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59章 上古秘辛

本章节来自于 [犬夜叉同人]锦岁 http://www.zilang.net/29/29995/
    ads_wz_txt;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520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520xs.Com


    “脚变成龙吗?厉害,怎么办到的。”作为外来客的犬夜叉,表示锦岁的话容易接收多了。一脸神奇地望向闻言后满头黑线的敖广,感觉分外不可思议。而其他人,也随后对敖广君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一时间,偌大客厅,弥漫着诡异而宁静的气氛。

    “呵呵呵呵呵!外界来的小朋友爱说笑了,风流潇洒气质无双如我,怎么可能是辟风那家伙的脚变成的呢!看到我华丽的异色双眸没有,那是本龙神继承了碧玉天戈和辟风两人力量的最佳证明!”被锦岁那句话砸得一脸血,加上犬夜叉一脸看神奇物种的表情补刀,向来自然最能维持风度的某龙神也淡定不来了,忙不迭手忙脚乱地解释,连声音都拔高了两度,就是在旁人看起来,有种莫名的心虚感就是了。

    “碧玉天戈是谁?不是脚,难道你是龟壳变的?”难得见向来最臭美爱形象的敖广吃瘪,叶鸿年一扫之前被这货堵心的郁闷,浓眉微挑,却是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嘤嘤嘤嘤,阿年你怎么可以这样看我!我长得那么帅,那么华丽,怎么可能是龟壳变的!算了,本来这种上古秘辛是没多少人有资格知道的。但为了我的形象,为了正视听,我便告诉你们这片土地的秘密好了……”见众人闻言,皆将注意力转移,连犬夜叉也摇了摇绒耳表示洗耳恭听后,敖广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不由深深吸进一口气,俨然即将进入话唠模式,“很久很久以前……”

    “说、重、点!不然明天你就等着‘恐怖真相!传说中的青龙竟是鳌鱼一脚所化!’这样的帖子上XX鬼话!”跟青龙搭档已久,叶鸿年没等他尾巴翘起来就知道这货又要开水了,毫不客气地掐断了他的前奏。

    “……咳咳,实际上,神州之上五大神印,是当年由碧玉天戈和辟风这两名上古大神所造,中间的殊天神印,用于维持灵气运转,锁住整片神州的地脉,不至于分崩离析。而东南西北四神印,则用于隔绝神州灵气外泄,自上而下支撑神州,维护大地平衡,不至于倾斜入海。简单来说,就是神州大陆就像一片放海上的脆苏打饼,又容易沉又容易脆,偏偏上面住了不少随随便便就能压塌一座小岛的上古妖怪,外加越来越多的人类,皆依靠灵气生长。如果不是五神印储备了当年碧玉天戈和辟风两人大量的神力,加上经常抽取妖仙们那点微弱的灵力凑数,早就不够用了。而神印的守护神,则是在神印完成同时被他们创造出来,用于管理神印的。在中央殊天神印完成后,我是第二个被创造出来的,却也是唯一一个由碧玉天戈和辟风合力创造的守护神,继承了两人的力量。恩,聪明的孩子应该猜到了,殊天神印的力量属于碧玉天戈,四方神印则是由辟风提供的。当年辟风使用力量过度,在神印完成后,便陷入了沉眠。而碧玉天戈,也就是后世尊称的女娲,在完成殊天神印后,发现原来天柱出现了缺口,便炼了五色彩石用于补天,谁知道……”

    “石头不够补,所以她便牺牲了自己么。”锦岁非常顺口地把故事接下去,女娲补天的故事,只要活在神州上,就没多少人不知道。不过,她总感觉哪里不对。五个神印,辟风童鞋就贡献了三个半近四个,搞得自己得沉眠,后世也不曾怎么提及他的功勋。相反碧玉天戈才造了一个半,虽然后面牺牲自我补天也很伟大。“但为啥后世只记得碧玉天戈,也就是女娲,却没多少记得鳌鱼辟风呢?”

    “很简单,当年碧玉天戈最初是打算用她自己的躯体去建神印的,反正她是蛇神,身体长得很,切一段虽然疼,好歹也死不了。中间的殊天神印,就是由辟风切她的蛇尾,灌入灵力所化的。但实际上,痛楚远远超过她的预计,负责切尾巴的辟风看不下去,便化为原型,让碧玉天戈砍下自己的四足,完成四方神印。完成的同时,辟风也陷入了沉眠。愚蠢的人类,当时只在远处观望,看到的自然是变大后的女娲挥斧砍下大鳌鱼的四足了。”正史就是这么被扭曲的,所以说,眼见也不一定为实啊。

    “额……”虽然两位大神舍弃自身拯救神州令人很感动,但是,锦岁本能地觉得,辟风醒来后会炸毛,其中一个原因,估计就是当初碧玉天戈下手得太狠。

    “不过,有件事要更正一下,实际上碧玉天戈不是因为五色彩石不够才用自己去堵天窟窿的。”身为当时站在最佳角度的目击证人,围观补天全过程的第一席观众,敖广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他半个主人澄清一下事实。以碧玉天戈的个性,不可能会做这种蠢事,真有那种堵不上的情况……恩,她会把沉睡的辟风直接给丢上去。

    “那是为什么?”颇为捧场的犬夜叉,表示自己被完全吊上了胃口,等着敖广最终解密这片大陆的不传之秘什么的。

    “……正确来说,该说是一个事故。碧玉天戈不是切了一截尾巴么,那时候她抱着一堆五彩石往天上游弋而去,快到裂缝的时候,本来就吸力大得惊人,结果她又眼看大功告成,太过嘚瑟,恰好那截断尾不小心撞到了悬浮在半空的仙山蓬莱,疼得太过,一个尾滑失控,就……”不小心把自己给折腾挂了……

    呼~一阵冷风吹过,却吹不掉整个客厅的黑线背景,连原本一旁静静听着故事的杀生丸,都微微侧脸望向一脸无奈的敖广,淡定表示这个故事的风格虽违和,却令人感觉分外熟悉。因为某个抽风女人就经常做这种囧事,原本以为是锦岁的‘个人风格’,现在看来,倒算是她这个空间的特色了。

    “什么!摔倒了才不小心把自己当成石头拿去补天么,切!你们的神就这么死了?”听到这里,本来就不怎么修口德的犬夜叉,一脸鄙视表情,丝毫不加掩饰,就差没说这样的神保护神州什么的,真心没问题么。

    “实际上,碧玉天戈的生死下落,五大神印几千年来一直都在探寻,因为我们五人非常清楚,辟风对于碧玉天戈当年随手做出的小泥人玩具,也就是人类,本来便没多少好感。现在辟风苏醒了,想要取回属于他自己的力量,更是再正常不过。”实际上神州陆沉,对于居住在异域的他们而言,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当年会愿意维护神州,更多是因为碧玉天戈。

    但时过境迁这么久,现如今的辟风,在沉眠那么久之后,心境变化如何,没人知道。但是,身为相对熟知辟风脾气的敖广,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对于当年碧玉天戈竟然为了这群卑污的泥人而死这件事,辟风百分百不能谅解。最有可能的做法就是,将这群在造物神庇护下生存得分外欢快的泥人们,统统送去给碧玉天戈当陪葬品,省得碍眼!

    “这才是朱雀神君屈服辟风的真正原因么。”大概清楚敖广的未竟之意,叶鸿年总算明白,实际上朱雀并非妖化,只不过是遵从她主人的意愿罢了。

    “实际上,不是屈服,而是让朱雀回归本性罢了。四方神印,延伸的,乃是辟风的意志,或者该这样说,四神对于人类,都没多少好感。因为在我们眼中,人类不过是碧玉天戈造出来的泥人玩具。当然,我比较特别一点,对于有趣的人类,我还是乐意接近的。阿年,现在知道我多好了吧?”朝自家执印者抛了个媚眼,要求被夸奖的敖广,得到的是叶鸿年毫不犹豫将手中价值连城搁人间该是极品古董的茶杯直接砸头。

    “唔,如果是这样,那敖广你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对付辟风咯?”锦岁微微挑眉望向首座上随手接下杯子,却捂着心口卖萌的敖广。虽然某龙爱说废话,但她总觉得这货真正想藏着的东西藏得很深。

    “除非你们想多一名劲敌,外加神州陆沉。”将阿年的杯子放下,对锦岁的敏锐,敖广微微一笑,算是赞赏。魔王的淘气天使

    “什么意思?”犬夜叉表示他家语文老师估计已经连骨头都不剩了,请简洁直白一点说明白,不要挑战他在桔梗面前难得维持的好形象。

    “哎,一定要我把所有秘密都掏空么?一旦我们遇到辟风,我们身上继承的力量,便会完全回到辟风身上,除了记得执印者和神印相关人物,守护人界的所有记忆,也会被完全抹除,自然也就失去了所有对人类的感情。届时我们会觉得执印者是束缚阻碍,朱雀的例子,相信你们仍旧历历在目。而我回归本性,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便是阿年死在我的剑下。恩,我估计还会顺便召海水把整片大陆都洗洗,因为太多泥人了,大爷我没啥地方挪脚,就更别提在沙滩翻滚晒太阳什么的~”无辜摊摊手,敖广表示,如果不是他拥有碧玉天戈和辟风两人的力量,自我意识更加强烈,加上本来便喜欢热闹,这几千年跟小泥人玩得颇为愉快,现在神州早沉到不见底了。

    “哦?你一只鳌鱼腿居然也想在沙滩翻滚晒太阳,是想风干当腊肉吗?就你这么肥又这么老的肉质,能吃吗?”觉得敖广那嘚瑟的表情太刺目,叶鸿年毫不犹豫地在人家痛脚上面踩。

    “额?咳,阿年,你是不是听错了,优雅潇洒如我,怎么会是鳌鱼腿,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这样的理解能力,你家语文老师会哭的哦~还有,我哪里又肥又老了,这一定是有着什么误会,事关人格,要是你不信,待会我在浴池脱光了任检查!”被叶鸿年突如其来的话砸得鼻青眼肿,敖广激动地表示他虽然活了很长时间,但肉质鲜美,下口极佳。

    “不、用、了!为了安全起见,阿年你今晚跟杀生丸睡,小孩子别太晚,早点休息!”身为同人写手,感觉自然最敏锐,锦岁发现某不知羞耻的痞子龙居然对自家弟弟有不良企图,突然想起传说中的龙,在神话光环下,还有某不良习性,果断派出杀生丸大人保自家弟弟贞操。

    “额?”不知道自家老姐怎么突然冒这出,叶鸿年咂摸出味后,不由挂下三根黑线。话说,他取向很正常好吗,莫非这些年他交女朋友时,敲诈老姐的各种礼物费用还太少,不够让她印象深刻咩。

    “……”大概知道锦岁在担心什么,本来打算今晚继续加快诱拐锦岁前往战国计划的杀生丸,嘴角微微一抽,考虑对象是小舅子,倒也没说什么。

    “哈,不用那么麻烦啦,这边那么大,一人一间房就好。”虽然是未来姐夫,但好端端的两个男人睡觉,感觉分外不习惯的小年子,完全不把自己当客人,直接分配房间。“桔梗和犬夜叉两人就一间吧?”淡淡扫过这对苦命情侣,叶鸿年倒是体贴,有意撮合这对原配。而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桔梗和锦岁同房间自然没问题,一旦安排杀生丸和犬夜叉睡一起,估计明天起来,敖广的别苑也拆的差不多了。

    “啊哟,不好意思,只剩下三间房了。其他房间太久没清理,住不了人。”无辜地望向某姐姐警惕戒备的目光,敖广笑得一脸坦然。哼哼,优雅地使用手段什么的,向来也是形象极佳的他的长项哟。

    “唔……没事,姐和杀生丸一间,桔梗和犬夜叉一间,我一间,刚好。敖广你不是爱翻滚么,在这里打地铺慢慢滚吧~”朝嘚瑟的敖广咧开一口好牙,叶鸿年表示,自己本来就没将他算进去。

    QAQ……

    是夜

    “你在干什么?”自房间,或者该说他们被安排到的偏殿内部浴池沐浴完,杀生丸换上敖广准备的中式锦红龙形金线绣纹的白缎长袍,却是不显突兀,反而在质地不俗的衣料之下,越发英气逼人,极好地衬托出主人华贵威仪,更添三分儒雅之风。未干的银色长发,仍带三分水气,令主人原本便脱俗犹如月华的容貌,更具三分灵气,加上附着艳丽妖纹的大掌,似带三分挑逗七分随意地将数缕湿发挑于身后,让原本蹲在墙角打算探听一下隔壁小年子房间情况的锦岁,一下子看呆了,一时间只觉血气上涌,就差没冲向前扒了某银发犬妖穿戴得过分严实的领口。

    嗷,她对禁欲系冰山帅哥,向来没有抵抗力,杀生丸,可别逼她犯错哈~

    “……过来。”看着身穿现世粉红可爱睡衣,蹲在墙角没啥形象,呆呆看着自己就差没流口水的锦岁,金色双眸之中,一丝愉悦闪过,似乎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招人般,杀生丸优雅坐于颇有日本古代风格的地板上,烛火映照之下,往日拒人千里之遥的倨傲与孤高冷意,皆消散无踪,犹如满月清辉,令人越发向往亲近。

    而某无良颜控,早在杀生丸朝她露出足堪消融冰雪的春风一笑,外加附着殷红妖纹的大掌,朝她勾勾手指头后,立马将原本对自家弟弟节操的担忧抛到九霄云外,乖乖上钩。

    “咳,那个,啥事。”被美色诱惑得找不着北,巴巴儿跑到此刻风情万种的银发犬妖身边,等到自己的手不太规矩地摸着人家的绒尾,被金色双眸表关注后,饶是脸皮再厚的锦岁,也不由讪讪,把自己身子往旁挪了挪,当然,绒尾神马是不放的了。

    不过,话说某犬妖看她的眼神,怎么好像有点危险哈?折腾了一整天,后知后觉想起杀生丸昨晚曾对她干过啥好事的锦岁,额头挂下三根黑线,觉得此时此刻,只有羊入虎口这四个字,足以形容她愚蠢行为背后的凶险啊凶险。

    “我饿了。”看着某无良死神,几分警惕地看着自己,偏偏手上握着自己的绒尾舍不得放手,以逸待劳的杀生丸,帮锦岁拨开黑色秀发,已然褪去剧毒的长甲,却停留在锦岁白皙颈边,状似随意的触碰,撩动着暗夜渐近的情思。

    “额,那,那我去准备点吃的?”被杀生丸亲昵举动杀得智商全无的锦岁,乖乖准备动身去准备夜宵,谁知刚要起身,便觉一阵天旋地转,而后,倾瀑而下的银丝,犹如此生无法挣脱的情网,已经将她困在其中。

    “杀、杀生丸?”后知后觉发觉自己竟然被杀生丸压在身下,总算明白某银发犬妖想要吃的是谁,不由热气上涌的锦岁,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话说这节奏太快,大爷你能缓个几步吗?

    “咳,不是说饿了灭,我千合里还有点存货,我还藏了不少昭禄那边的好料哦……”虽然觉得是在垂死挣扎,但锦岁还是报出各种好料,企图转移大狗狗的注意力。

    “有你就够了,锦岁。”锦岁还没说完,杀生丸已经知道她想打什么主意,表示眼前已经有一块现成的好肉,不用再费事了。

    “诶!唔唔唔……”

    TAT 话说大爷你下口能轻点不?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撒花,~\(≧▽≦)/~

    写完这章,吾辈对于以后是否能安然生存在神州大陆上,以及会不会走在半路上,就被五色彩石K中,表示深深的忧虑,简直是用生命在写文啊有木有~

    = v = 啊哟,龙殿那晚发生了神马事情灭,啧啧,你们自己去问吧,吾辈没那个胆,记得提前买份人寿保险什么的哟~

    哎,时候不早了,某玊爬下休息了,晚安哈~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朽夜玊岚的小说[犬夜叉同人]锦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犬夜叉同人]锦岁最新章节[犬夜叉同人]锦岁全文阅读[犬夜叉同人]锦岁5200[犬夜叉同人]锦岁无弹窗[犬夜叉同人]锦岁txt下载[犬夜叉同人]锦岁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朽夜玊岚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