落入地狱,再施重罚三甲子,望众灵,点到为止,毋枉毋纵,若妄杀无辜,则众灵亦将受天谴!”利刃挥落,在碧玉天戈手腕划开一道血口的辟风,见众生怨念颇识时务地同意了他的提议,徐徐自碧玉天戈身上脱离,化为黑色光团,辟风心念一动,引碧玉天戈一注灵血注入黑色光团之中。而后,强行将自身一成神力化为神源之石,投入光团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力量了,有灵体了,我们可以去找那些该死的人类算账了,哈哈哈哈哈!多谢辟风神成全,哈哈哈哈哈哈!”骤然变大的黑色光团,直接冲出寝宫,随后在夜空中炸裂,犹如流星雨般射向神州各地。顿时,不详而令人战栗的强大怨念之力,充斥整个神州,在这动荡不安的时刻,添了令人绝望的恐惧。

    “复!”引出众生怨念撤离,辟风即刻用自身灵血修复碧玉天戈被载川割开伤口,而后,右手平摊,接住恢复原貌的经纬灵甲,方想上前,却是一时灵气窒塞,虚汗直冒,显然已经承不住连番神力消耗,不由剑眉微拧,却是硬撑着往前看碧玉天戈的情况。

    “辟风,你……”没想到向来强悍的辟风竟衰弱至此,让胤颇感意外。

    “啧,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当初为了碧玉天戈那恶霸女想留下神州,白白舍了自身八成修为化为四神印这么白痴的行为也就算了。偏偏还有不知感恩的白眼狼趁着你沉睡下死手封印你,若不是恶霸女有点良心,在你陷入沉眠的时候,偷偷将自身一半神源心石投入你体内,护你神躯不灭,单是压在你身上那么多分量的杀气石,又封印了这么些年,早将你残存不多的神力吸收殆尽,只怕连身形都要灭了。偏偏四印最后只寻得三个,还要被某吃里扒外的借几个小泥人的命扣了你近三成的神力用来保存这片烂地。得,总算办了件吐气扬眉的,拆了一圈本来就已经快掉入海的烂地。结果一见到碧玉天戈,不但把她当年的神源心石还给她,还将你本来就不多的神力匀了大半给她,现在为了骗那些众生怨念离开,又分了一成力量给它们。啧啧,这七除八扣你现在还能维持着躯体不散,还真是好本事哈。”再度恢复刻薄成熟女声的经纬灵甲,似乎对自己居然会摊上这样呆的主人,分外不爽,却又更似在夹枪带棍刮着某‘忘本’的白眼狼,臊得胤无地自容。

    “……经纬灵甲。”似轻叹一声,又似不耐身为始神的悲催史被自家通晓天地的灵仆悉数抖落出来,自刚刚解除众生怨念后,便不再言语的辟风,淡淡一唤,却让经纬灵甲难得有点心虚。

    “啥?”额,虽然辟风一遇到碧玉天戈就没办过一件像样机智的事情,不过,好歹是自家主人,刚刚当着他的面狠踩他痛脚什么的,是不是有点过了?

    “碧玉天戈怎么还没醒来?难道是众生怨念还有残存?可我已经用天照法眼检查过了,并没有异常……还是你算错,失灵了?”根本没鸟自家龟壳絮絮叨叨,也没空理会兀自坐在地板上忏悔自家行为的胤,自刚刚便一直在关注碧玉天戈身体状况的辟风,直接望向已然石化的经纬灵甲,正准备要它好好重新测算天命。

    =皿=!“嗷!辟风你这个呆子!这辈子就是被碧玉天戈欺压的命,别想翻身了!哼,我就偏偏不告诉你,省得我跟你一起丢脸,哼!”似乎被气得不轻的经纬灵甲,灵光数转,正打算离开,结果却被辟风单指一点,术法便直接化为绳索,圈住了小小龟壳逃离的企图。

    “到底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她苏醒!再不说,我就直接把你当龟壳给敲碎了当补品熬汤给碧玉天戈喝!”经纬灵甲是当年他在洪荒神域机缘巧合以自身鳌鱼甲练成,不但能通晓天地万物,卜天命改天运,化为斩神断界神剑载川,还有一个令众神口水的功效,便是,它本来便拥有充沛的灵气,是不可多得的上神补品。

    “你你你!这么没良心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就为了一个妞连你自己命器也不要了,何况她又不是受重伤,她是因为天罚好不好,我……”

    “天罚?给我说清楚,我没有那么多耐性!”虽然是威胁之语,但若经纬灵甲执意不肯,那他也不介意拿它给碧玉天戈补身子,以后他耳根也能清净点。

    “当年你们不肯重新另外找个空间当居所,执意留在这块烂地,还阻挠了既定天命,所以你堂堂始神辟风才会被人欺负骑到头上封印了数千年,而碧玉天戈则被封了记忆,被空间规则驱使成为空间管理者,为它服役数千年。你封印被解,是既定的天数,就是要你出来得知碧玉天戈‘身亡’的消息,抓狂灭了作死的小泥人,毁了神州,履行数千年之前既定的天命。但空间规则没想到,即便记忆被封印,再次知晓神州将毁的碧玉天戈,竟然还是选择了用她自己的方式,干扰了既定的命运轨迹,所以,才会降下这般天罚。”

    “什么样的天罚?”

    “规则已经被你们玩坏了,所以,它将神州的未来决定权,放在你手上。而碧玉天戈,则必须接受惩罚,沉睡一万年。”

    “……这是哪门子的惩罚,到底是在罚辟风还是在罚碧玉天戈!”原本已经化为背景的胤,实在忍不住吐槽。睡着的人根本不会痛苦,倒是活着的人,必须活生生再熬过这万年的思念岁月。不就是改改天命什么的么,至于吗?

    “你以为睡着了就没事了?哼哼,恶霸女正在梦境中被空间规则所化的洪荒诸神砍杀呢,无休无止的战斗,别说上万年,要不是辟风这呆子把那么多神力输入她体内,又除了众生怨念,即便碧玉天戈天生便是战神,元神也撑不过千年便会完全消散……额,妹的,说太快了!”本来经纬灵甲咬死不想松口说的事情,被胤的话一激,都说出来了。

    “什么!经纬灵甲,马上告诉我,如何唤醒碧玉天戈!”本来便担心的辟风,闻言完全失了理智,已经完全不想理会神州灭不灭,难得以命令的口吻,要经纬灵甲告知方法。

    “……还记得,很久之前,你第一次与我通灵时,为你和碧玉天戈占卜未来时,我告知你的‘预言’吗?”似乎感知到它主人心绪,难得流露几分不舍的经纬灵甲,徐徐告知自当年预见到自己死亡一幕后,便一直被挚爱所杀的阴影笼罩的辟风,“事关空间规则,我无法感知全部,唯一知道的,便是碧玉天戈的苏醒转机,就在这里。”

    “是这样……那又有什么困难呢。”单指轻轻拂过似乎好梦正酣的佳人睡颜,没带半分犹豫的辟风,眼帘低垂,却是盖住了本来心绪,淡淡朝一旁预感不祥,打算劝他不要胡乱尝试的胤下令。

    “胤,传令给人王,不需多费唇舌向我求饶。众生怨念与地狱众吏,对人类造下恶业自有公断。看在碧玉天戈份上,无论任何方式,只要在三天内,能进得中央殊印神殿伤得了我,或令碧玉天戈苏醒,证明泥人有成为万物之长的资格,尚有存在的价值,神州极北之地,供‘无辜’泥人栖身,吾不再为难。否则,三天之后,人类不存,神州残半,吾将亲自执行天罚,为碧玉天戈赎刑。”这恐怕也是空间规则将神州未来决定权,交给他的最终用意。

    “……是。”唇线几度弯平,终究说不出半句规劝的胤,行礼领命。神州与人类,已经欠下两位始神太多,任谁也无法再行劝说。

    “今日经纬灵甲所言,已超过你所能得知,望你守口,否则,吾等尚且无法摆脱空间规则约束,其他人会如何,你自斟酌。”未来,他已经无法再护任何人周全。

    “胤明白。”

    “退下吧。”褪下戎装,依旧一袭黑底红绣上古华服,长发未系天神礼冠而随意倾泻于质地极好的衣料之上,只是,本该犹如黑色流瀑的秀发,竟开始掺了不少白发,让胤心生不祥。

    “是。”天人出现五衰征兆,可不像普通人出现几根白头发那么简单,难道辟风……似乎明白什么的胤,不敢置信望向正端坐床沿静静照看碧玉天戈的辟风。

    虽与碧玉天戈同为始神,但实际上,辟风修为比碧玉天戈高上许多,否则也无法单凭一人之力,便撑持神州这数千年岁月。但除了碧玉天戈,辟风向来吝情,亦不曾真正在意过这同样属于他的神州万物。足以倾绝天地的力量,至尊高贵的身份,与碧玉天戈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烛火映照之下的两人,静谧而安宁,似乎不过是人世间一对最普通不过的情侣,却早已容不下任何物件相隔。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